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長孫愉愉噘噘嘴, 不想討論吃飯的問題,越說越餓,“這藺如相品行還不錯!
    “哦, 這么短功夫你就看出來了?”陸行問。
    長孫愉愉點點頭,“嗯。從我進門起,他就看了我一眼, 后來就再沒看過我。對他那糟糠妻看著也沒嫌棄!
    陸行好笑地問:“不看你就是品行好?”
    長孫愉愉揚著下巴道:“你這人會不會聽重點?重要的是, 他看到我這樣的人之后, 也沒嫌棄他的糟糠妻,還一直體貼地讓他妻子坐下!
    “你還挺自信的, 誰規定了必須看你的,看了你就得嫌棄其他人?”陸行故意問道。
    長孫愉愉一臉坦然地道:“難道不應該么?”
    陸行不說話了,難得有長孫愉愉這樣臉皮厚的人能把他堵得說不出話來。
    “看我才是人之常情吧?”長孫愉愉繼續道。
    陸行摸了摸鼻子。
    “想著世上竟然有我這等的人物, 再看他那糟糠妻焦黃的容顏和粗糙的手, 難道不是應該心生嫌棄么?”
    聞言陸行咳嗽了一聲, 險些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難道不是?”長孫愉愉不依不饒地追問。
    陸行只能道:“世人并非人人都那么膚淺只看容貌的,如相的妻子乃是他家童養媳, 從小靠她勤勞養家,如相才能得以安心做學問,才有后來的高中。他心里一直感念他夫人,眼里再看不得別人的,哪怕你是天仙下凡, 在他心里也比不上他夫人一根手指頭的!
    這是大實話, 卻也是不中聽的大實話。于是, 長孫愉愉白了陸行一眼。
    回到船上, 蓮果趕緊將長孫愉愉晚上要用的南瓜粥端了上來, 配的菜依舊是水煮菜心, 什么佐料都沒有,只加了少許鹽。
    “連醬菜都不能用么?“陸行在長孫愉愉對面坐下。
    長孫愉愉如今也沒什么可瞞著陸行的了,“是啊,只能放鹽,多放別的東西有時候沒事兒,有時候就上吐下瀉的,為了穩妥,索性就只吃鹽了!
    “幸虧還能吃鹽!标懶忻傲司。
    長孫愉愉瞪了他一眼。
    “否則,縣主真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了。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人生七大事兒,你可是沒占幾樁!标懶行Φ。
    沒想到陸行還有這般風趣的時候,長孫愉愉自己想想也覺得好笑。
    夫妻倆難得有這樣心平氣和,還說說笑笑的時候,主要是船艙太小,又被逼在了一處,聰明人自然會選擇和睦相處,總比劍拔弩張來得好。
    睡覺時,長孫愉愉才后知后覺地發現,陸行竟然要跟自己同屋而居。
    “你為什么要住在這兒?”長孫愉愉不客氣地問。
    “因為其他艙房都被你的東西堆滿了!瓣懶性俅螣o奈地解釋。
    長孫愉愉氣結,卻又無可奈何,指了指墻角道:“那你睡那邊兒!
    她手所指的乃是一處空地,鋪上鋪蓋卷兒也能睡,但那處空間不算寬大,陸行打地鋪也得曲著腿,他卻也沒反對,最后真就睡那兒了。
    長孫愉愉見陸行如此聽話,心下十分滿意,下船走一遭累得她瞌睡連連,片刻后呼吸就勻長起來了。
    只是陸行卻沒那么容易睡得著,實在是空間太逼仄,他個子卻很高。忍了半晌,他終是坐起身,輕步走到長孫愉愉睡的榻前,榻很寬,而長孫愉愉卻睡得縮成了一團,好心地將船上的舷窗關上一些,卻又不能都合上,那樣不通風也悶人。
    站在榻前看了會兒,陸行伸手將長孫愉愉連人帶被子一
    起往里一推,他的力道用得十分巧,長孫愉愉毫無察覺地就睡到了榻內側。陸行再將自己的鋪蓋卷兒抱到了榻上,如此睡下才算是舒坦了。
    只是剛睡迷糊,長孫愉愉的手腳就不規矩地探入了他的鋪蓋卷,這是情不自禁地想靠近熱源。冬日天冷,船上又沒有地龍,也沒生火盆,長孫愉愉睡了半晌手腳都是涼的,這會兒在睡夢里夢見熱騰騰的羊肉湯鍋,自然趕緊撲了上去。
    陸行下一刻就感覺自己肩膀又被咬了。以前他不知道長孫愉愉這是什么毛病,現在可算是明白了,這就是饞的,拿他膀子當肉啃。
    長孫愉愉睡覺是要流口水的,常年不吃肉的都這樣。陸行銅墻鐵壁不怕被咬,但實在受不住長孫愉愉的口水,只能轉身看向她,尋思著用什么給她擦口水。
    被子不行,這還得蓋好些日子呢,船上不好洗。手絹,又不在身側,但是陸行的時間不多,他得趕緊給長孫愉愉擦一擦,所以他并沒遲疑地就解開了長孫愉愉中衣的系帶,然后將她衣服下擺拉起來給長孫愉愉擦口水。
    如此一來長孫愉愉少不得春光乍泄,露出一片櫻粉色的抹胸來。
    肋骨依舊根根分明,看得人毫無興趣,但是胸再平那也是胸啊,何況長孫愉愉的胸還行。
    陸行多看了幾眼,手指在自己身側的榻上輕輕點了好幾下,最終陸行還是轉過身閉上眼選擇蒙頭大睡。被子里鉆入一絲甜香,是秋日里成熟時透出芳香的果子,引誘人去采摘,吃下那果子,散播種子。
    所謂活色生香,其中活色卻還是其次的,自制力強的人閉上眼睛不看就是了,例如陸行。但是那甜香卻是無孔不入地往你鼻子里鉆,人總不能不吸氣兒吧?
    陸行火大地坐起身,將長孫愉愉的手腳捉住重新塞回她的鋪蓋卷里,然后替她把被子掖得嚴嚴實實的,一只手臂抬起來壓在被子上,防止長孫愉愉再亂動。
    但早晨陸行醒來時,長孫愉愉的手腳依舊纏在了他的腰上、腿上,中衣被她不知睡到哪里去了,露出雪白的玉臂,白得耀人眼。胸就貼在他背上,輕輕一動就能感覺到那層柔軟。
    陸行頭疼地挪開長孫愉愉的手臂,輕手輕腳地起身,穿衣服,麻溜地收拾了鋪蓋卷兒。
    蓮果伺候長孫愉愉起床時,怕自己的手冷到她,站在床前還使勁兒地搓了一會兒,“縣主昨晚睡得可暖和?這船上實在忒冷了些,要不今晚還是生炭盆吧,雖說可能有些悶人!
    長孫愉愉抻了抻懶腰,“沒覺得冷啊!
    蓮果覺得好生奇怪,她家縣主可是比她還怕冷的!澳强赡苁沁@屋子暖和吧!
    長孫愉愉點點頭,沒往多了想,“他呢?”
    蓮果如今已經知道,她家縣主嘴里的“他”乃是特指,就是姑爺。
    “姑爺一大早就坐著小船上岸去了!吧徆。
    “上岸?”長孫愉愉疑惑,“他不跟我們一起走了?”
    “說是回來用午飯的!鄙徆。
    船一直在走,他怎么趕回來?長孫愉愉搖搖頭,也沒多理會。用過早飯,她看書、練字還彈了會兒琴,可都覺得沒什么意思,最后只托著腮盯著河面發呆。
    忽地看到一艘小船靠近自己的船,還搭了舢板,長孫愉愉忍不住探頭出去看。
    卻見是傅婆在船頭招呼,也不知是什么人,搬了兩筐東西到船上。長孫愉愉讓蓮果去問,回來說是有人送的一筐蘿卜和一個大南瓜。
    那蘿卜卻不是普通的蘿卜,而是羅林縣特產的美人蘿卜,皮兒是深粉色的,瓤天然帶著點兒粉白,生吃那叫一個脆得水淋淋,比梨兒還清甜。燉湯、蒸煮那都是細膩化渣,跟吃酥酪一般
    。據說就那河邊的幾畝地能產這種蘿卜,不能保證產量就不敢進貢給皇帝,因此長孫愉愉也沒吃過沒聽過。
    蓮果說的時候,嘴里都有些想吸溜了,大冬日的離了公主府的洞子菜,想吃點兒新鮮的蔬菜可不容易,都得緊著長孫愉愉。
    一時泉石洗了蘿卜,送了幾枚來,“縣主用一個么?”
    生的,涼的,長孫愉愉可不敢吃,她道:“給蓮果、冬柚還有樂桃一人拿一個吧!
    泉石正是求之不得呢,“我來給姐姐們削吧!
    蓮果和樂桃都沖冬柚看去,泉石那司馬昭之心,卻是誰都知道的。
    冬柚臉一紅,對泉石道:“縣主這兒自有我們伺候,要你獻什么殷勤?船上雖然沒有內院外院之分,可難道你就能隨便走動了?“
    這話有些重,泉石一時愣住了。
    長孫愉愉雖然也知道泉石的心思,但她對嫁人這種事兒本身就反感。覺得女孩兒家未必就需要嫁人,去夫家受罪。所以她身邊的侍女,全看個人心思,想嫁的她不反對,不想嫁的她就養一輩子。
    長孫愉愉雖然不想幫泉石,但卻有話問他,“泉石,先才我見兩名男子上了船,他們是什么人吶?“
    泉石忙地道:“回縣主,那領頭微胖的是齊洲的大廚羅子曉,特地上船來給公子做吃食的。明兒出了齊洲就下船!
    ”是你家公子請來的?“長孫愉愉又問。
    ”不是,是公子曾經幫過齊洲一個人的忙,他知道公子途徑此處,所以讓羅子曉上船來燒菜的。公子以前到齊洲就喜歡羅子曉的手藝!
    正說這話,蓮果那邊削蘿卜卻險些削著手,所以驚呼了一聲。
    泉石趕緊道:“姐姐小心,還是我來吧!
    說罷,泉石就徑直拿起了一枚蘿卜,翻出一柄小刀,“刷刷刷“幾下那蘿卜就被削了出來,而小刀快得只能見一個影子。
    泉石將削好的蘿卜第一個遞到冬柚的面前,冬柚的臉更紅了,“我不吃!
    蓮果卻是見不得泉石那受傷的臉,“給我吧,我吃!斑@算是解了泉石的難堪。
    蓮果咬了一口,嘎嘣脆的一聲,聽得長孫愉愉都想吞口水了。
    “哇,真的很甜!吧徆老驳氐。
    泉石趕緊地又削了兩個,怯生生地再次遞給冬柚,冬柚本想拒絕的,但這兩日著實有些上火,蘿卜卻是清熱的,她終究還是接了過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