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第一百九十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190章 第一百九十章
    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會導致文字缺失,請退出閱/讀/模式</p>當然長孫愉愉絕不承認是這么膚淺的人, 人隨便說兩句好話就妥協那是不可能的,就是想看看陸九前變化如此巨,究竟在圖謀什么。

    “我召了幕僚和幾位將軍等會兒議事, 你不聽?”陸行問長孫愉愉。

    長孫愉愉愣了愣,“我能去聽?”

    陸行笑了,“你為何不能?你本就是以我幕席的身份隨軍的!

    長孫愉愉一時來了趣,這人就是閑不住, 沒事兒都能折騰事兒來,陸行讓旁聽軍事會議,從沒經歷過自然好奇。

    只是主將營帳里的味兒可真是難聞,長孫愉愉有些受不了那些個漢身上的汗味兒,卻又不肯離開,只能強忍著。

    雖說陸行等人議的事兒, 聽得一知半解的, 主是他們說的地名, 長孫愉愉完全是兩眼一抹,不辨東西北,這就是沒怎么過門兒的人的缺陷。

    不過這無所謂,華寧縣主的只是參與。在旁邊聽得津津有味兒, 遇著那好奇的人朝投來眼神, 就人看回去,看得對方不好意思了自然就轉開了。

    主將帶著幕僚,帶著軍隨軍不稀奇,幕僚馬車也不稀奇, 文人嘛總是身嬌弱, 但是一個幕僚生得如此俊美, 俊美得不收他孌寵都對不起為人一世的地步了, 這就讓人難免生遐想。

    一時議事完畢,陸行隨著長孫愉愉回了的帳篷,外面的人互相看了幾眼,都露個“我就知道”的眼神來。

    長孫愉愉沖著陸行道:“你跟著我來什么?你沒見那些人擠眉弄眼的,還以為你……”面的話長孫愉愉沒好意思說。

    陸行道:“以為就以為吧,這種事兒軍也并不鮮見!

    長孫愉愉為之結,怒道:“你怎么還與有榮焉的覺?”

    陸行上前兩步替長孫愉愉除了帽帶,“誰若有你這樣俊俏的郎君,誰都得自豪!

    長孫愉愉覺自己拿現在這種油的陸行有點兒沒辦法了。說不過,打不贏,連皮都賽不過他了。

    “去洗澡吧,我讓人把熱你燒好了!标懶械。

    長孫愉愉也知道自己麻煩,一路行軍趕路,還得照顧每沐浴的慣。

    長孫愉愉有些煩躁地道:“陸九,你到底把我帶上什么?”

    陸行嘆了氣,“愉愉,這場仗如果我敗了,將你自留在京城我怎么放?若是勝了,你我二人都不能留在京里!

    長孫愉愉腦子里閃過“功震主”四字,“所以,你如何?”

    “走一步看一步,靜觀局勢吧!标懶械。他見長孫愉愉磨磨蹭蹭,上前便想替了外袍。

    長孫愉愉卻是像被雷擊一般,“嗖”地躲開了,“我自己來就行了!

    陸行點點,了帳子,卻在帳外站了片刻才離開。這幾年寧園的事兒,陸行壓根兒就不敢問,甚至都不能向底下的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會導致文字缺失,請退出閱/讀/模式</p>丫打聽,就怕長孫愉愉知道了里難受,但他又生怕長孫愉愉里落下什么病。

    其的路程長孫愉愉不肯再待在馬車里,而是自己了馬。說來也怪,的身子養尊優時,時不時就問題,這兒不對那兒不對的。路上條件惡劣些,反而沒什么問題。

    記一路上只能吃傅的饅并那白,似乎也沒任何問題,眼瞧著神還好些了。

    從京城到寧遠關只用了三功夫。

    陸行將長孫愉愉留在了關,自己身著甲胄領兵關去救定遠侯。

    長孫愉愉雖然聽陸行說了一的他領著懷王的兵馬攻打城池的事兒,但這卻是第一次眼見陸行穿盔甲。

    說不得冰涼的銀甲還挺襯他的。陸行本就生得,那種英挺威武,讓長孫愉愉再也不挑剔他略顯麥色的膚色了。

    當然白袍銀甲,紅櫻鐵锏,再配得個白面儒將,寫史書會更風些,長孫愉愉里挑骨地想。

    臨行前,陸行替長孫愉愉理了理額發道:“我就不說什么我戰敗的事兒了,也不安排你的路了,想來若是我死了,縣主肯定也不會活的!

    長孫愉愉覺得陸九簡直是豈有此理,哪有這樣說話的。的確,他是死了,肯定也活不成,但可不是為了追隨陸九殉什么的,只是覺得活著沒什么意思而已,就是現在,也不過是憐憫他陸九,才勉強活著的好么?

    長孫愉愉被陸行的話氣得,飛起一腳去替他的骨,結果……

    “痛,痛!遍L孫愉愉抱著自己的腳原地轉。

    陸行忍不住好笑,“你沒見我穿了盔甲么?這里也有護膝甲!彼陂L孫愉愉跟前蹲下,“不我替你?”

    長孫愉愉正想順勢一腳踩陸行上,但終還是顧忌他的面,“你還是趕走吧!

    是雖然這樣說,但陸行領著人馬一走,又徘徊在城關之上一直眺望到再見不到軍隊激起的塵土為止。

    半月,寧遠關的捷報傳到了京城,陸行救回了定遠侯父子,也重創了北部聯軍,殺掉了赫赫折部首領多蘭的弟弟扎和瓦,而多蘭卻領著殘部逃了漠北茫;脑锶チ,至少十年再無力組織下。

    然則信使同時帶新君康元帝的還有征北將軍的印信和調兵的虎符。

    “皇上,征北將軍請辭,已經離開了軍北上了,他說想去幫皇上勘探北邊兒的虜和地況,繪制北部輿圖,歸期未定!彪S同信使回京的定遠侯向康元帝稟報道。

    康元帝苦笑,“這陸卿,是怕朕飛盡,良弓藏,他看了朕了!

    底下的人都不敢接話,主是陸行此次如果歸京,那功勞個怕都是虧待功臣。自古功震主的臣都沒有好下場,何況陸行的年紀還那樣年輕。

    定遠侯道:“皇上,征北將軍還年輕,等他游歷完漠北,回朝時一定還能為皇上效勞!

    康元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會導致文字缺失,請退出閱/讀/模式</p>帝只能點。

    卻說陸行領著長孫愉愉離開軍北上,少不得問一句,“愉愉,你怪我么?”

    長孫愉愉道:“陸九,你早就想到今北上的吧,所以才死活把我也捎上,你是懶得再回京接我是吧?”

    陸行笑道:“知我者縣主也,若是回了京再來就難免顯得皇上涼薄了!

    長孫愉愉撇撇,看著面前茫茫的荒原,有些煩躁地道:“你就算尋個地兒走人,也找個山清秀的地方好么,為什么到北邊兒來,眼瞧著天就轉冷了!庇

    “我們現在有的是功夫,我想著帶著你北上,再往西去看看,當然前提是只你身子允許,咱們可以一路西行,去看看西域的風光。不過這些都不急,塞外也有一樣的地方,咱們可以在那兒先住上幾個月,再緩緩西行!标懶械。

    長孫愉愉不領地道:“我聽說西邊兒有沙漠,很是缺,你為什么非往那邊走?”

    陸行了下巴,“這的確是個問題!

    長孫愉愉嗔他一眼,“所以你東邊兒、邊兒都不去,一門思往西去,是不是惦記那位索菲亞主?”

    索菲亞就是那位金發碧眼,前八兩都不止的西域主,曾經隨父到過本朝,來又回了西域。

    陸行笑道:“我惦記什么,我都已經成了,又不能去駙馬!

    長孫愉愉陽怪氣地道:“把我殺了,找個地方埋了,你就能駙馬了!

    只是長孫愉愉自己才說完就想起個事兒來,“這么說若是沒成,你里還真惦記著駙馬?”

    “沒有!标懶酗w速地反駁道,這種事兒必須得回答得果斷,“這天下哪個有志氣的兒會想駙馬?”

    長孫愉愉冷“哼”了一聲。

    “娶個縣主已經是極限了,不能再尊貴了,再尊貴真伺候不來了!标懶醒a了一句。

    蓮果和冬柚兩人在旁邊聽了,捂直笑。

    卻說這一路北行真不累,的確是因為不趕路,所以陸行都是讓長孫愉愉睡到自然醒,然再上路,若是華寧縣主今兒不好,不想走,那就不走,若是好就多走幾個時辰。

    有時候遇到路上風景好,或是一條溪蜿蜒得了趣,或是一個者的鄉曲兒悅了耳,陸行就陪著長孫愉愉在那兒待上幾個時辰,哪怕是誤了落腳的鎮子也無所謂,因為他們本就很少去鎮上的客棧。

    越是邊境地方,那些個客棧越是藏污納垢,陸行不多生事端,帶著長孫愉愉這樣的人,無疑跟揣著明珠行走一般,不知會引來多少人的覬覦。

    因此他們自己帶了帳篷和一應行囊用具,長孫愉愉說在哪兒歇著,就在哪兒扎營便是。

    這番行倒跟秋游樂差不多了。

    然則雖然如今還是秋,可是往北走卻已經是邊兒嚴冬的氣候了。長孫愉愉在火堆邊,看著陸行領著泉石、青等人忙碌如果被/瀏/覽/器/強/制進入它們的閱/讀/模/式了,會導致文字缺失,請退出閱/讀/模式</p>地搭著帳篷,而王廚娘則帶著路上買來的丫在火上烤。

    至于長孫愉愉,自然是只能聞著烤的香氣,吃點兒囊。

    一時陸行上的事兒忙完了,長孫愉愉端來一盤香瓜,“不試試?”

    長孫愉愉搖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吃生冷!

    陸行道:“這一路往北不容易再找到新鮮菜蔬了,你試試這香瓜吧,即便脾胃不和,咱們在這兒多住幾就行了!

    長孫愉愉已經吃了好幾囊了,的確有些乏味,便揀了一塊香瓜吃了,清清甜甜的很是,待多吃幾塊,陸行卻不了!霸蹅兟齺,先看看你的反應 !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