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159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長孫愉愉搖了搖頭。
    “縣主, 從來都是公主為了你而活,你就不能體諒體諒她么?你知道她多盼著你好的!蓖窆玫。
    其實婉姑無需說這么多話,長孫愉愉已經明白她的意思。
    ”縣主,你向來聰慧, 不會不明白, 若是你歸京, 依舊會對婚事挑三揀四,如今公主還能為你做主, 可你想過將來你的親事由不得她和你做主時,會如何么?”婉姑生怕長孫愉愉還是執迷不悟。
    長孫愉愉如果會想不明白這些道理,她不過是騎虎難下, 跟陸行賭著那口氣而已。而婉姑的話, 將她問得啞口無言, 只能流淚。
    良久后, 婉姑輕輕摸著長孫愉愉的頭發問,“縣主,你跟我說實話, 非得跟姑爺和離么?”
    屋子里也沒別人, 蓮果和冬柚也都避了出去,長孫愉愉才對著婉姑道:“婉姑,你想過沒有, 不圓房不一定是我一個人的意思呀!
    婉姑愣了愣,輕輕地推開了一點兒長孫愉愉的肩膀, “你是說姑爺……”
    長孫愉愉抽噎著道:“陸九也是意難平的, 是他一直在催著我回京。婉姑, 他的心不在我這兒, 我也不稀罕!
    婉姑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家小縣主這是受了挫折!翱h主,不管姑爺是不是意難平,你們的人生還長著呢,就算是意難平也是暫時的,縣主如此的品貌,姑爺遲早有一天會向著你的!
    “我才不稀罕呢!遍L孫愉愉依舊是死鴨子嘴硬,重新撲到婉姑的懷里求安慰。
    婉姑輕輕摸著她的頭發道:“縣主,你給我一句實話吧,不和離行不行?”
    長孫愉愉不說話。
    婉姑卻已經明白她的心意了。這倆可真夠讓人愁的,就為著賭一口氣,居然至今不圓房。
    “如今我知道這事兒不能怪縣主你,姑爺也有責任。只是當初這樁親事可是他自己求來的,沒道理救了他老師,他反而如此冷待縣主你。接下來的事兒,縣主就交給我好了,總得給縣主討個說法的!
    長孫愉愉著急地抬起頭,“婉姑,你要討什么說法兒?”
    婉姑道:“自然是要讓姑爺心甘情愿地圓房!
    長孫愉愉的臉騰地就紅了。她懷疑自己是不是聽漏了什么話,怎么就轉到圓房上頭去了?
    說到底幫著晉陽公主管家的婉姑難道能是省油的燈,不過幾句話她就已經知道長孫愉愉的心結了,這位其實就是拉不下身段,實則早就認可了這樁親事的。
    ”好了,我今兒趕了一天的路也累了,縣主你也早些歇著吧,有話咱們明日再說!蓖窆玫。
    長孫愉愉不疑有他,也是心疼婉姑勞累,所以都依著她。
    只是次日她醒過來再找婉姑時,卻說婉姑去了蔚榮堂那邊兒。蓮果還附送了一則消息,“昨日半夜里姑爺也回來了!
    長孫愉愉整個人都僵硬了,陸行怎么會回來得如此巧?那必然是婉姑給他去信了。
    長孫愉愉趕到蔚榮堂的時候,婉姑正和老太太說話,安母坐在堂上,婉姑卻沒敢自持身份,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說話,哪怕老太太讓她坐,她也是一直謙讓不肯入座。
    婉姑不坐,陸行也就站在一旁。
    長孫愉愉看看安母,又看看婉姑,卻沒臉去看陸行,只屏住呼吸輕手輕腳地走進了蔚榮堂,給老太太問了安。
    安母見長孫愉愉進來,微微提高了嗓門對婉姑道:“所以說公主對華寧和九哥兒這事兒是個什么看法?”
    長孫愉愉已經是羞紅了臉,幸虧是低著頭的。她心里門兒清,在她來之前,老太太和婉姑肯定已經通過氣兒了,這會兒高聲問出來,都是故意問給她聽的。
    婉姑道:“公主已經讓奴婢代為斥責過縣主了,哪有做人媳婦的如此任性跋扈的,縣主昨兒晚上也已經認錯了,公主也是自責,還請老太太看在她年紀小的份上饒過她這次。也請姑爺看在公主的份上,原諒縣主這一回!彼f話時,還轉身對陸行躬了躬身。
    陸行自然避了開去不肯受禮。
    長孫愉愉聽著婉姑說話,也沒吭聲,只是難免還是委屈,她誠然有錯,但陸行難道就是好人?
    老太太道:“這一個巴掌拍不響,華寧年紀小情有可原,我家這九哥兒也有責任。華寧這孩子,雖然是富貴鄉里養大的,但并沒有什么驕嬌氣,老身也很是喜歡她,所以才不忍兩個孩子這么鬧崩了,這才給公主去了信!
    婉姑趕緊道:“多謝老太太包容,公主得了信不知道多感激您,她在京城,也不知道這邊的情形,一直懊惱在京時沒能把縣主給說清醒!
    兩邊長輩眼瞧著是達成了一致。
    安母看向陸行道:“你們倆也聽到了,兩邊長輩都不同意你們瞎胡鬧,趕緊地圓房,好生過日子。九哥兒,你先說說你的態度!
    陸行躬身道:“孫兒已經想明白,會照顧好縣主,好好過日子的!
    安母滿意地點點頭,又看向長孫愉愉道:“華寧你呢,可還一心想回京城?”
    長孫愉愉倒是還想嘴硬一下的,婉姑明顯是給了她個措手不及,然則她剛抬頭就看到了婉姑給她使的眼色。
    長孫愉愉深吸了口氣,其實她很清楚,自己雖然是個縣主,但在親事上其實并沒有什么可以任性的資格。正是因為清楚,才會一直心有不甘地掙扎。
    如今么,她即使不想認命,但為了不傷她娘親的心,她也只能低頭。
    “以前都是孫媳任性不懂事兒,還請老太太責罰!遍L孫愉愉道。
    安母又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側頭看向婉姑。
    婉姑笑道:“這才對嘛,你們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郎才女貌不知道多少人羨艷呢。既然都認了錯,那擇日不如撞日,也省得兩邊長輩再為你們操心,你們這就回屋去吧!
    這話乍聽似乎沒什么,但長孫愉愉的臉卻一下就紅成了猴子屁股。
    回屋?!大白日的?!她沒理解錯吧?!
    實際上她沒理解錯,老太太和婉姑比男人還猴急,著急忙慌地就把她趕回了瑯玕院。
    婉姑更是親手伺候起長孫愉愉沐浴更衣。
    那衣裳是新作的,婉姑這次來給長孫愉愉帶了一船的新衣裳、新首飾。而這會兒長孫愉愉身上裹的就是婉姑新帶來的。
    桃紅色的霧紗,輕薄透氣,沒什么特別,只是顏色特別的嫵媚,剪裁也很是合身,把長孫愉愉的纖腰干干凈凈地描繪了出來。
    領口是目前時興的那般開得闊闊的,露出了一半同色的抹胸。
    婉姑滿意地打量了長孫愉愉一番,“不錯,雖然素素凈凈的沒個花樣,可這顏色卻最是艷麗,等閑人穿著只覺得俗氣,公主當時看了就說,只有縣主你能穿出別人都穿不出來的雅麗!
    只有冷白如霜雪的肌膚,才能壓制住桃紅的媚俗,反而凸顯那冰冷后面藏著的一絲嫵媚。
    長孫愉愉是從沒穿過這種大片桃紅的顏色的,她在鏡中望了自己一眼,就撇開了頭,真是羞臊,穿這種顏色和衣裳,不就是生生地在勾搭男人么?
    長孫愉愉忍不住地把自己的抹胸往上提了提,朝著婉姑抱怨道:“不就是催著我們圓房么?那又何必再辛苦讓我穿衣裳,直接拿被子裹了不就行了?”
    到底是個小姑娘。婉姑笑著道:“胡說,這脫新娘子的衣裳,乃是新郎官兒的樂趣!
    長孫愉愉的臉又紅了,樂趣?。!她真的很想打退堂鼓,光是想想陸行來脫她的衣裳,她就腿軟。
    婉姑上前替長孫愉愉整理了一下衣裳上的褶子,“好了,都出去吧,姑爺想來也應該洗漱完畢了!
    長孫愉愉只覺得荒謬,大白日的,也不怕說出去叫人笑話。圓房就不能等晚上么?
    她正胡思亂想呢,門就開了,陸行從門外走了進來,后面還跟著婉姑。
    婉姑當著長孫愉愉和陸行的面,將門合了起來。
    然后長孫愉愉就聽見婉姑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把門鎖了!
    把門鎖了?。!
    長孫愉愉不可置信地奔向門口,拉了拉門,還真從外面給鎖上了。她轉過身看向同樣有些詫異的陸行,“我們……”
    這是不圓房不能出去的意思?
    陸家家風不是男子白日里都不得到內院廝混的么?如今光天化日的,明目張膽地把門鎖了?長孫愉愉只覺得自己一點兒心里準備都沒有,先才被婉姑她們扒拉著沐浴,就跟待宰的肥豬一樣,一時也沒顧上做準備。
    這會兒長孫愉愉看著陸行,忽然意識到,他們接下來要做什么,心里就有些受不住了。
    偏這時候陸行還往她走了一步。
    長孫愉愉下意識地退后了一步,一臉驚恐地看著陸行,背抵在了門上,被門栓給硌住,還挺疼。
    好在陸行沒再過來,反而轉了個身往凈室方向走去。
    長孫愉愉一臉警惕又略帶好奇地看著陸行,但見他在凈室門口回身對自己招了招手。
    長孫愉愉沒動。
    陸行壓低嗓音道:“想留在這兒被人聽壁腳?”
    長孫愉愉趕緊搖頭,這才往陸行走去。誰知陸行卻仿佛想起了什么,又回身往屋里走,嚇得長孫愉愉再次貼近了墻壁。
    然后長孫愉愉才看清楚,陸行是去衣櫥里給她拿了一件披風。
    “裹上吧!标懶械。
    長孫愉愉伸手接了過來,臉上有些尷尬,原是說好圓房的,她先才那舉動著實有些避開陸行如毒蛇的意思。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