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 2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 第2章 第 2 章
    第二章:

    書房支起窗格,水榭映在庭院之中,院子里養了些藤蘿嫩竹。

    日光穿透雕花木窗照進屋內,屋子里點綴著淡淡的檀香,北面置了滿書架的古董器物,沉香木的案桌上方擱置著精巧昂貴的白玉筆架。

    盛皎月聽見太子這句淡淡的問話,心中還是咯噔,這人無論看起來多么好說話,秉性著實可怖,惹得他動起真格,踐踏起人來毫不手軟。

    她想起太子曾經在她身上使過的手段,如今還覺得膽寒。

    盛皎月臉色白了白,勉強掩下眼底的不安,“起晚了!

    衛璟將信將疑,審視的目光緩緩停留在她臉上,當真是奇了怪,他竟然也有起晚的日子?

    盛清越六歲便入宮成了他的伴讀,從前還在太學讀書時,每日起的比雞早,日日都是頭一個到的學堂,除開請病休的日子,從來沒有起晚過。

    衛璟深邃的眸光逐漸移到他的腰臀,眉頭不由皺了皺,腰間寬松,衣裳袖口里空空蕩蕩,一個大男人腰竟生的這般細,他問:“屁股還疼嗎?”

    盛皎月臉上浮起片刻不自然的紅,她強裝淡定,“勞殿下費心,已經不疼了!

    衛璟漫不經心嗯了聲,隨后便將她晾在一旁,男人微微垂首,不慌不忙處理公務。

    盛皎月站的小腿發麻,膝蓋隱隱作痛,她這福身子著實過分嬌氣,徐徐微風吹起漣漪,一綹柔軟的烏發滑落在頸側,她抬手撫發間,衣襟輕晃,纖瘦白皙的手腕從袖口透出半分光華,隨著起伏的動作蕩著令人舒適的清香。

    衛璟似乎才想起她,撩起眼皮瞧他一眼,“明兒早些過來,同我一齊前去千禧寺!

    盛皎月正欲同他說清楚此事。

    圣上身子骨不好,每年去千禧寺祈福誦經的事由便交給了太子。她這些年費盡力氣討好太子,卻是收效甚微。

    太子黨的人同她的關系都不太好,尤其是顧青林這個心機深的世子,明面上倒是將她當作朋友,私下里卻是不允許身邊有人和他走得近。

    千禧寺更是從未帶著她去過,每次都是由顧青林等人伴駕。

    盛皎月是不想去的,父親今年卻不再慣著她,傳言太子殿下同寺里的主持高僧關系不同尋常,父親要她打探虛實,今年若還是去不成便叫她不要再回家了。

    盛皎月的小臉被太陽曬的有些紅,細皮嫩肉不禁日頭的磋磨,細膩白皙的面龐映著通透的粉紅,宛若出水芙蕖,清清冷冷又不失柔美,她的額前冒著細汗,嗓音清冽,“殿下,不巧明日有家宴,我恐怕去不成了!

    衛璟掀眸打量著她,少年身姿如竹,纖長細瘦,面若白玉,干凈漂亮,低垂著眉眼,看似乖巧,口中說出的話卻讓他微微吃驚。

    盛家打的如意算盤,衛璟不是不知,留著盛清越不過是覺得他可有可無。

    盛清越前幾年就想同他去千禧寺,沒道理突然變了主意,衛璟冷冷打量著少年比女子還漂亮的臉孔,漫不經心玩弄拇指上的玉扳指,“隨你!

    盛皎月松了口氣,凡事不能著急,一步步慢慢來,想必明年這個時候她就能從東宮脫身。

    她從進屋起就繃著口氣,不敢有任何的松懈,挺直的背脊稍有些僵硬,站了半個時辰,腳底疼的她蹙眉。

    太子又在此時使喚她,“研磨!

    盛皎月邁開又僵又疼的步伐,走到案桌旁,已經做慣研磨抄書的事兒,如今也不陌生。

    衛璟又聞到了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他倒是比旁人更愛干凈,無論何時都將自己收拾的很講究,男人擰眉:“你用的什么香?”

    盛皎月怔了怔:“我沒有用香!

    衛璟聽了這話眉頭蹙的更深,“嗯!

    男人的余光瞥過他研磨的手指,一雙沒吃過苦的手,纖細雪白指節分明,粉白色指甲蓋修剪干凈。不消片刻,衛璟冷淡別開視線,他抬袖正打算拿過案桌右上角的杯盞,男人粗糲的手指不小心抓錯了地方,緊緊捏住了他的袖腕。

    少年大驚失色,不復平日里的端正清冷。

    衛璟收回手,端起茶杯輕抿了口龍井茶,似笑非笑的眼眸掃過她的臉,聲音發冷,“你怕什么?我能打你不成?”

    盛皎月有些懊惱,不能怨她條件反射。

    實在是上輩子吃夠了苦,年輕的帝王龍精虎壯,折磨人的精力十分旺盛。

    尤其是對背叛過欺騙過的她更是不會心慈手軟。

    御書房這種地方也會胡來,將她按在軟塌,用從她腰間抽出來的腰帶綁住她的手腕,親人的力度像野獸的撕咬。

    她讀過這么多年的書,是有點文人的節氣和假清高。

    不會說好聽的話,常將原本就很生氣的新帝惹的更氣。

    盛皎月也試圖找人幫過忙,可從前的同窗亦或者是共事過的同僚,根本沒幾個人知道她是女兒身,顧青林是那極少數中的一個。

    衛璟從不讓她見外人,難得在御書房里碰見一次顧青林等人。那時顧青林看著她的眼神似是欲言還休的復雜,盯了她一會兒隨之挪開眼,聽不出來是厭惡還是勸誡:“沒人能救你,惹誰不好偏要惹了他!

    昔日同窗同僚,也不待見她這個女子。

    那天過后,盛皎月就打消請人幫她在衛璟面前說情、讓他饒了她的念頭。

    盛皎月回過神,如蟬翼般單薄的眼睫輕輕顫栗了兩下:“是我方才走神了!

    黃昏天色漸落,時辰不早,盛皎月也該回去了。

    她躊躇半晌,委實待不下去,深吸了口氣慢聲請辭:“殿下,我先前落下的課業還未來得及交給先生,可否先行回府?”

    衛璟深深看了他兩眼,少年體態單薄,輕晃的衣襟攏著纖瘦的身軀,目光寸寸上移,少年唇紅齒白,這張臉生的倒是漂亮。男人微微牽動單薄的唇角,冷淡吐字:“事多!

    盛皎月被他說的低著臉,這個弧度恰巧露出一截纖細雪白的脖頸,光看著便也能想象得到細膩光滑的觸感。

    衛璟無聲滑動喉結,細碎的昏黃光影里只瞧得見男人冷硬鋒利的下頜骨線條,淡淡的面色彰顯出看不清喜怒的威壓。男人緩慢收回視線,輕嗤了聲,心想還好盛清越出身簪纓世家,若這張臉生在普通人家,怕是會被好色之徒強行擄去,當作見不得人被困于床榻的臠.寵。

    “曹緣,送盛公子出宮!

    外間伺候的曹公公聽見太子的吩咐,不敢耽擱時辰,“盛公子,您隨老奴來!

    盛皎月咽了咽喉,繃著沒什么表情的小臉,一本正經:“曹公公,我知道出宮的路!

    曹緣笑呵呵地說:“盛公子慢走!

    盛皎月趕在黃昏落下之前出了宮,盛家的馬車停在宮門外。隆冬時節的雪天,冷風都似刀做的耳刮,盛皎月怕冷又怕熱,凜冽呼嘯的寒風吹得她哆嗦,小心翼翼將半張小臉藏在狐貍毛領里,削瘦的手指也掩在衣袖中。

    車廂寬敞,雕梁畫棟。內里鋪了羊毛毯,下人早早點了香。

    盛皎月上了馬車感受到陣陣暖意,云煙立刻在她肩上披了大紅色錦緞大氅,兜帽還有圈保暖的雪白狐貍毛,隨后又給她倒了杯熱茶,“公子,喝點姜茶去去寒!

    云煙在外也都叫她公子,怕隔墻有耳,讓人聽見不該聽見的可就麻煩。

    她家公子身子骨弱,從東宮走到城門有小半個時辰,可別把人凍壞了。

    盛皎月不愛喝姜茶,嫌味道苦,她蹙著眉灌下半杯姜茶,小臉皺成小團,云煙趕緊給她遞過提前準備好的蜜餞。

    盛皎月嘗到甜味才壓下口中的苦味,馬車不徐不疾行經大道,她想起今日去伺候太子的畫面,還心有余悸。她是真怕了衛璟,怕極了這個男人。

    從前她也被他騙著,以為他是個極好說話的人。不過都是能當皇帝的人心又會善到哪兒去呢?深沉內斂,心腸毒辣。

    盛皎月嘆氣,“云煙,我不想做我哥哥了!

    云煙也心疼她,每日裹胸就覺得小姐可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還得束著不能教旁人看出不對勁來。

    馬車搖搖晃晃,駛過冰天雪地。

    顧青林正巧進宮,余光瞥見紅墻朱門外的馬車,隨從心腹的目光立即也看過去,“世子,那是盛家的馬車!

    顧青林散漫撥弄玉墜上的流蘇,“瞧見了!

    隨從自是見過好幾回盛家的少爺,他嘖了聲,瞧了眼主子的臉色,沒什么不對就繼續說下去:“盛公子真是奴才見過頂講究的男子了!

    顧青林隨手將宮牌扔給守門的禁衛軍,冷嗤了聲,“他慣會享受!

    貼身伺候的都是貌美的婢女,站在雪中提前備好保暖的大氅,精致小巧的手爐。京城里就找不出第二個比他還嬌氣的公子。

    就這樣一個吃不得苦的小少爺,盛家竟然也送到太子身邊當眼線用,盛清越卻有幾分才華,可天底下最不缺的便是有才之士,他算個什么東西?也就張臉生得不錯,假清高的秉性令人生厭。

    顧青林是極討厭這個人的,在盛清越這個文弱書生手里吃過不少暗虧。等來日盛家敗落,他得從太子手里將這人要過來,好好同他清算這些年的總賬。

    男人狹長的眼眸微微一瞇,臉上不見平日里逢人就笑的和善,“走吧!

    作者有話要說:不是大女主哦

    就是普通瑪麗蘇小甜文

    哭哭求留言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在東宮當伴讀》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在東宮當伴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東宮當伴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