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如題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如題
    “當時我還她弄得古里古怪呢!睍x陽公笑道,轉身看到陸行,立即喜笑顏開,“陸修撰,快請進!
    長孫愉愉掃了眼陸行,雖已經是修撰了,但他身依舊穿著青『色』布袍,袖口洗得已經泛白,出門做客也講究講究。
    寒暄之,晉陽公就讓長孫愉愉捧出了那幅《蒼山結茅圖》。
    慶陽王一看落款就道:“呀,這是石悉知畫!
    石悉知是三百多前被譽為畫王大畫,最擅長是于枯寂山水里展現草木華滋之氣,被人贊為“筆墨蒼莽高古,境界孤高奇逸,處處有引人入勝之妙!
    這幅畫茅屋、古樹、飛瀑,筆法更是老辣,蒼渾之氣,飛瀑之靈撲面來,端是一幅佳作。
    石悉知畫傳世至今很少,聽得人提及過只有兩幅,一幅藏在宮中,一幅知去向,晉陽公手里這幅如果是真,那就第三幅了,可謂是價值連城。
    慶陽王圍著畫細細地看了起來,恨能整張臉都埋進去似,鼻子還跟狗似地到處嗅,“沒錯,這墨我聞著就正,是幾百前東西!
    接著他繼續道:“這筆意蒼雄,枯山寂水精妙處其他人是學來,宮中那幅《煙嵐飛瀑圖》我也看過,這幅跟它如出一轍。晉陽姑姑,這幅畫兒可是值了價了!
    晉陽公嘆道:“我也是大價錢收進來,剛得著那會兒也覺得是真,愛得行,偏華寧這畫看著有些別扭,她自己又出個所以然來,卻害得我心里七八,也有些拿準了,仔細瞧瞧是是有些別扭?”
    慶陽王再次俯身看畫時,他兒子楚杰卻道:“我瞧著也有些別扭呢,華寧姑姑生著一雙慧眼,什么東西她一瞧就能看出點兒端倪來。就回我在長淮大街那‘春齋’看了一幅字,剛好碰到華寧姑姑,她那字有些妥我就沒買,來被劉麗京買了去,們猜怎么著,最真就被人穿是假,可省了我好大一筆銀子!
    長孫愉愉被贊得笑了笑,楚杰就癡癡地看著她,失了魂似,他哪里是來看畫呀,明明就是來看人。
    雖然兩人隔著輩分,又是一血脈,但也擋住男人喜歡美人,姑姑,姑姑叫著,指定還別有意趣。
    陸行掃了一眼楚杰,并意外他舉止。這京城里但凡見過這位縣男人,誰對她捧著吹著?
    “別夸她了,她那是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有什么?反弄得我這幅畫尷尬!睍x陽公轉對陸行道,“陸修撰,也看了這許久了,可有什么發現?”
    陸行沉『吟』了片刻才道:“這幅畫應當是被人揭成了兩層,公這幅是面那層,底那層卻是人填補,所以看著像真,卻又有些別扭!
    晉陽公和慶陽王父子聽了這話都有些驚訝。
    “如此造假手法本王還從沒聽過,這一張紙還能揭成兩張?這得什么功夫?”慶陽王道。
    陸行笑了笑,沒接話茬。
    人總是這樣,自己做到就覺得別人也做到。
    “那陸修撰是什么意,我們需要把這幅畫重新揭開來判斷真偽?”楚杰問,他這口氣有些好,要是進來之晉陽公和華寧縣注意明顯都偏重給陸行了,這讓還是少楚杰很是快。
    “那可行,即便真如陸修撰所,那面這層也還是石悉知真作,揭開來萬一出了岔子豈是毀了這畫?”晉陽公連忙擺手道。
    陸行點了點,他之所以剛才沒怎么驗明真假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華寧姑姑怎么看?覺得陸修撰這種造假手法可行可行?一張薄薄紙要揭開成兩層,還把那張給重新填補,費這么大功夫,他們圖什么?”楚杰問長孫愉愉道。只是他這話問得就差點兒意了,圖什么?想來底那幅畫他們也來做了一幅石悉知畫,拿去賣另一個買了,這可是雙倍利潤。
    過既然楚杰問起了長孫愉愉,她少得要開口!澳,還記記得我小時候毀掉那幅谷蒼山畫?”
    “啊,一我就想起來了!睍x陽公恍然道。
    “谷蒼山?”慶陽王吃驚道。那可是能夠跟石悉知比肩大畫,且離現在更為久遠,一幅谷蒼山話也是價值連城,“毀了?”慶陽王語氣已經有痛心疾首意味了。
    “可是么?就是被這丫給弄壞,把我給心疼壞了,我記得那還是我第一次拿戒尺打她手心!睍x陽公道。
    長孫愉愉無奈地看向她母親,“娘,我意是,還記記得,當時要重新裝裱,那畫裁來,我看著卷邊兒了,一時好奇就去揭,真揭成了兩層,可惜被我給揭壞了!彼菚r候紀還大,并沒意識到那幅畫有多珍貴。
    晉陽公道:“是哦,一我又想起來了,看來這畫紙還真能揭成幾層!
    楚杰道:“即便這樣,咱們今兒也沒什么進展,也能再揭開試試,這畫是真是假還是清?哎!
    晉陽公道:“話也能這么,托陸修撰福,至少咱們知道這畫有些別扭,別扭又出在哪兒了!边@話算是晉陽公認可了陸行法。
    雖然也算徹底看清真假,但至少有所收獲,晉陽公還是很高興,于是盛情地邀請了陸行和慶陽王父子一欣賞她這些收藏字畫。
    晉陽公府收藏統共加起來也有一百余卷了,其中乏大、名之作,看得慶陽王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連連贊嘆晉陽公收藏之豐。
    長孫愉愉跟在旁邊也是與有榮焉,她收藏字畫確豐富,她余光掃了掃陸行,這人一路雖也有感嘆,但臉神情卻一直是收著,怎么呢,就好似他那種贊嘆是生生地擠出來,實則他心里并沒多大驚訝。真是叫人生氣。
    長孫愉愉心里翻了個白眼兒,窮酸又愛面子之人就是這樣,打腫臉充胖子,沒見過世面也要強行裝得自己是見過世面,以防被人笑話。
    送客時,晉陽公先送了慶陽王父子馬,回轉來再送陸行,然尋了個合適契機道:“陸修撰既然聽聞過這種作假手法,那可知道誰能修復這樣畫么?我那幅谷蒼山畫毀了實在可惜,以前知道還有這種造假手法就算了,如今知道了,那必定有人是有法子修補,對吧?”晉陽公一臉期盼地看著陸行。
    陸行沒答話,卻掃了一眼長孫愉愉。
    長孫愉愉知道陸行意,她曾經跟他過,讓他少自己來,可這會兒這事兒就難辦了,那幅谷蒼山畫就是被她自己給毀了,一直以來修復它也是她心愿,但她又甘心自打嘴巴。
    “娘,就別為難陸修撰了。他是前途大好翰林官,卻能跟咱們這些勛貴走太近,否則就是妨礙他前程!遍L孫愉愉這話就得太直白了,完完全全是沖著陸行激將去。
    晉陽公蹙了蹙眉,“愉愉!”她轉對陸行道,“抱歉,小女實在被我嬌慣得成樣子了!
    陸行拱了拱手,這是腳底抹油恨能立刻就走意了。
    晉陽公卻斥責長孫愉愉道:“給我進去,沒有我話,許再出來!
    長孫愉愉委屈地看了晉陽公一眼,又瞪了陸行一眼,跺跺腳轉身飛速地走了。
    晉陽公朝陸行歉意地道:“抱歉啊陸修撰,天『色』也已經晚了,路小心些!
    陸行離開公府并沒直接回,是轉到去了陳府,探望自己姨母。
    陳一琴借著送他出門機會,將陸行拉到一邊兒問,“九哥,今日是是去華寧里了?”
    陸行點了點。
    “她怎么樣?病好了么?腳呢?我娘還在氣魔鬼灘事兒,都許我去探望她!标愐磺俚。
    陸行想了想,都能肆無忌憚地跺腳了,顯然是沒事兒了!皯摏]什么大礙了!
    “哎!标愐磺賴@了口氣,“她這回病也拖得太久了,只怕還是傷了心,誰知道定軍侯世子會和孔……”到這兒陳一琴突然打住了,因為她一意識到自己好似泄『露』了長孫愉愉心事。
    陳一琴乞求地看向陸行,“九哥,可千萬別往外啊!
    “什么?”陸行裝傻地道。長孫愉愉那點兒心他當然知道,但凡有眼睛有腦子誰能看出?還得著藏么?
    陳一琴聞言知道陸行這是應來了,她松了口氣道:“九哥,其實這次魔鬼灘事兒,我當時雖然害怕,但事想起來,覺得還挺有意,且我感覺我以再遇到難事兒,急事兒,就能更從容些了,這也算是歷練吧!
    陸行道:“今有了孩子就知道姨母心情了,覺得是歷練,對她卻是焦心灼肺,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姨母可怎么辦?”
    陳一琴知錯地點點,“過真怪華寧,當時是我堅持要進去,她還勸我來著呢!
    “如果是她,會有這種念,阿琴!标懶械。
    這卻是實話,陳一琴也沒想到自己能有那種膽子,可是她太羨慕長孫愉愉了,羨慕她勇敢無畏,活得那么恣意暢快,所以她也想試試。
    恣意暢快長孫愉愉這會兒正被她母親數落來著!坝溆,今日怎么回事?我什么時候教如此沒有禮數了?”
    長孫愉愉服氣地道:“我就是故意,娘,對陸九是是殷勤得過分了?生怕他知道想招他為女婿么?”在外人面前她娘都是喊她“華寧”,可是當著陸行卻叫自己“愉愉”,這實在是有些親近得過分了。
    晉陽公蹙眉,“是這樣想我?如果我真定決心要招他為女婿,他就可能和韋定親!
    這輪到長孫愉愉『迷』『惑』了,“那為何對他那樣殷勤?”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