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191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會導致文字缺失,請退出閱/讀/模式</p>看反應!

    真仙?華寧縣主了, 什么反應?為什么跟陸行聊這種事?

    偏那陸九還不知趣,時不時地就往跟前走一遭,也不說話, 就是用眼神詢問。長孫愉愉本來肚子不疼的,被陸行這樣“問候”,氣得胃都疼了。

    到夜里伙兒開始準備睡時,陸行問長孫愉愉道:“跟我去一趟如何?”

    陸行這樣說話, 背的意味著什么,長孫愉愉可是太熟悉了,“我不去!

    “你知道我帶你去什么?”陸行問。

    長孫愉愉得意地揚揚眉,“反正我不去!豹尺朝陸行了個鬼,然沖著蓮果道,“蓮果, 熱燒好了嗎?”

    蓮果為難地道:“縣主, 今兒撿的柴火不夠, 剛才烤用了許多,只夠燒洗的了!

    長孫愉愉看看蓮果,又看看陸行,懷疑這兩人聯起來捉弄自己!拔也恍!遍L孫愉愉氣沖沖地四周看了看, 還真是沒有柴火了。

    這時陸行朝長孫愉愉看來, 氣呼呼地道:“那就只洗,哼!眲e以為一天不洗澡就能憋死人。

    可是三天呢?

    因著是冷天的,三不洗澡似乎也沒什么過不去的,長孫愉愉是絕不能朝陸行低的。

    “你上是不是有味兒了?”陸行在經過長孫愉愉時問。

    長孫愉愉皺著鼻子嫌棄道:“你還不是一樣有味兒, 哼!

    陸行笑得有些無奈地道:“愉愉, 你跟我斗什么氣?”

    長孫愉愉撇過, “你管!

    “我看我不管你, 你就一個勁兒地折騰!标懶写蛄藗呼哨,他的馬便奔了過來。陸行摟住長孫愉愉飛身上馬,這力道卻是長孫愉愉掙不開的。

    “陸九!”長孫愉愉憤怒地張喝了一肚子的風。

    陸行替長孫愉愉調整了一下位置,讓的面前自己的,“別說話,很快就到了,仔細喝了風肚子疼!

    待馬停下來時,果然是一氤氳著熱氣的溫泉。長孫愉愉瞪著陸行道:“陸九,你就是這樣,什么都是你主,根本就不管我想什么!

    陸行道:“姑,祖宗,我怎么不管你想什么了?前幾你說不來,我怎么著你了么?可是你皮薄,拉不下來,路上條件艱苦,沒法子洗澡,這都三了你還強撐著,我今兒看你又開始撓脖子了,是不是又起疹子了?”

    長孫愉愉捂住自己的脖子,死鴨子地道:“你管,我不洗澡,你快點兒我回去!

    長孫愉愉越是這樣,陸行就越是懷疑是不是受過什么傷害,自然是由不得,很多事兒不是說順其自然就好,以長孫愉愉的別扭子,陸行生怕折騰壞自己。

    陸行道:“你趕的,是你自己,還是我替你?”

    長孫愉愉不敢置信地看著陸行,他這樣強的態度,還甚少看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會導致文字缺失,請退出閱/讀/模式</p>到,一般都是堅決反對了,他就不會再難為的。好比以前圓房的事兒就是如此。

    “陸九!”長孫愉愉尖叫道。

    陸行上前道:“哦,是選我你是吧?”他開始替長孫愉愉解腰帶。

    長孫愉愉也顧不得什么形象了,里憋著一子氣,拼命地掙扎,還去撓陸行。

    陸行一邊替衣裳,一邊躲著長孫愉愉的攻擊,還一邊道:“我怎么就跟在伺記候一個死活不肯洗澡的臟孩子一樣呢?”

    “你伺候個,有你這樣伺候人的嗎?”長孫愉愉叫道。

    陸行道:“算了!

    長孫愉愉不知道他說“算了”是個什么意思,是不再衣裳了?然則下一刻就知道陸行的“算了”是什么意思了。

    他不再顧忌的衣裳,兩順著的領往旁邊一撕,“嗤嗤”地兩聲,長孫愉愉那厚厚的衣袍就裂成了兩半,露了只著抹的上半身來。

    長孫愉愉趕地抱住,整個眼眶瞬間就紅了,眼淚嘩啦啦就落了下來。

    陸行看著肩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印子,那是起疹子摳破之落下的。若只是一次恐怕早就消失了,顯然是疹子好了又起,起了再摳破才會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經久不退的痕跡。

    美到骨子里,又傲氣得不肯示人以弱的長孫愉愉自然容不得身上有這樣的瑕疵,而且還被陸行看到。

    陸行將長孫愉愉摟到,輕輕地撫慰,“我還以為你在躲什么呢,你病著那些子,都是我照顧你,這些印子我早看到了!

    長孫愉愉的眼淚掉得更兇了,所以這么藏著掖著的其實完全沒有意義?

    “膏在你配,不過還缺少一味西域沙漠里開的芷煙,到時候弄好了,你用上三個月,這些印子肯定能消掉!

    長孫愉愉哭著道:“不你管!钡@一次的語氣,卻不像先才那般歇斯底里了。

    “我不管誰管?”陸行將長孫愉愉身上的衣衫除了,抱著放了溫泉池子里。

    長孫愉愉沖著正他自己衣裳的陸行道:“你自己不許,就在上面,等我洗好了你再下來!

    陸行哪兒能聽長孫愉愉的呀,他飛速地了衣裳,下了朝長孫愉愉追著游了過去。

    之所以說是追著,乃是因為長孫愉愉自個兒游遠了。但其實也沒多遠,溫泉池子也沒多,就兩丈來寬。

    長孫愉愉被陸行托著浮面時,不由惱怒地用雙臂拍打,“陸九,你總是不管我的意愿是吧?”

    陸行摟著長孫愉愉,輕聲在耳邊道:“愉愉,你可憐可憐我吧,我已經許久沒……”

    面的話不用說來,只需簡單的一個作就明白了。

    長孫愉愉不搭理陸行。

    “先前你病著,我忍得實在辛苦,愉愉,祖宗,你行行好!标懶芯透衬锟蕵O了的人似的。

    >偏華寧縣主就吃這一套,好似這會兒正站在,拿捏著陸行的生死,看他這樣低三下四地乞求,長孫愉愉里的氣兒就消了。

    “不在這里!遍L孫愉愉紅了低聲道。雖說四下無人,但卻是幕天席地,長孫愉愉跟陸行雖然了幾個月的真夫妻,卻從沒這般鬧過。

    可是上了的人哪里管這些,陸行根本不可能任由長孫愉愉退縮,這些子長孫愉愉一直不許他身,連同床而眠都不行。

    一時撲騰得四濺,長孫愉愉得咬著壓抑,才能不叫來,好似一叫來就有人聽到似的。

    或許是太久沒了,又或許是在野外太過張而添刺激,兩人似乎都有些意猶未盡。

    記陸行索將長孫愉愉抱了起來,走到岸上,放到了鋪展開的裘袍上。

    長孫愉愉迷迷糊糊地到涼意,瑟縮了一下,下一刻就覺陸行覆了上來,連抗議都不能,就又被卷了一場讓人皮發麻的暴風驟雨里。

    那是真的冷,而且不服,凡是裘之外的地方,都凍得人皮膚直起皮疙瘩,唯有這裘的一方天地里,卻是盛夏天,熱得人鼻尖冒汗。

    長孫愉愉覺得陸行好生狡猾,如此一來就只能藏在他懷里,任他為所為。

    糊里糊涂時,長孫愉愉想,陸行似乎一點兒也不介意跟過嘉泰帝?他沒跟蓮果們打聽,上也沒任何表示,一時有些弄不懂陸行的思。但是哪個人又能不介意這等事呢?

    只是陸行若是介意,長孫愉愉也無所謂,如今就是隨便活活的態度。

    子緩緩地淌過,到得實在太冷了時,他們北上之旅在名叫八的鎮上租了個院落腳,打算住幾個月,把冬天過了再啟程。

    八在一山下,如今雪蓋住了整片山坡,正好用來雪。

    鎮子上的孩兒玩得不亦樂乎,長孫愉愉卻是從沒玩過的。陸行是邊兒人也沒玩過,但這并不妨礙他用半功夫就全部學會了。

    雪橇,鹿皮雪板。

    長孫愉愉被陸行帶著用雪板從山脊上下來時,奮得不停尖叫,本就喜歡這種冒險刺激的游戲,否則當然春祭時也不會編排那樣難度的作了。

    長孫愉愉原本以為是吃苦受累的行程,沒想到卻在這八鎮上,玩了個不亦樂乎。

    長孫愉愉這才發現,陸行是真會玩兒,而且愿意帶著,教玩兒。有時候玩雪累了,就去附的溫泉池子泡一泡。陸行甚至神通廣地不知從哪兒弄回一匹狼來拉雪橇。

    鎮的孩子見了又是羨慕,又是嫉妒,一直追著長孫愉愉的雪橇車跑。

    說不得長孫愉愉也是可憐,從就沒了爹,晉陽主雖然,但是能予的總是的,從沒帶著去鬧騰。也沒個兄弟什么的,如今跟著陸行倒是把天里淘氣的那一面補上了。

    冷的時候,河里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會導致文字缺失,請退出閱/讀/模式</p>飄來了浮冰,陸行還帶著長孫愉愉穿著特制的魚的魚皮的子、鞋子,去浮冰里踩冰塊玩兒。

    或者是用鐵釬在冰面上弄個窟窿來,陸行在旁邊搭個帳篷,領了長孫愉愉在冰窟窿里釣魚玩兒。

    這長孫愉愉竟然釣起一條兩斤來重的魚,卻是意外之喜,樂得舞足蹈。

    陸行當即就在旁邊將那鮮魚剖了,用冰洗凈,再拿隨身帶的匕首片了紙一樣薄透的魚片來,他放嚼了嚼,“即化,很是鮮甜!

    魚膾長孫愉愉聽過,也見過,但卻從不敢吃。因不知道味道,所以也沒。

    陸行又片下薄薄的一片粉白色的魚片,指甲蓋,放到長孫愉愉邊,“嘗嘗?”

    “這沒油也沒腥味兒,冰窟窿里的魚也沒有病,你真不試試?”陸行循循善誘地道。

    長孫愉愉還是沒。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