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157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然則接下來的幾日, 她都沒怎么見著陸行,這人病著也強撐著在前頭處理事務,府衙里人來人往的, 感覺事兒的確挺繁雜。

    好容易這日陸行進了后院,長孫愉愉見他往東廂來, 以為有什么話說,卻聽陸行道:“東廂不用建凈室, 用不上,我的病已經大好了,這兩日就送你回寧江吧!

    長孫愉愉道:“可是我才來沒幾日!

    陸行看了蓮果和冬柚一眼, 兩個丫頭用眼神請示了長孫愉愉這才退了出去。

    “你知道老太太的意思,送你來不只是為了照顧我的病!标懶兄毖圆恢M地道, “你如果在這里待久了,回去怎么跟老太太交代?”

    長孫愉愉眨巴眨巴眼睛,圓房還真是個讓人頭疼的事兒, 所以她才寧園待在這種簡陋的地方也不會寧江啊。

    “可是我要是回去,老太太肯定也要問的!遍L孫愉愉道。

    “有些事兒本就不好再拖。馬上要秋收了,山匪活動也會頻繁,我這邊兒事情太多,顧不上你。趁著這會兒還空閑, 我明日送你回去!标懶械, “如今天氣好, 汛期也過了,趕在送秋糧之前進京,運河也通暢!

    又提回京的事兒?

    長孫愉愉認真地看著陸行, 想在他臉上找出一點兒不舍來, 卻是什么都沒有。虧她還給他摸過頭發呢。

    陸行似乎瞧出了長孫愉愉的不滿, 他嘆了口氣道:“欺瞞總歸不是辦法,我也不想讓老太太一直操心。同縣主記掛公主是一樣的,所以縣主還是早日回京得好!

    長孫愉愉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待陸行走后,長孫愉愉在屋子里來回踱步,“我真的覺得不對勁兒,你們不覺得他,他……”以往陸行對她的態度雖然也很一般,卻從沒像現在這么冷淡過。

    “就這么急著趕我走?”長孫愉愉摸著下巴道,“怎么感覺就像外頭有人了,還懷上了,催著我趕緊騰位置呢?”

    冬柚插話道:“縣主,姑爺可搶手呢,昨兒我還在后門抓著個小丫頭,說是什么徽娘派來打聽姑爺病情的!

    “什么徽娘?”長孫愉愉道。

    “我知道!鄙徆s緊道,“前幾日外頭那劉知事送了兩瓶秋梨膏進來,說是徽娘送的,我就打聽了打聽!

    見長孫愉愉和冬柚都看了過來,蓮果繼續道:“那徽娘是杏花樓的頭牌,上回出門上香,遇著了山匪,剛好碰到姑爺赴任救了她!

    長孫愉愉一聽是個花樓女子,又是俗氣的英雄救美故事,也沒往心里去!瓣懠夷凶訌膩聿徽慈腔桥拥!

    蓮果道:“可是我聽說那徽娘著實癡心,以往目中無塵,多少人想見她一面都難,然如今為了姑爺,府衙那些個推官什么的去杏花樓她都肯作陪了,就為了聽他們席間提及姑爺!

    長孫愉愉覷了蓮果一眼,“你倒是知道的清楚!

    蓮果紅了紅臉,“我也是聽人說的!

    冬柚在旁邊笑道:“縣主,那劉知事估計是在打蓮果的主意呢,每回她去外院,劉知事都噓寒問暖的!

    蓮果的臉更紅了,“瞎說什么呀,我跟他可是清清白白的!

    兩個丫頭鬧了起來,長孫愉愉卻捧著臉尋思,陸行還挺得女子喜歡的呀。以往她沒在意過這些事,但此刻想起來,卻發現,若是他們和離,陸行會有大把大把的選擇,而她卻是成過親的婦人了。

    掉價。

    長孫愉愉少不得有些郁悶。

    陸行的行動力也不輸給長孫愉愉,說了送她回去,隔日便準備好了船只。

    長孫愉愉心里雖然不想走,但卻拉不下那個臉,只能嘴硬地道:“不用你送我,有傅婆在一路就行了!

    陸行道:“有些話總得跟老太太說清楚。你也好回京!

    長孫愉愉還能說什么,只能瞪著陸行的背,恨不能給他瞪穿了。然則船行一日,陸行都沒主動跟她說過話,即便迫不得已,那態度也冷淡得厲害。

    長孫愉愉心里委屈,忍不住會胡思亂想,一時又想到,總不能是京城出了什么變故,所以陸行一味地想撇清吧?

    長孫愉愉越想越覺得可能,索性也不再寄希望于陸行能“自我反省,自我悔改”。

    回到寧江,老太太自然有一番詢問。她一看陸行就道:“果然是大病了一場是吧?”

    陸行道:“你老人家怎么看出來的?”

    “我看你人都瘦了一圈!崩咸恋。

    長孫愉愉聞言瞧了瞧陸行,卻沒覺得他瘦了。

    安母看了看陸行,又看了看長孫愉愉,“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可是建昌那邊住不習慣?”

    長孫愉愉正要搖頭,卻聽陸行道: “老太太,過兩日我想差人送華寧回京!

    安母有些驚訝地看向陸行,“這是怎么了?”

    “華寧離京太久,思念公主,所以想回去看看。剛好這會兒回去,還趕得上冬月里給公主祝壽!标懶械。

    這當然是借口,而且是經不起推敲的借口。

    安母沉聲道:“這是誰的主意?”

    雖然是陸行的主意,但是長孫愉愉卻猛地站起身,“回老太太,是我的主意!标懶械膽B度那般明顯和拒絕,以長孫愉愉的自尊,可容不得被人攆走,她寧愿自己先承認。

    “既然嫁了人,心里就不要老惦記著娘家。你母親生辰,做女兒的如果在身邊自然要探望,然則寧江離京城千里遠,一來一回的小半年都不在了,你和九哥兒天南地北的,如何做夫妻?”安母質問。

    長孫愉愉低著頭,沉默了片刻,似乎下定了決心,提起裙子在安母跟前跪了下來,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

    “華寧,你這是什么意思?”安母問。

    “我,此一別華寧可能再沒福氣在老太太跟前伺候了!遍L孫愉愉終于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說出來之后,整個人雖然難受,卻也輕松了不少,人總是做抉擇時是最難的。

    真決定了之后倒是不缺勇氣的。

    長孫愉愉不是不知道回京的選擇有多糟糕,但是她著實想念晉陽公主,也擔憂晉陽公主。而在寧江,陸行的心里并沒有她,她也不稀罕他的心,如此分開反而成全了彼此。

    “是不是九哥兒說什么話氣著你了?”安母柔和了語氣問。

    長孫愉愉詫異地抬頭,沒想到安母會如此問,明顯有些偏袒自己的意思!皼]有,相公待我一直很好!

    陸行待長孫愉愉如何,老太太也是有疑惑的,說不上心不像,但是要說上心,那也絕對不像。

    安母看了長孫愉愉良久,再側過頭去看陸行,卻見他只是沉默地坐著。不看她,也不看長孫愉愉,只凝視著前方的地面。

    這一幕讓安母覺得似曾相識,可又有些想不起來。好半晌,她才想起來,當初陸行的娘親去世時,他也是不哭不鬧就靜靜地坐著,看著地板。

    眼下這情形自然不可能像當時,所以安母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安母垂眸看向長孫愉愉道:“這樣大的事兒卻容不得你們兩個小輩做主,婚姻也不是兒戲。你們別說我這個老婆子武斷剛愎,既然你們要如此,總得問過晉陽公主的意思,我這就給她去信,等她的回信來了,你們的事兒再做決斷!

    長孫愉愉側頭看了看陸行,陸行也正看向她。

    長孫愉愉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她娘親會是個什么主意,所以她拼命地用眼神示意陸行,讓他想法子。

    “老太太……”陸行開口道。

    安母擺了擺手,“什么都不用說了,九哥兒,我原以為你是最讓人省心的,卻沒先到你如此的拎不清,什么事兒都由你媳婦兒牽著鼻子走!

    長孫愉愉心里忍不住腹誹,這話是倒打一耙了哈,陸行什么時候聽過她的話?

    “你不是忙么,回建昌府去吧,等京城回信了再說!卑材傅。

    回到瑯玕院,長孫愉愉整個人都是亂的,說什么回京,那都是被陸行給氣的,原本應該想個更兩全其美的法子的。而且也不是不能往后拖的,只要她留在建昌府,老太太也管不得那么遠,拖上半年一載的都可以,雖然也不知道拖后有什么用,但總可以遲些再思考不是?

    偏偏陸行跟催命似的,非要送她回來。

    長孫愉愉正亂著呢,陸行卻踏進了屋子,“你若是不想等京城回信,我可以安排你先回京!

    長孫愉愉猛地轉頭看向陸行,“你在急什么?”

    總不能真是外面哪個女子有了他的孩子,急著進門吧?長孫愉愉的猜想越發離譜了。

    “我沒急,只是你當知道京城會有什么樣的回信。等回信到了,你再想走就遲了?”陸行道,“還是你想……”

    呸,她才不想圓房呢。長孫愉愉不吭聲兒,陸行這是把話給說明白了,讓她的臉有些抹不下去。

    “那你就安排吧!弊罱K,長孫愉愉還是點了頭。

    陸行輕輕點了點頭,“那你這兩日收拾一下東西!

    然則世間事多是事與愿違,陸行還沒來得及安排長孫愉愉回京,建昌府那邊就傳來了緊急軍報,卻是今年山匪提前下山,他必須得趕回去。

    陸行一走,長孫愉愉也不知道是該松口氣,還是該懊惱。松口氣是不用提前回京面對她娘親的耳光,懊惱則是等京城回信來了,她豈非得跟陸行圓房?要是那時候陸行死活不愿意,她豈不是得氣得七竅生煙?沒臉茍活于人世?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