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第二百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200章 第二百章
    “什么約定?”長孫愉愉語氣特別柔和地問。
    “如果不是當值, 或者皇上召見,我都在晚飯前回府如何?”陸行道。
    “這,卻也不必如此, 總有些人情客往的!遍L孫愉愉道。
    “不, 其實下定決心推卻那些個應酬還好些!标懶械,“事后想想,屬實都是浪費功夫!
    長孫愉愉笑道:“由你吧,反正可不是我強求你那么早回來的!彼@是防著陸行打著她的旗幟拒絕人呢,她華寧縣主的名聲可是不能再繼續敗壞了。
    ”自然不關縣主的事兒,都是我自己決定的,不過我想你也別太勞累了,哪有忙得晚飯都顧不上回府吃的道理,實在忙不過, 再找些人幫忙就是, 四大丫頭不夠,就八大丫頭!标懶械。
    長孫愉愉“噗嗤”笑出聲, 知道陸行在陰陽怪氣,他在府中說話管用的程度,有時候還真趕不上蓮果、文竹她們。
    長孫愉愉狀若為難地道:“可是, 有些事兒總要我親自看過才放心呢, 我只能盡量回府用晚飯!
    陸行捏了捏長孫愉愉的手,“不是盡量, 咱們約定好的,除非萬不得已,輕易都不破戒如何?”
    長孫愉愉嬌嗔道:“你這人好沒理由,你回了府也是不停地見人,有時候晚飯都顧不得吃, 卻又不許我在外頭忙,是何道理?”
    “我正要跟你說呢,咱們肯定是要一同用晚飯地道,今后用過晚飯我陪你去園子里轉轉消食,等哄著你睡了之后我才去處理前頭的公事如何?”
    “當真?”長孫愉愉問。她心里是聽驚喜的,沒想到陸行能做到這個份上,但她也知道陸行只怕是為了那累贅的身體之欲才妥協的,可不是為她這個人呢,哼。
    但即便如此,長孫愉愉也還打算接受陸行的“投降”了。
    “絕對當真!标懶悬c點頭。
    簽訂了友好協議之后,長孫愉愉自然再不得晚歸,但她的確是忙的,卻非是忙于應酬。
    京城里的貴夫人似乎不約而同地聯手起來抵制長孫愉愉了。
    有那心存舊怨的,當初年輕時就想進而進不得長孫愉愉的圈子,至今懷恨在心的。
    也有恨長孫愉愉失去了貞潔還不去死的。
    其余的則是想高攀長孫愉愉但是攀不上的,那就還不如抵制她來得有臉面些。
    長孫愉愉倒不在乎這些,她早過了年輕時熱愛呼朋引伴的階段,也不再渴求那種眾星捧月的感覺。
    不過鐘雪凝、孔重陽卻是在長孫愉愉剛回京時,就已經拜訪過她了,但孔重陽的婆母管得多,出門不方便,鐘雪凝卻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成了長孫愉愉的小跟班兒。
    “你成日里跟我一起忙畫館的事兒,你婆母沒閑話么?”長孫愉愉道。
    “她有閑話又如何?我是低嫁,她有的是地方求著我爹!辩娧┠。
    “你那相公呢?不過問你么?”長孫愉愉又問。
    “他求之不得我日日不在呢,他反正只愛往那年輕貌美的妾室屋里鉆,有正事時才來我屋里!辩娧┠,“如今我兒子去了書院念書,帶著女兒跟著你多見識見識總比關在那院子里強!
    長孫愉愉點點頭。
    “倒是你,難道陸相公也不管你?”鐘雪凝問。
    長孫愉愉道:“他一般不管我!
    鐘雪凝顯然誤會了里頭的緣故,“他估計是管也管不過來,我爹才不過是個吏部尚書就忙不贏了,更何況陸相公!
    “是呢,所以咱們總要給自己找些事兒做,省得在屋子里發霉,成日里想些有的沒的,反
    而弄得里外不是人!遍L孫愉愉道。
    “就是,就是這個理兒!辩娧┠。
    兩人正說著話,卻聽喜杏兒來報說,“縣主,新慶縣主想拜見你!
    “新慶縣主?”長孫愉愉沒什么印象。
    鐘雪凝道:“哦,是壽春公主的女兒!
    壽春公主是長孫愉愉那一輩兒的公主,當初就不受寵,完全不在長孫愉愉的眼里,她女兒么……
    “她見我做什么?”長孫愉愉無心應酬小輩。
    “是定遠侯家的雙姑娘,還有大理寺少卿章家的箏姑娘陪著來的!毕残觾旱。
    雙姑娘長孫愉愉知道,那是孔重陽的女兒,章箏則是姜如的女兒。
    “冬柚,你去帶她們過來吧!遍L孫愉愉道,孔重陽的女兒還是得照顧照顧的。
    卻說新慶縣主隨著陸雙和章箏一同隨著冬柚前行,是既好奇又有些忐忑。冬柚其人,她們也聽說過,是戾帝的妃子,很是受寵,卻沒想到如今竟然又回到了華寧縣主身邊做侍女。
    至于新慶等人為何來畫館,那卻是因為她們上寧園去求見長孫愉愉,幾次都不得,后來打聽到她日常都在畫館,這才冒昧上門的。
    如今新的皇家畫館還沒對外開放,她們幾個小姑娘這算是頭幾波客人之一,一進門就被先頭幾重堂皇的院落給鎮住了。
    這畫館修得比王府還闊綽,因為打著皇家的旗號,所有的廳堂都是九間十二架的,不過此刻關著門,她們也不得進入,只能順著游廊繞過。
    繞開前頭幾重院落后,則是個大大園子。
    幽芳翠草,松檜茂樹,園中還有一處海子,煙波浩渺,蒲荻叢茂,水禽飛鳴,中起一島,島上有水晶圓殿,通用玻璃裝飾,日光回彩,仿若龍宮。
    新慶等人著實沒想的皇家畫館的園子如此出眾,比京城四大名園也不輸了。心下少不得感嘆晉陽公主和華寧縣主的豪富,這畫館卻是她母女二人建起來的,并沒用內帑。
    新慶聽得那水晶圓殿里有絲竹聲傳來,駐足去聽,竟聽得癡了,“呀,是誰在在哪兒彈奏?”
    冬柚道:“回新慶縣主,是咱們家縣主組的樂社,在那兒排演呢!
    “那曲子聽著好生陌生,卻又韻味無窮!毙聭c道。
    冬柚微微一笑,“縣主可聽過《山陽曲》?”
    新慶搖了搖頭。
    章箏道:“我聽過,是我小姨做的,乃是樂社開先河之曲!
    冬柚點點頭,“是呢,縣主把云夫人請了來京城,如今執掌樂社,她作了好多新曲兒,將來會在畫館定期有演奏呢!
    “啊,小姨來了京城?”章箏有些驚訝,她竟然不知道。
    “云夫人愛靜,若非縣主死纏爛打地邀請,她才不來的,即便來了也定了規矩,不出去應酬的!倍值。
    三個小姑娘聽冬柚說“死纏爛打”只覺得有趣兒,都笑了起來。
    等走到長孫愉愉跟前時,冬柚已經從三個小姑娘嘴里打聽出她們是來干什么的了。
    而章箏等人看見長孫愉愉時,全都呆住了。
    她們聽過很多她的傳聞,如今在京城她們仨就算是頂層圈子的姑娘了,好比當初的長孫愉愉一般,其實她們很多做派就是跟著年輕時長孫愉愉學的。
    當然人前她們肯定是不承認的,畢竟長孫愉愉名聲不好。
    但她們聽過長孫愉愉的經歷后是既鄙視又羨慕。想不到一個失貞婦人,還那么得她相公看重,為了她不惜背離陸家,直到今日陸相公也沒納新人,屋子里連通房都沒有。是真正地只有這
    位華寧縣主一人。
    譬如章箏她爹,雖說也說不納妾,但其實屋子里也有三個通房丫頭呢。
    來見長孫愉愉之前,三個小姑娘心里未必敬重長孫愉愉,只是想利用這位華寧縣主,同時把她想做的也是個長輩,來拜見她也不算丟份。
    但此刻見了,章箏三人就都有些不知所措了。眼前的人說是跟她們母親一輩兒的,但在章箏看來,長孫愉愉實在是太年輕了,最多最多就是她表姐那樣的年歲。
    而這人的美,一直只在人的舌尖,讓人只覺得是傳得太過火了。三個小姑娘都是很美的,也自視甚高,今兒來見長孫愉愉,多少也是抱著想看看曾經的京城第一美人究竟能有多美的心思來的。少不得暗自還想跟她比一比。
    這番見著了,什么都不用比了,壓根兒就生不出比較的心思了,誰去比誰丟人。
    長孫愉愉雖然看著年輕,卻依舊還是長輩,于是她也盡職盡責地擺出長輩的架勢來,“新慶,冬柚說你是來找我學舞的?”
    新慶點了點頭,“是呢。我聽我娘說,縣主姑姑當初在春祭上一曲春祭舞震懾了所有人,迄今為止都無人能超越。我,我在和云醇競爭明年的春祭舞,想請姑姑指點!
    新慶不提春祭舞,長孫愉愉都快忘記自己曾經還有那樣的歲月了。
    “我許多年不曾跳舞了,未必能幫你!遍L孫愉愉道。
    接下來不管新慶怎么說好話,也不管陸雙和章箏如何幫她懇求,長孫愉愉也沒點頭同意。求人,哪有隨便說幾句話就能成的。
    長孫愉愉得看到壽春公主的誠意。
    卻說陸行為文華殿大學士后,同康元帝時常有私下奏對。論完公事,康元帝笑著問陸行道:“行止你為何至今未蓄須?”
    很多人都有這個疑問,只是不好問陸行。通常男子加冠之后就開始蓄須了。
    陸行實話實說道:“只因華寧不喜!彼彩怯行o奈。
    “哦,如此么?我還以為行止是因為喜歡聽人叫你玉面相公呢!笨翟坌Φ。
    “臣也是無奈!标懶械。
    “不過不蓄須的確瞧著年輕!闭f到這兒康元帝忍不住打量陸行,美姿儀,神清華,每每看他總是神采奕奕,令人一見忘俗!霸捳f朕怎么覺得你夫妻倆有什么駐顏秘方啊,瞧著都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陸行道:“其實也無他,唯多食素、節欲爾!弊罱鼜棿皡柡,可點擊下載,避免彈窗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