第4章 第 4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4章 第 4 章
    精致寬敞的車廂里,點了渺渺檀香。

    只不過馬車里似乎透進了窗外的寒風,沁著冷意。

    盛皎月藏在袖子里細膩瘦白的小手瑟縮了下,默默蜷縮起拇指,攥拳取暖。她悄悄抬眸朝坐在對面的男人望去兩眼。

    太子這具年輕的軀殼似乎并不怕冷,只穿了件月白色湖綢素面直綴,身形高大,五官俊秀精致。他面無表情撂下手中的折子,掀眸掃過她的全身,漫不經心打量她瘦弱的身軀,坐在榻邊的少年薄肩微顫,微擰眉頭,不知是怕還是在躲。

    怕他?不應該。

    躲他?更沒有道理。

    衛璟先前卻又幾分厭煩盛家這位不識好歹的精貴少爺,但瞧見他隱約厭倦想躲的神態,也不是個滋味。

    他倒有臉嫌惡他?

    故而衛璟居高斂下說了這句:“坐了過些!

    盛皎月微微猶豫,待看見太子眼中的冷漠,停頓片刻,只得抬起屁股往他身側挪了些位置。

    單薄瘦弱的身軀也占不了多大點地方,微抿嘴角,清冷如月。

    衛璟仿佛嗅到了他身上的熏香,比尋常男子的味道要好聞一些,不教人覺得膩的甜香,若有似無的一縷。他壓低眼皮,瞧見少年衣領透出半截白皙細軟的頸窩,視線無聲偏上,這張如玉的臉也生的極白,窗棱灑進來的金光將她半張臉曬的微紅,鼻尖也紅。

    衛璟的目光就這樣在他身上停留稍許,從前他就知道他這位伴讀長得好看。

    衛璟有一回撞見過盛清越在宮中被人欺負,十二三歲,白白軟軟,讓他的幾位表弟騙到荒廢多年的冷宮,他們狠狠將他摔到地上,又揪起他的衣領抵在斑駁的紅墻,一個個都成了惡聲惡氣的閻王爺,“不許你再接近太子表哥,知不知道?!”

    他太弱了,掙扎的滿臉通紅也逃不開。

    微顫的眼睫,濕漉漉的烏眸,還有透紅的面頰,都叫人看的有些呆滯。

    太子親眼看著他的兩位表弟,望著他那張漂亮又虛弱的臉,有一瞬的呆滯和驚艷,不見初時的狠毒。

    他這張臉,若是日后想以色侍人,也有大把上鉤的男人。

    不過衛璟一貫惡心斷袖。

    馬車徐徐行駛,半開著木窗。剛下過雪吹來的風里隱著濕氣,往人骨頭里鉆。

    盛皎月吹了片刻這場濕透了的風,就有點受不了,手指越縮越往里藏,今早出門又急,她都沒來得及披件斗篷。

    她忍耐著受凍,小聲問道:“殿下,昨日傍晚,我……”

    衛璟驟然打斷她,“既你先前開口求了孤要去,就沒有反悔的道理!

    盛皎月被堵的沒話說,低頭安靜坐著。她本打算到了千禧寺前都在張口說一個字,免得去觸太子的霉頭,然而她著實被刺骨的冷風吹的快受不住,一雙小腿凍得僵硬。

    她抬起眼眸,睫毛輕顫,“殿下,可否將窗戶關上?我怕您被風……”

    衛璟沉默朝她投去眼神,漆黑深邃的眼眸隱含笑意,少年的臉上不自覺流露幾分委屈,眼尾被風吹得泛紅,眼眶亦有些濕潤。倒忘了盛清越是個受不得冷的人,還冠冕堂皇說怕他冷。

    盛皎月迎著太子攝人的眸光,壓力很大。

    衛璟抬手關窗,隨即居高臨下朝車簾外的人命令道:“拿個薰籠過來!

    沒多多久,卑躬屈膝的奴才便將東西送了進來。

    鎏金鏤空花紋薰籠里燒了碳用來取暖,盛皎月舒服了,自然而然舒展眉頭,臉色瞧著也更溫軟,白里透紅,細皮嫩肉,比抹了胭脂水粉的姑娘家氣色還好。

    衛璟忽然伸手捏了下他的面頰,乍然被捏了臉少年當即愣住。

    男人手指稍微使勁,他疼的蹙眉,圓潤水澈的眼睛里冒出幾分惱怒。

    衛璟還很過分的用手指在他臉上剮蹭幾下,膚質柔軟細膩,粗糲的指腹壓著他的皮膚,輕易留下兩道指痕,他面無表情收回手指,“我還以為盛公子抹了水粉,原來沒有!

    盛皎月有些氣惱,抿緊柔唇忍著不作聲,不敢同他發脾氣。

    寒霜傲雪,偶有幾縷撲鼻的梅香。

    走官道又改山路,莫約過了大半個時辰,馬車停在佛寺門前。

    昨夜止不住做噩夢,盛皎月攏共沒睡幾個時辰,車廂里暖和起來后人就搖搖欲睡,腦袋輕輕擱在窗門,壓低眼皮在渾然不覺中睡了過去。

    素日柔白的皮膚浮出半抹香紅,唇瓣微張,呼出的熱氣冒著點香軟的氣息。

    男人睜眸,眼瞳漆黑,不帶情緒淡淡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并未出聲叫醒他。

    邢坤隔著車簾,恭敬道:“殿下,已經到千禧寺了!

    男人“嗯”了聲,面無表情下了馬車,壓著好看的眉眼,冷淡聽不出情緒起伏,皺著眉冷聲吩咐:“把盛清越叫醒!

    邢坤怔了一瞬,“是!

    他倒沒料到盛公子膽子竟如此大,在殿下的眼皮子底下也敢睡覺。

    邢坤身著黑色錦衣,腰間懸掛著一柄鋒利的彎刀,濃眉大眼,眼底有個猙獰的刀疤,一副駭人兇相,他不太客氣掀開車簾,骨節重重敲響木檐,“咚”的一聲。

    盛皎月被從睡夢中驚醒,輕輕綻開眼睫,入目便是個面無表情兇神惡煞的男人。

    邢坤挑眉:“盛公子,到了!

    盛皎月鎮定下來面色淡淡,下了馬車。

    佛寺門外有兩棵上了年月的銀杏樹。

    樹干粗壯,幾人合抱也圍不住樹根,干枯寂寥的枝頭掛著彩綢。綢緞上用金粉蘸墨寫了祝詞。樹旁落有燒香拜佛的闕鼎,香火絡繹不絕。

    馬車外氣溫驟冷,她的臉一下子被嚴寒的天氣凍得發紅。

    一列氣勢威儀的黑甲軍持劍戈將寺廟圍了起來,盛皎月瞧見這些冷酷的黑甲軍,心跳得劇烈,這都是太子的親衛,擅于看管抓捕逃犯。

    她那時就是被這些不近人情的黑甲軍嚴加看管。

    顧青林從另外一輛馬車里出來,不緊不慢走到這邊,看清盛清越的臉,心下微微驚詫,沒想到太子今年會帶上他。

    少年的身體在這群人中猶為薄瘦,細細的雪花壓在他烏黑濃翹的睫毛,他低垂眉目,從側面看倒顯得乖巧安靜。冬雪日里,極少見他穿的像今日這般單薄,細長雪白的脖頸,臉好似比這陣雪還白,剛睡醒眼睛看著還濕濛濛。

    衛璟順著顧青林的目光,悄聲無息掃過兩眼,少年蹙眉,眼尾鼻尖略有些泛紅,衛璟是不大喜歡嬌里嬌氣的男子,好像誰欺負了他一樣。

    他總是作出這幅清高冷淡卻又孱弱的模樣,好像故意在惹人同情。

    今早盛清越不情不愿,就已惹了衛璟的不痛快,如今這幅可憐兮兮的姿態,更讓他不舒服。

    顧青林往前走了兩步,熟稔開腔:“盛公子,冷不冷?”

    盛皎月嘴角繃直,“不冷!

    顧青林聞言輕笑了聲,隨即讓侍從拿了個暖手爐塞給她,精致的像是姑娘家用的物件。

    盛皎月覺得顧青林在羞辱她,但看他粲然的笑眼似乎又不太像是刻意的羞辱,她將暖手爐還了回去,“不必!

    衛璟忽然打斷兩人的對話,話語不似平日般溫和,連名帶姓,“盛清越,隨我過來!

    她心尖猛然一顫,驚惶又恐懼,埋著臉一聲不吭跟在男人身后。

    踏過寺廟的門檻,遠處傳來敲鐘聲。

    小僧人將兩位貴客引至休憩的廂房,慈眉善目,雙手合十,“兩位施主稍等,主持師父還在佛堂講經!

    說罷,他又雙手合十行了一禮,便從這間簡陋的廂房里退了出去。

    廂房布置簡單,一張床一方桌子,還有個陳舊發黃的柜子。

    書桌上備齊紙筆墨硯,窗欞正對后院,輕風過耳,斜林樹枝擺動著簌簌低聲。

    屋子里沒有地龍,更沒有取暖的暖爐,久不住人陰氣沉沉,待在屋里與外邊也沒甚么分別。

    衛璟掀開杯盞,抿了口陳茶,余光瞥見她輕顫的小腿,不慌不忙地問:“你很冷?”

    盛皎月既冷又怕,并非是她膽子小,而是當真怕極與衛璟單獨相處,他羞辱她時花樣百出,不分場合,也敢做那些荒唐無恥的事情。

    澀澀的茶香將她拽回當時的情景。

    碰倒的茶盞,溫熱的茶水晃悠悠溢出,她的背脊被抵在濕透了的桌面,茶水浸潤輕衫薄衣,渾身止不住的抖。

    男人的鼻梁貼著她的頸窩,氣息撩人,生了薄繭的拇指漫不經心在她光滑細膩的臉龐流轉,看她被逼出水光的眼眸,啞聲輕笑:“這就怕了?沒人知道!

    他一直就用這種折辱她的方式來報復她。

    她繃緊的指甲往他的肉里鉆,意識浮沉時噙動唇瓣,有氣無力:“我錯了,你殺了我吧!

    男人力道大的要掐斷她的腰,“朕疼你還來不及!

    ……

    盛皎月猶豫片刻,不太敢對他撒謊,怕被看穿,她小聲應了聲,“嗯!

    衛璟莫名騰起燥意,可能是太看不慣他這幅病懨懨的模樣,礙眼多余,他冷臉讓邢坤去馬車里拿了件大氅。

    盛皎月不太想穿他的衣裳,他的身量比她高出不少,體型也比她健壯,黑色大氅披在她身上大了一圈,都能當成毛毯將自己裹起來。

    她捏著衣裳,小心翼翼放在床邊:“殿下,您的衣服太金貴了,萬一被我穿壞了,我賠不起!

    懸窗映月,皎皎清輝灑在她的側臉,烏眸濃睫,細嫩白凈,耳朵尖不同尋常起了薄紅,是被凍出來的。

    他低頭說完這句假話,撒謊的技藝并不精湛。

    衛璟眼神冷銳,又不是看不出他的為難驚慌,聽完他錯漏百出的敷衍托詞,冷嗤了聲:“少裝模作樣!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