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第一百九十二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192章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愉愉,你需知道,你若是病了,著急心疼的都是我,你卻是躺在那兒什么都不知道!标懶械。
    長孫愉愉知道陸行這是諷刺自己呢,但也事實,她看著那片小小的魚肉,的確鮮嫩可愛,最終還是張了張嘴。
    甜嫩的魚肉入口,長孫愉愉哪里嘗過這種鮮味兒,鮮得眉毛都要掉下來了。
    只是陸行卻不肯再給她吃第二片,長孫愉愉騙不來肉,只能憤憤,“你總是這樣,每次吊起了我的胃口,又不給我吃了!
    陸行湊到長孫愉愉耳邊道:“誰說的?我吊起你那等胃口時,不是都給你管夠的么?”
    長孫愉愉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陸行指的是什么,她一把將陸行推進釣魚的冰窟窿里去,這才算解了氣。
    陸行渾身濕透地從冰窟窿里跳起來,長孫愉愉怕他找自己報復,一溜煙地跑了,風里只留下她那清脆的笑聲。
    陸行冷得打了個哆嗦,可臉上只有笑意,卻哪有什么怒氣。
    到了晚上,陸行掇弄著長孫愉愉去泡溫泉,他們選在八興鎮落腳,就是因為附近有一處溫泉。
    長孫愉愉自然是不同意,每回陸行把她騙去溫泉,都可著勁兒的造騰,她算是發現了,陸九根本就是道貌岸然的典范。
    正經在屋子里時,他還能顧惜著她,但一到了外頭,幕天席地的,他就格外的興奮,有時候弄得她得休息好幾日才能緩過勁兒來。
    因此長孫愉愉現在提起溫泉就有點兒腿軟。
    陸行朝長孫愉愉抱怨道:“你怎么就顧著自己?下午你將我推入冰水里,這會兒不讓我去泡泡溫泉,若是傷風了怎么辦?”
    “你壯得跟頭牛似的,怎么會傷風?”長孫愉愉道。
    “這傷風和壯不壯可沒關!标懶姓f著話,還適當地打了個噴嚏。
    長孫愉愉只得吩咐蓮果給陸行熬了一碗姜湯喝了,少不得得陪著他騎馬去那溫泉池子。
    偏生到了半途,長孫愉愉就感覺不對了,是陸行的手不對,到處亂摸,摸得人心慌意亂的。
    “你做什么,陸九?”長孫愉愉嬌嗔道,她有些怕,主要是陸九可跟當初在建昌那個循規蹈矩的陸行不同了。
    陸行咬著長孫愉愉的耳朵道:“別擔心,這會兒出一場汗,剛好到溫泉那邊,正好洗洗!
    “陸九,你敢!遍L孫愉愉捉住陸行的手怒斥道。
    只是她那怒斥,總是帶著嬌滴滴的味道,阻止不了人不說,反而激起了陸行心里的惡念。
    長孫愉愉感覺此次北上,她整個人都被陸行給弄成了野人似的,哪里還是那端莊賢淑的華寧縣主,真真是想起來就羞煞人了。
    當然除掉這一點點不愉快之外,這個冬日長孫愉愉感覺自己都還沒玩兒夠,怎么轉眼就到了雪融春光燦的季節了。
    陸行道:“你若是喜歡,咱們改年冬日又來就是了!
    長孫愉愉卻是知道,她們只怕是不大可能再來了。
    一路往西,天氣越發熱起來,太陽也大,成日里晴空萬里,一絲云都找不到。如此長孫愉愉自然不肯輕易下馬車,但凡下車總是帷帽戴得嚴嚴實實的。
    陸行撐了傘將長孫愉愉從車上接下來,“你再忍耐些,那向導說明日就能到綠洲了,到時候你就能好好兒地沐浴梳洗了!
    長孫愉愉道:“這是什么時辰了,怎么的我覺得走了大半天的路,這太陽還沒落山?”
    “書上說這邊一天太陽照著的時辰更長,我也是第一回來!标懶械,咱們正好見識見識,“還記得咱們在八興看到的那種光么?那都是書本上看不來的,只有親身經歷了才知道這造化的偉大!
    長孫愉愉點了點頭。
    所謂的綠洲乃是一個小小的“樓蘭國”,長孫愉愉他們在樓蘭國住了一個來月,又開始往西去,經過了鄯善、且末、于闐、疏勒,繼而到了喝盤陀。
    長孫愉愉這輩子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西行如此遠。
    而在喝盤陀,他們卻有個熟人。進了這喝盤陀,陸行去打聽,方才知道索菲亞如今已經不是公主了,而成了女王。
    長孫愉愉也是吃了一驚,“怎的這邊兒女子也能繼承王位?”
    陸行卻是狐疑地看向長孫愉愉,“我并未告訴你索菲亞做了女王,你如何知道的?你能聽懂剛才我跟那老人家說的話?”
    長孫愉愉高傲地揚了揚下巴,“這有什么難的,不就是西域話么,我隨便學學就會了!
    這當然是吹牛。自打那回長孫愉愉見陸行跟西域公主聊得十分歡快,她卻一句都聽不懂之后,就有了學西域話的心思。
    因此還沒嫁給陸行之前,她就讓晉陽公主給了尋了個西域話的先生,到后來被關在寧園,成日里無所事事的愁悶,嘉泰帝也怕她悶出病來,就尋了些歌姬、舞姬送進寧園。
    那些舞姬里也有胡姬,偶爾長孫愉愉精神好時,就把她們招來說說話。如此一來,他們這一路又在西域諸國住了不少日子,長孫愉愉的西域話水平自然直線飛漲。
    “了不起!标懶行Φ,“上回索菲亞公主去我朝時,我記得你還不會說呢!
    說起索菲亞,她顯然還記得陸行這位英俊的鴻臚寺官員,也記得送過她風箏的華寧縣主,因此很熱情地派了官員來迎接他們入宮相聚。
    西域的姑娘熱情奔放又好客,索菲亞女王一見到陸行就更是熱情。
    “咱們六、七年沒見面了吧,真沒想到還能再相聚!彼鞣苼喚戳岁懶泻烷L孫愉愉一杯酒。
    待酒過三巡,索菲亞有些醉意地道:“愉,你還是這么瘦,你嫁給了陸這樣的人,身板兒這么瘦可哪里受得了?”索菲亞稱呼長孫愉愉和陸行那都是發音怎么方便怎么來的。
    長孫愉愉是有些受不住陸行,但是也經不得人當面提起啊,她用著流利的西域話道:“他也很瘦啊!
    索菲亞拉著長孫愉愉的手道:“不一樣,不一樣,我有那許多丈夫,我只要看一眼他們的腰身就知道誰厲害!
    長孫愉愉的臉紅了,她沒索菲亞女王這樣肆無忌憚,卻又忍不住好奇,“你有很多丈夫?”
    索菲亞舉起了雙手,開始掰手指,最后定格在,“九個!
    長孫愉愉聽了直咋舌,卻又難免好奇,“那你怎么受得住的?”
    索菲亞很驕傲地挺了挺胸。
    長孫愉愉沒話說了,索菲亞是今非昔比,整個人大了兩圈,腰身粗了,胸口嘛自然就豐潤了。她們喝盤陀的衣衫又比較暴露,半只手臂一截腰肢都露在了外面,那胸口看著就更是宏偉了,饒是長孫愉愉這樣“靦腆”的性子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既然是酒宴,那肯定少不了歌舞。
    索菲亞奉陸行和長孫愉愉為上賓,還特地叫了她妹妹出來獻舞,當然不是同胞妹妹,但也是妹妹,這在國朝,那非通家之好是不能如此的。
    索菲亞的妹妹古娜比她年輕了將近十歲,一頭金色的秀發隨著她的舞蹈飄散在身后,好像金色的緞子一般。
    她有一雙翡翠綠一樣的眼睛,睫毛又長又黑,顯得一雙眼睛格外的傳情和明亮。而且她的腰肢乃是少女的腰肢,非常纖細,比長孫愉愉的腰也寬不了兩指,但她那高聳的胸脯和圓潤的臀就不是長孫愉愉能比的了。
    至于肌膚,喝盤陀的姑娘那才真正的稱得上是牛奶一樣雪白的肌膚,而且臉頰紅潤得好似玫瑰花。
    她們進入西域這么久,雖然也見過一些生得美的西域女子,長孫愉愉卻從沒放在過眼里,更不用說心上。
    但這古娜一出來,長孫愉愉就忍不住去偷瞥陸行。
    古娜公主許是沒見過天0朝來的年輕男子,而且聽她姐姐說乃是天0朝的狀元,學問最好的男子,難免有些好奇。這會兒一看,但見陸行生得高大俊美,又有她們喝盤陀男子沒有的那種溫潤清華的氣質,古娜的那雙瀲滟迷人的大眼睛就一直往陸行身上瞅。
    長孫愉愉也瞅陸行呢,但是陸行不瞅她,而是專心致志地看著場中的舞者,也就是古娜公主。
    到晚宴結束,長孫愉愉忍不住陰陽怪氣地道:“好看吧,好看得眼睛都恨不能貼在人身上了是吧?還說不想當駙馬呢!
    陸行好笑地道:“我那是出于禮貌,總不能古娜公主跳舞的時候,看也不看吧?”
    長孫愉愉覺得陸行在說“古娜”二字的時候特別黏糊,她瞇了瞇眼睛,“陸九,你少給我打馬虎眼兒,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男子那點兒猥瑣心思呢,你是禮貌嗎?我看你眼睛一直盯著人家,盯著人家……”長孫愉愉可說不出那幾個字兒,只能示意地看了看陸行的胸口,“盯著人家那兒看!
    說不得索菲亞和古娜的瑰麗雄偉都讓長孫愉愉嫉妒得眼睛紅。
    陸行道:“我沒有盯著一個地方看,只是禮貌的看著古娜公主的臉,你是誤會了!
    “我有沒有誤會你心里清楚!遍L孫愉愉道。
    陸行不怕死地繼續道:“那也總比盯著人的腰肢以下好吧?那豈不是才是下流?”
    長孫愉愉氣得眼睛都紅了。
    陸行上前摟著她道:“我怎么看著縣主像是在吃醋?”
    按照長孫愉愉的慣性,她應該說,“我吃醋?你就是移情別戀我都不在乎”,可是相處了這許久,長孫愉愉覺得自己要說什么都能被陸行給猜中,他后面肯定有一車轱轆的話等著自己。
    長孫愉愉索性回摟住陸行,抬眼望著他,“是啊,我就是吃醋了怎么著?”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