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才重新站穩,長孫愉愉就道:“陸九,你是故意的吧?剛才這船是不是你故意搖晃的?”
    “嗯,回去坐好,你要是不想下河喂魚的話!瓣懶械。
    長孫愉愉真有一種想把陸行推入河的沖動,但想想還是算了,畢竟還沒那么大的仇恨。
    上了岸,陸行將小船系在岸邊的木樁上,領著長孫愉愉往前走。
    長孫愉愉四處打量了一下,這里是郊野,連集鎮的影子都看不到,她實在想不出要怎么沐浴,陸行該不會是逗她玩兒吧?
    下一刻長孫愉愉見陸行將右手拇指和食指合成圈放入嘴里打了個呼哨,片刻后便聽到一聲馬嘯,“噠噠噠”的馬蹄聲越來越近。
    不久一匹通體黑色,唯四蹄和尾尖雪白的駿馬便出現在了陸行的面前,很親熱地將頭顱主動伸到陸行的手邊讓他撫摸。
    長孫愉愉一眼就看出這匹馬的不凡來,跟陸行如此親熱,看樣子乃是陸行自己的馬,但他在京城時不是一直都是去車馬行租馬的么?
    “這是梅花雪!标懶袑﹂L孫愉愉介紹道,他翻身上馬,朝長孫愉愉伸出手。
    長孫愉愉上了馬,也沒嫌棄地就摟住了陸行的腰,一是為了安全,二么也是因為太冷了,所以就顧不上矯情,“這馬怎么知道你到這兒呢?”她好奇地問陸行。
    “梅花雪通人性,我乘船它就自己沿著河岸走!瓣懶械。
    “不怕別人捉了去么?“長孫愉愉又問。
    ”沿途有人幫我看著的!瓣懶械。
    長孫愉愉抱著陸行嫌手冷,索性伸入陸行的披風里抓住他的衣袍,舒舒服服地將臉貼他背上,準備迷瞪一會兒,她先才睡不著,這會兒卻是瞌睡了。于是也管不了陸行要帶她去哪兒呢,總不能把她拿去賣掉,畢竟她娘還在呢。
    也不知過了多久,長孫愉愉睡得昏天黑地,連梅花雪已經停下來了都沒察覺。
    “到了,醒醒!标懶休p輕搖了搖睡得流口水的長孫愉愉,翻身下了馬,然后又扶著長孫愉愉的腰幫她跳下來。
    長孫愉愉揉了揉迷迷蒙蒙的眼睛,看著不遠處熱氣騰騰的白煙,“咦,是溫泉!
    環顧四周,長孫愉愉才發現他們是到了山里,面前的溫泉熱氣騰騰,池子還不小,不遠處有個泉眼,咕嘟嘟地冒著水泡,長孫愉愉的精神一下就來了,“太好了,你怎么知道此處有溫泉的?”她好奇地問陸行。
    ”上京趕考的時候我是走著去的,沿途山水都有些了解!瓣懶械。
    溫泉,長孫愉愉泡得可不少了,但是眼前這種野生溫泉卻是第一次,她往四周看了看,漆黑的夜幕籠罩著周圍的樹木,仿佛有無數雙眼睛藏在黑暗處一般,她有些遲疑地看向陸行,“不會有人吧?“
    陸行對長孫愉愉道:“那邊兒有塊大石頭,你把衣衫脫了放到那兒,我去四周瞧瞧!
    陸行說的大石頭剛好在泉水里,長孫愉愉看過去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如此也就不怕有人偷拿走她衣裳了。
    渾身上下都是兩日沒沐浴的不舒服,而面前的溫泉在寒冷的眼里又格外喜人,哪怕有些擔憂,長孫愉愉還是依言躲在石頭后的陰影里脫了衣裳,但最后一件“睡袍”卻沒脫。
    因為陸行說要穿好脫的衣裳,長孫愉愉覺得裹袍子是最省事兒的,這會兒剛好派上用場。
    一時陸行回轉,走到大石頭旁邊道:“四周沒人,你放心吧!
    長孫愉愉點點頭,又將睡覺時辮的辮子散開,將頭整個埋入了溫泉里,舒服得只想哼哼。
    然則等她冒出頭時,卻聽得大石頭的另一側有人下水的聲音,長孫愉愉心里一驚,“陸九?“
    沒人回答。
    長孫愉愉心下一沉,單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大著膽子往水里更深處走,就是想繞過那伸入泉水中的巨石,看看另一側是什么。
    長孫愉愉探出個頭,卻見陸行脫得精光地在石頭另一側洗澡,她氣不打一處來地使勁兒拍打水面濺起大量的水花,“叫你你怎么不應呢?你故意嚇人?“
    陸行懶懶散散地道:“有你那樣連名帶姓叫人的么?我是你什么人?求救時就是相公,其他時候就是陸九?“
    長孫愉愉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對,但她就是不肯認錯,然后故意惡心陸行道:“那我該叫你什么,陸世兄嗎?“
    陸行反手就潑了長孫愉愉一臉的水。
    ”好啊,你!“長孫愉愉也來了勁兒,雙手使勁兒地往陸行潑水。
    兩個幼稚人就開始在溫泉里混戰。長孫愉愉那是自以為是的傻大姐,壓根兒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大的虧。
    她那白綾睡袍在水下能遮擋什么?
    只能順著身體的曲線上下起伏,勾勒出瑰麗的畫卷。
    潑了一陣子,長孫愉愉忽然頓住了手,看著陸行道:“你流,流鼻血了!边@姑娘還不懂流鼻血的意思,“哼,讓你成天大魚大肉,這是上火了吧,活該!”
    陸行有些尷尬地用手抹了一把鼻子,果然是鼻血,他轉過身不再理會長孫愉愉,徑直上了岸。
    光腚!
    長孫愉愉尖叫一聲,趕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陸九,你臭不要臉!彼莾褐狸懶心鞘翘樍瞬湃莸盟绱藝虖,否則早許久她就該明白,此刻他
    陸行哪兒管長孫愉愉叫罵啊,徑直穿好了衣裳,然后才回轉身對長孫愉愉道:“你還要洗多久?”
    “要你管,我愛洗多久,洗多久!伴L孫愉愉處處都要跟陸行對著干,仿佛這樣才能彰顯自己對他的討厭。
    陸行也沒再多話,跨步跳到那巨石的頂端坐下,從腰上解下一支短笛來,放在嘴邊吹了起來。
    長孫愉愉嘴賤地又想諷刺兩句,然則此情此景,天上月,水中圓,笛聲飄飄渺渺,好似溫泉的煙霧,氤氳在夜空里,長孫愉愉望著陸行有些孤寂的背影,忽然就不想說話了。
    靜靜地洗著頭,偶爾在水里游動一下,笛聲悠揚處甚至恨不能可以隨之而起舞。
    也不知過了多久,久得陸行的笛聲都停了,長孫愉愉卻還在發愣。
    ”起來了吧,泡太久手指起皺的!瓣懶械穆曇魪拈L孫愉愉頭頂飄來,她才回過神地”哦“了一聲。
    正要起身,長孫愉愉忽然想起自己身上的白袍都濕透了,她低呼一聲地雙手捂住胸口,“你轉過身去!
    陸行從頭頂遞給長孫愉愉一張大棉巾,“你把濕衣裳脫了擦干水再穿衣裳!罢f罷就轉過了身去。
    長孫愉愉穿戴好之后低聲道:“好了,你轉過來了!
    陸行扶著長孫愉愉的腰幫她坐到巨石上,重新拿了一張棉帕道:“我給你擦擦頭發吧,你頭發太長,由它濕著披在背后會著涼的!
    長孫愉愉點點頭。她倒是想嫌棄陸行來著,可是她自己又沒耐心自個兒擦頭發,于是只能點頭。
    陸行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突然就乖巧起來。當然他也絕不會多問,乖巧總比刺頭好。
    長孫愉愉就靜靜地坐在巨石上,抱著膝蓋,將下巴擱在膝頭,低聲道:“我從沒想過這輩子有一天會在野外的溫泉里洗澡!
    “嗯,感覺如何?“陸行撩起一縷長孫愉愉的濕發,用棉巾裹著擦了。
    長孫愉愉忍不住笑道:“感覺還挺不錯的!八Φ臅r候,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平常冷白的肌膚,因為被溫泉泡過而泛起了一絲粉色,那種粉是沒法兒形容的美,讓人忍不住想掬在手中,輕啜。
    都說人美如玉,陸行看著眼前的長孫愉愉,卻覺得玉若是能有眼前人美,那價值只怕更甚。
    過了半晌,陸行放下手道:“好了!
    長孫愉愉摸了摸自己微潤的頭發,沒好意思看著陸行,只能背對著他道:“今晚,多謝你了!
    許是洗過澡舒服多了,長孫愉愉的刺也被溫泉給熨燙平整了,她竟然也曉得感謝了,心知肚明陸行肯費這功夫帶她來沐浴,其實已經是很好很好的了。
    陸行跳下巨石,轉身朝長孫愉愉伸出手,想要幫她下來。
    誰知長孫愉愉前一句剛說了“謝謝“,這會兒卻沒搭理陸行的好意,”我自己能下去!八p輕一跳,果然穩穩落地。
    小縣主嘴里雖然說著謝謝,但卻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動的人。
    回到船上,長孫愉愉早已是累得快不省人事了,倒頭就睡,陸行卻是沒去跟她擠一張床,而是靠著船艙壁,閉目在自己的床鋪上坐了一宿。
    次日長孫愉愉睡了個大懶覺,起床時本以為陸行肯定不在船上,畢竟他是大忙人嘛,誰知卻在窗邊看到了他。
    長孫愉愉坐過去道:“你今兒怎么得閑留在船上了?“
    陸行放下手里的刻刀道:“縣主怎么關心起我來了?“
    長孫愉愉心道,她這哪兒是關心吶,不過她顧不上吐槽,眼睛已經被陸行手里的東西給吸引了。
    ”你在刻印章?“長孫愉愉一眼認出陸行手里的石頭乃是壽山石中的田白,雖然比不上田黃石珍貴,卻也已經是少見的了。
    不過這塊田白石有些地方透著一絲雞血紅,陸行雕刻了一半,但雛形已露,他將紅色的部分雕刻成了兩枚櫻桃,可愛而誘人,讓人恨不能放入嘴里嘗一嘗。
    長孫愉愉立時就愛上了,她雖然也有印章,且是田黃石刻的,但中規中矩的沒有眼前這枚刻得有靈氣。
    陸行似有察覺地道:“家里的侄女兒要的,一直沒工夫給她刻,如今要回去見她,再不動手肯定要被她埋怨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