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八十二章如題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如題
    韋嬛如震驚地往后退了一步, “退親?為什么讓你我退親?”她不懂晉陽公主怎么會提這種求。

    片刻后韋嬛如才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她是讓你娶長孫吉是不是?”

    陸行沒說話, 這就是默認了。

    韋嬛如震驚得笑了,“原來,原來她是連你搶走。長孫吉,長孫吉……”韋嬛如憤恨地一直喊長孫愉愉的名字!拔以缰浪龝䦂髲臀业,原來,原來是等在這。從小到大就沒逆著她,沒敢逆著她。你看看長孫丹的下場, 就是跟長孫吉作對的的下場!

    韋嬛如瘋魔似地哭著跑了, 韋倫是看看韋嬛如的身影,又看看陸行, 最后追著韋嬛如跑了。

    韋倫是在家門口攔住韋嬛如的, “嬛如,你去哪?”

    韋嬛如一邊抹淚一邊道:“我去親自問問華寧, 她為什么這樣對我!

    韋倫是韋嬛如的哥哥,比她多吃幾年飯,又算是這件事的局外,所以看得比韋嬛如清楚些!皨秩,華寧縣主很可不知道這件事, 你若是冒冒失失地跑去問她,晉陽公主肯定會遷怒于爹爹!

    “她怎么會不知道?”韋嬛如氣憤地反駁, “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搶走陸世兄!

    韋倫韋嬛如拉到旁邊的角落處, “嬛如,你現在在氣上,失了分寸。你想想華寧縣主是什么樣的, 這樣得來的親事,她會么?”

    韋嬛如韋倫問得怔住了,她當然知道華寧是什么樣的,心高氣傲,覺得天下男都配不上她。哪怕成親得找兩情相悅之才肯點,這件事必然是晉陽公主一廂情愿瞞著長孫愉愉做的。

    但越是如此,韋嬛如才越是受不了。她還是去找長孫愉愉問個清楚。

    “嬛如,你想想爹娘!表f倫奈地道。

    韋嬛如冷靜之后,再不提去找長孫愉愉的事情,但退親的事她不敢跟她母親說,她母親還在病中,成日里湯『藥』不斷,為她爹傷透了心,焦透了心,是再把這件事再一說,她母親怕就活不成了。

    晚上,韋嬛如忍不住問她哥哥韋倫道:“哥哥,你說晉陽公主為何一定搶走陸世兄?陸世兄就么好么,值得她這樣居心叵測就為了讓我們退親?”

    韋倫不知道丈母娘看女婿是怎么看的,就事事地道:“陸世兄品尊貴,家風好,更兼才華橫溢,自然是都想他做女婿!

    與此同時,婉姑在問晉陽公主,“公主,你這樣做好么?陸少卿若是『逼』得點退了親,即便他和縣主成親,怕來對縣主不好,強扭的瓜不甜啊!

    晉陽公主不以為然地道:“愉愉這樣的容貌,這樣的身子骨,一般家哪里消受得。我就是看中陸家家風了,他家四十子才納妾,從來都一例外。他哪怕一始對愉愉不上心,妨,他只會有愉愉這一個媳『婦』,日子久了,自然就上心了,何況愉愉樣的,沒會不喜歡!

    對于這一點,很多可都會持保留意,但母親看女,總是怎么看怎么喜歡的。說句難聽的,小時候女拉粑粑看在做娘的眼里都是蛋花。

    “可是……”婉姑還想可是呢。

    晉陽公主擺手道:“再說了,這幾回愉愉事,都是陸少卿救了她,可陸少卿就是她命中的貴。命中注定的緣分,愉愉私底下說過中意他,我如何不滿足愉愉的心意?這陸少卿不僅身強體健,而且還精通岐黃之道,愉愉交給他,我才放心!

    婉姑終于點了點,估『摸』著“精通岐黃之道”這一點,才是晉陽公主的重點。如此長孫愉愉經不得一點風吹日曬的身子骨來嫁了還得到精心調理。畢竟來萬一晉陽公主不在了,再想請宮中太醫問診就沒么容易了。

    不是韋倫,還是晉陽公主都是從功利的角度在看待陸行作為女婿這件事,但韋嬛如是真真地在喜歡陸行這個。

    喜歡他的醇和沉穩,喜歡他的溫柔寬容,更喜歡他清風朗月般的舉止,叫一忘俗。聽他說話,就好像在聽一首醇厚的曲子一般,讓心醉。

    韋嬛如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只是聽一個說話的聲音,就深深地陷進去,恨不他日日都在她耳邊蜜語。

    但如今這個,她必須得親手推他了。

    思前想后,輾轉反側,哪怕徹夜流淚不止,韋嬛如清楚地明白自己沒道理不退親的,為了救她父親,她什么都愿意做。

    “你可想好了?萬一你們退了親,晉陽公主反悔了呢?亦或者沒辦法救父親呢?”韋倫問,他實在可惜這門親事。

    韋嬛如此刻已經冷靜下來,反而比韋倫還看得更清楚了!案绺,不管怎么樣,如果不試試,我怎么對得爹爹和娘親的生養之恩?如今已經沒有路了,哪怕晉陽公主不守信用,我們只試一試!

    韋倫長長地嘆息一聲,“委屈你了,嬛如!

    嬛如搖了搖,“哥哥,這件事先別告訴母親,等救了爹爹再說吧,而且如果真救不爹爹,退了親好,我不想連累陸世兄。他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

    韋夫驟然病倒,虧得陸行精通岐黃之術,才韋夫的身子骨漸漸調養好,不然恐怕她爹沒走,她娘就先走了。

    這個把月來她們沒少受冷待和白眼,都是陸行一路陪著,任勞任怨,替他們擋了許許多多難聽的話,是作為弟子還是女婿,陸行都是盡職盡責的。

    何況陸行不是一個,他背后還有一個大家族,都指望著他這位下任族長呢。韋嬛如覺得自己不么自私。

    韋倫嘆道:“不愧是我的妹妹,嬛如,行止失去你會是行止兄這一生最大的不幸!

    韋嬛如輕輕搖了搖,沒再說話。失去自己或許是不幸,但她覺得陸行娶了華寧,才會是一輩子的不幸。他們是樣的不相配,真不知道晉陽公主是怎么想的。

    “哥哥,我就不去陸世兄了,你把我的意思轉告給他吧。就說我娘是這個意思,從今天,請他別再來咱們府上了!表f嬛如紅著眼圈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陸行此刻已經走到了韋府,韋倫攔在了院子里。韋倫韋嬛如的意思轉告給了陸行,“嬛如現在哭得跟淚似的,她不愿意你,怕再連累你,只求行止兄救我們父親,我們就是給你做牛做馬都愿意!

    韋倫這話就是在拿捏陸行了。

    別憑什么為了他們爹爹,而拿自己一輩子的親事去換?

    陸行沉默良久后道:“倫世兄,你先安慰一下世妹,這件事未必就得如此,我會再去想其他辦法救老師的!

    韋倫把陸行的話轉告給了韋嬛如,“行止,不愿意跟你退親。他說他會再想其他辦法!

    韋嬛如點點,心里其實多多少少都存在著僥幸的,希望陸行真的用其他辦法救她爹,這樣就不用退親了。

    然則世上事就是么地不會遂愿,次日晚上就有偷偷給韋家送消息,說是宮中傳言,皇帝已經下定決心,處死韋鳳儀,大約這兩日就有旨意來了。

    韋嬛如當時就險些暈倒,虧得韋倫扶住了她。韋嬛如流著淚拉著韋倫的袖口道:“我們去東陽坊,我們去東陽坊!

    韋倫重重地點了點,跟他們父親的『性』命相比,一切都不重了。

    一進東陽坊陸家的門,韋嬛如拉著她的哥哥就給陸行跪下了!瓣懯佬,求求你救救我爹爹,求求你,求求你跟我退親吧!

    陸行忙地扶韋倫和韋嬛如,“世兄、世妹,我一定會救老師的,不至于此!

    “不,你不知道,宮中已經傳消息,皇上就處死爹爹了!表f嬛如哭著道,“現在不得咱們再想其他辦法了,陸世兄,求你去求晉陽公主好不好?”

    韋倫跟著道:“是啊,行止兄,如今一切都只看你了!

    陸行詫異地道:“怎么突然就如此著急了?容我再去想想法子!

    韋嬛如搖搖,“來不及了!彼煅手褜m里的消息說了來。

    陸行道:“這很可是晉陽公主在背后指,否則怎么就傳入你們耳中!

    韋倫苦笑。

    韋嬛如尖銳地道:“陸世兄,我知道這必然是晉陽公主在壞,可是我們有什么辦法呢?她就是看中了你!”這話的語氣里難免有連陸行都恨上的意思了。

    陸行遲疑了片刻,“我……這件事我做不得主,在京中,還得問過我姨母!被橐龃笫,從來都是父母之命,陸行雖然雙親皆故,上還有祖父、祖母等長輩,不得他擅自定親、退親的。

    陸行的姨母便是陳一琴的母親姜氏,他和韋嬛如的親事當時就是經過姜夫拉攏而定親的,如今退親,需得稟明長輩。送信去江寧怕是等不及了,所以只稟明姜夫。

    三一行連夜便趕去了陳府。

    姜夫已經入睡,都陸行請了來,說明了原委。

    “這不可以,我絕不答應。華寧縣主如何做得陸家!簨D』!苯蚩聪蝽f嬛如道,“世侄女,我知道你們救父心切,但不拿這種事情去交換。九哥娶妻絕對不馬虎,我若是松了這口,可就對不住陸家的列祖列宗,對不我姐姐了!

    “伯母,求求你,是嬛如德,自求退親!绊f嬛如哭著道。

    姜夫看她模樣是心酸,自己拭了拭眼淚,“世侄女,不是我不幫你,我家相公為了你爹如今在獄中,為了救韋相公我們什么都愿意做,但不『逼』迫辜的。若是九哥迫娶了華寧,這是陸家的奇恥大辱!

    恥辱不是因為娶一個縣主,而是因為迫娶親,才是恥辱。世家,是頂頂臉面的。

    韋嬛如奈,只一直跪著給姜氏磕,“伯母,求求你,求求你……“

    陳一琴吵了來,穿好衣服來了主屋,聽韋嬛如哭得令心碎,自己哭了來,“娘,你就答應韋姐姐吧,若是因為這件事救不得韋相公,韋姐姐便是嫁了九哥,她一輩子心不來的!

    別看年紀小,但陳一琴這句話點醒了姜氏。她知道自己是太執著了,是鉆了牛角尖,強扭的瓜不甜,韋嬛如一心退親,她是阻止不得的。

    最終姜氏道:“好,你們退親,就退。不過九哥來娶誰,是不得你們韋家說了算,不得晉陽公主以勢『逼』!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