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八十三章如題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如題
    韋嬛如哭著謝過姜氏, 只淚汪汪地哀求地看著陸行。

    陸行整個晚都很沉默。誰遇到種事兒,也都只能沉默, 畢竟自己的婚姻大事,卻由不得自己說一個字。

    最終離開陳府,在門口陸行還是對著韋嬛如點點頭,韋嬛如和韋倫兄妹才稍微松一口氣。

    陳府內被吵醒的母女哪里還睡得著,陳一琴依偎著她母親道:“娘,我始終有些不相信,愉愉是不會做種事的, 她不會以勢『逼』人的, 里面肯定有什么誤會!

    姜夫人輕輕『摸』『摸』陳一琴的頭發,“傻孩, 件事華寧縣主當然做不得主, 她可能都不知道整件事?茨憔鸥绲氖菚x陽公主!

    ”啊,怎么說?“陳一琴問。

    ”晉陽公主就那么一個女兒, 她是看中陸家千年世家的底蘊,要將她女兒托庇給陸家!敖系。

    “可是……“陳一琴不懂,”明明是晉陽公主更有權有勢啊!

    姜氏搖搖頭,“你個傻孩,晉陽公主如今是有權有勢, 可一旦天有不測呢?那她和華寧縣主就什么都不是!

    說到兒,她坐起身, “不行,今兒是太晚, 明兒一早我就讓人去請你九哥,他絕對不能昏頭答應韋嬛如的要求,拿自己的親事去換韋鳳儀!

    是姜氏等到明早可就太晚。

    因為當天夜里, 陸行就由韋嬛如和韋倫兄妹陪同著去晉陽公主府。因為韋氏兄妹一點兒也等不住,生怕次日早晨皇帝就下旨,那樣一切就都完。

    當夜,陸行和晉陽公主談良久才離開。

    韋嬛如兄妹一直等在街口,見他出來趕緊下馬車迎過去!瓣懯佬,晉陽公主怎么說?”

    “她說明日宮門一開她就進宮面圣!标懶械,語氣很溫和,作為“受害者”他還有精反過來安慰韋氏兄妹。

    韋嬛如松口氣之余,又面帶凄『色』地道:“對不起,陸世兄!

    陸行嘆口氣,朝韋嬛如安撫地笑笑,“只要能救老師!逼溆嗑驮贌o話。

    向來還算親近的三人,忽然間就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徒留尷尬。

    “你們先回去等消息吧,我獨自走走!罢f完陸行轉身就走。

    韋嬛如站在原處,淚如雨下,一直看著陸行孤單的身影沒入黑暗里。

    韋倫只能在旁邊看著,暗自嘆息,輕輕地摟住韋嬛如的肩膀道:“別哭,回去吧,或許明日爹爹就能回來!

    韋嬛如才曉得原來她哭,她抬手抹抹臉頰的淚滴,朝韋倫點點頭,“嗯,爹爹一定會回來的!

    晉陽公主沒有食言,次日一大早就進宮。

    皇帝聽得晉陽公主的來意分驚訝,“你怎么會替韋鳳儀說話?他的罪證不是你叫鄒靜夫收集的嗎?”

    鄒靜夫就是靖云臺大都督,同晉陽公主有些不清不楚的關系,所以她才能好幾次隨便動用靖云臺。晉陽公主原以為件事是人不知鬼不覺的,沒到皇帝居然知道。

    她轉念就明白,肯定是鄒靜夫自己坦白的,皇帝要的靖云臺大都督必然是個任何事都不會向他隱瞞的人,也是為何鄒靜夫能在個位置穩坐幾年的關鍵。

    晉陽公主做出一副扭捏態,“皇兄你都知道啦?”

    皇帝略顯得意地瞥晉陽公主一眼,意思是天下有什么事能瞞得過朕的?

    晉陽公主坦白道:“皇兄,我之所以樣做全是為華寧!

    “華寧?跟華寧有什么關系?”皇帝問。

    晉陽公主道:“皇兄你是知道的,我一心一意就給華寧找個好夫婿,看來看去就看陸少卿,華寧自己也鐘意他,那孩眼高于頂,好容易看一個人,我做娘的怎么也得順她心意啊,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拿捏到韋鳳儀的柄,然后威脅他們退親是吧?”皇帝沒好氣地道。

    晉陽公主趕緊給皇帝跪下道:“皇兄,我知道我樣做是犯你的大忌,我也不是要『插』手朝廷的事兒,我當就著,要是查不出韋鳳儀什么事兒,也算是幫皇兄安安心,若是查出來也免得皇兄被他蒙蔽。然后,順帶,順帶…….”

    “順帶滿足你的私欲!”皇帝沒好氣地大聲道。

    晉陽公主低著頭,不說話。

    皇帝當然生氣,對著自己個妹妹,又在說不出太重的話來,因為晉陽本就可憐,膝下連個兒都沒有,她為華寧自然是什么都愿意做的。

    “今日你來給韋鳳儀求,怎么,他們家已經退親?”皇帝問。

    晉陽公主點點頭,“韋家兄妹『逼』著陸行退親!

    “哼!被实劾浜咭宦,他現在對韋家的任何人都沒有好感。

    “陸卿定親才沒多久,你早干嘛去?早說至于要『逼』得人退親么?如此一來,華寧的名聲也不好聽!被实鄣。

    晉陽公主道:“那會兒華寧不是不中意他嘛,我總得考慮那孩的心意不是?可是后來,她自個兒又喜歡,我個做娘的雖然也對她有怨氣,是也拿她沒法呀,皇兄~~”晉陽公主老大不小的年紀,在皇帝面前卻依舊撒嬌。

    “你呀你……”皇帝嘆息,“一個個的,都叫朕放不下心!

    晉陽公主嬉皮笑臉地道:“放不下心才好呢,皇兄,我還求皇兄……”

    “打住,朕可沒臉給華寧賜婚,瞧瞧你都干的什么事兒!

    晉陽公主也不多求,“皇兄,你還沒消氣兒么?”她膝行到皇帝面前,“韋鳳儀那也是被人蒙騙,壓根兒不知道他那外室以前是宋言的妾室,他自己都氣得差點兒中風!

    就是晉陽公主的聰明處,給皇帝一個臺階,讓他拒絕自己,那樣他就不會氣得太厲害。際晉陽公主也沒著讓皇帝賜婚,當然能賜婚就最好。

    “那也是他活該。道貌岸然的偽君,不是總標榜什么不愛女『色』不納妾么?結果呢?”皇帝氣呼呼地道。當初他不就是選個秀么,結果韋鳳儀他們那些大學士都跳出來說擾民,結果呢,他們自己卻是養外室的養外室,扒灰的扒灰。

    “再說,你怎么知道韋鳳儀是不知,還是假不知請?他為宋言說話總是的吧?”皇帝道。

    晉陽公主道:“哎,說不得我到現在也不明白,韋鳳儀怎么就著那女人的道兒。我找他其他柄恁是沒找著,他卻居然在女『色』頭栽跟斗。而且臣妹瞧見過那女,模樣也就一般的!比魏闻哪,在晉陽公主眼里也都是一般,只除她母女倆。

    皇帝自己也是男人,卻曉得有候女人的容貌反而不是最重要的。聽晉陽公主話,他瞬間倒是有些理解韋鳳儀,卻又更憤怒于自己的理解。

    “皇兄,以前你總是說,要和韋鳳儀君臣善始善終,本來他早就有致仕之意,也是皇兄一再挽留,就留個君臣佳話。沒到韋鳳儀最終還是辜負皇兄!皶x陽公主道。

    提起從前,皇帝自然地起君臣互相扶持的事,又著太后不是自己生母,當初他也還年輕,也是韋鳳儀幫人幫著他站穩腳跟,從忠君一條來說,韋鳳儀還是做得不錯的。

    “皇兄,臣妹知道如此求讓你為難,只是求皇兄可憐可憐華寧,她三番次遭難,都是陸少卿救她,就是緣分,她自己又鐘意。為給她找門合適的親事,我是絞盡腦汁。原以為,原以為……”晉陽公主眼圈紅。

    皇帝當然明白晉陽公主的“原以為”是什么,不就是以為華寧能嫁給他六的么,偏偏那劉妃改主意,死活不同意。到兒皇帝也明白晉陽的心思,若是他們些長輩不在,華寧可怎么辦?

    她那樣貌又那樣嬌弱,還是得是有底蘊的人家才能護著她。

    皇帝先是被晉陽公主提及往昔他與韋鳳儀的義,如今又被晉陽公主以同憐憫心攻之,那憤怒之自然是開始動搖,原本韋鳳儀就罪不至死,他自己也明白一點。

    韋鳳儀的案僵持在兒,滿朝都在觀望,他如果殺韋鳳儀,只怕要傷許多大臣的心,皇帝也是有顧忌的,不能讓人太心寒。

    只不過他表現得太憤怒,沒人敢來勸。如今晉陽來勸,他也是可以順勢下梯的,不然豈不是連武英殿大學士陳筑遠也要一起問罪。

    皇帝思及此,嘆息一聲,“一次朕念及你是一片慈母之心,不跟你計較,如果還有下一次,你再『插』手朝廷事,朕決不輕饒!

    晉陽趕緊認罪、求饒、謝恩。

    晉陽站起身后,做出怯怯的樣問皇帝道:“那皇兄打算如何處置韋鳳儀?”

    皇帝冷冷地看晉陽公主一眼,她又怯怯地低下頭,卻沒往后退,就是等著皇帝回答呢。

    皇帝嘆息一聲,作為孤家寡人,其他是沒幾個人能傾訴的,于是晉陽公主就成他為數不多地能說會兒話的人。

    “你覺得朕該如何處置他?“皇帝問。

    晉陽公主道:“皇兄心里是不是已經有主意?”

    “朕要是有主意還來問你?“皇帝氣呼呼地道。

    晉陽公主笑笑,“皇兄一向雄才大略,英明果決,不可能沒有謀斷的,會兒么說是不是有什么不好意思開口的?”

    皇帝若有所思地道:“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