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如題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如題
    “好啊!睆娜菰粊淼椒比A如夢的上京, 鐵真蘭珠早想四處玩玩了,可惜沒合適的人陪伴, 鴻臚寺的人都跟木頭似的,而且他們主是陪著她父汗,留在她身邊伺候的卻是些宮女,鐵真蘭珠跟她們可玩不到一。進宮倒是遇到過幾個公主,可惜都不會說草原語,說話來雞同鴨講更是無趣。

    如今遇到長孫愉愉,身份貴重不說, 草原語還說得挺麻溜, 人也趣,鐵真蘭珠然歡喜了。

    因此去面見皇上時, 兩位已經好得手牽手跟親姐妹一樣了。

    皇帝捋著胡子笑道:“看來華寧和蘭珠是英雄惜英雄啊!北娙寺勓, 好似皇帝說了多好笑的話一般,湊趣地都笑了來。

    長孫愉愉朝著皇帝行了禮, “皇帝舅舅說得是,我和蘭珠郡主是一見如故,不打不相識。她在京些日子,我還想邀請她到我里小住呢!

    “好,好, 咱們和草原本是一親。太、祖的母親來自鐵真部,華寧招待蘭珠, 朕放心了!被实坌Φ,“華寧, 朕沒想到你的箭法如此精湛,沒丟臉!

    長孫愉愉知道皇帝是針對十年前的事而言的,于是笑道:“皇帝舅舅, 可不是我一個人沒丟臉,顧姐姐和方姐姐難道不厲害了么?”

    “是了!被实蹖︻欖o婉還是印象的,“你說的顧姐姐是榮妃的甥女?”

    “正是!遍L孫愉愉道。

    皇帝命人將顧靜婉和方子儀都帶到了面前,一人賜了一柄玉如意,卻也沒多說什么,如此已經讓顧、方兩人都激動萬分了。

    而接下來才是今日的重頭戲,那是男子的馬球賽。

    以往草原和中原的球隊之間互輸贏,但近十年來中原都是輸多勝少,今次卻是在陸征的帶領下險勝,著實讓中原男揚眉吐氣了一番。

    是長孫愉愉沒想到的是,陸征到皇帝跟前領賞時,卻似不經意地朝自己望了一眼。她心里“撲騰”了一下,第一反應卻是去看長孫丹。

    長孫丹的眼神一直追隨著陸征,此刻卻是恨恨地瞪了長孫愉愉一眼。

    長孫愉愉自然是得意地朝長孫丹回了一笑。

    今日的比試算是讓長孫愉愉吐了口惡氣,她們琴社邊也是春風得意,連一向沉著的顧靜婉,臉上的笑容也壓都壓不下去。

    接下來的幾日長孫愉愉卻是信守承諾,成日里帶著鐵真蘭珠在京城逛。京城里最熱鬧的燈籠街去過,最好吃的玉樓春去過,酒最好的豐盛園去過,此最少不了的然是各種金銀首飾鋪還成衣店、香粉鋪。

    不過過程里除了長孫愉愉全程陪著,朱慧蘭也一直陪侍左右,還被長孫愉愉『逼』著學了草原語,專門給她請了教習。

    期間顧靜婉、方子儀姐妹等人卻也陪著鐵真蘭珠玩了一、兩日,都感嘆草原郡主精力旺盛,對什么都興趣,一日下來她們都散架了,鐵真蘭珠卻還神采奕奕地求繼續。她們實在不理解長孫愉愉是圖個什么居然肯屈尊降貴地陪著鐵真蘭珠胡鬧。

    畢竟鐵真蘭珠的身份雖然尊貴,但草原郡主在顧、方等人眼里卻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郡主的,哪怕是真正的郡主,也不得長孫愉愉如此厚待。京城難道還少了郡主?可都沒能進得了長孫愉愉的圈子呢。

    朱慧蘭一開始也不理解,但多幾日之她明其中的訣竅了。長孫愉愉帶著鐵真蘭珠逛遍了整個京城,也讓位草原郡主道:“到了上京,方才知道咱們草原人真是傻錢,那些個寶石我多的是,可為什么咱們草原上沒中原種能工巧匠,做出許多巧奪工的首飾呢?”

    “何妨,鐵真部和咱們中原素來親善,而且商隊往來頻繁,郡主的是銀子,用來交換是了!遍L孫愉愉道。

    鐵真蘭珠噘噘嘴,“我們也不是銀子,是牛羊成群,還西域那邊過來的寶石多,再且你們中原商人帶過去的東西我都不喜歡,可沒京城的些東西精致呢!蹦切┥倘藥ゲ菰暮芏喽际谴制,是用來忽悠那些普通草原人的。那種東西自然入不了鐵真蘭珠的眼。

    長孫愉愉道:“郡主,位朱姑娘里是行商的,乃是上京城內數一數二的大商戶?ぶ魅绻,今朱姑娘她們行商可以專門分出一支來去往鐵真部,給郡主帶你喜歡的那些東西如何?”

    鐵真蘭珠眨巴眨巴眼睛,不明長孫愉愉為何對她么好,但她本能地沒點頭,她不是傻子,別人所給予,肯定是所訴求的。

    長孫愉愉真誠地笑道:“郡主不用般警惕,你些日子也看到了京城的貨『色』也是好壞的,上等的布匹、首飾等閑人可拿不到,朱姑娘她們剛好些門路。如果她的商隊去往你西部草原,你可能勸說你父汗給與方便之門?她們些行商的最怕是被劫貨,到時候人財兩空哭都沒地去,所以那些名貴的東西才不敢往草原去!

    鐵真蘭珠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啊,我說怎么送到我們那的東西都是些不值錢的茶磚之類的。好辦,都不用跟我父汗說,是朱姑娘的商隊到了我西部草原,我的親衛能一路護衛!

    “那可真是太好了。以郡主那邊什么貨物也可以托朱姑娘到我們中原販賣呢,如此你手里不大的銀子了么?”長孫愉愉道。

    一聽銀子鐵真蘭珠更來了勁。

    “不過具體行商的事我也不大懂,由朱姑娘跟你談吧,我想著咱們彼此都是朋友,彼此比別人信任些,能互惠互利自然是最好的!遍L孫愉愉道。

    鐵真蘭珠走,朱慧蘭都不知道該如何感激長孫愉愉了。位縣主是幫她談妥了一條商路呢,算不是獨的,卻也是條坦途,她做得好,能像京城商會控制人參一樣,她能控制西部草原的貨物了。

    “郡主為何肯幫我談充滿銅臭的生意呢?”朱慧蘭不解地問。

    長孫愉愉認真地看著朱慧蘭道:“慧蘭,我不是無緣無故幫你的,幫你也是幫我們。眼瞧著幾個姐妹也都到了出嫁的年紀了,我總得替她們籌辦一些嫁妝,女人出了嫁,嫁妝銀子不厚的話,日子可不好過!

    “縣主對顧姑娘她們可真好!敝旎厶m嘆道。

    “也不是。世道對咱們女子本艱難些,所以我才想著咱們彼此更幫襯著,做一輩子的朋友,一難,八方來援,沒什么難關是闖不過的!遍L孫愉愉道。她話是如此說,心里其實也是如此想的,所以她對朋友才是貴精不貴多。

    朱慧蘭道:“縣主說得太對了!

    長孫愉愉朝朱慧蘭伸出手道:“慧蘭,從此以你也是我們的自姐妹了,希望你能以誠信為本,咱們都能越過越好!

    朱慧蘭同長孫愉愉拉鉤道:“縣主放心吧,我朱慧蘭寧肯負盡下人也絕不會負了縣主你的!敝旎厶m是真心話,她長么大還從沒遇到過對她如此好的人。

    為了能讓她下決心減肥,長孫愉愉將她留在了公主府,更是一日三餐陪著她一吃雜糧飯、喝青菜湯,摒棄了一切的珍饈佳肴。

    朱慧蘭自己都受不了,卻不知位錦衣玉食的縣主是以什么樣的仁慈之心陪著她用下去的。而且是給她延請教習,是給她請大夫診脈扎針地減肥,朱慧蘭自己都感覺褲腰明顯地松了。

    商人從來都是講求效率的,朱慧蘭打點妥之準備啟程親自去一趟燕州了,而且一次她不僅去燕州運人參,還打算往北繞道去西邊草原探望一下鐵真蘭珠。

    既然朱慧蘭啟程的事提上了日程,那琴社的姑娘們不入股的事也拖延不得了。

    “阿琴,你真的不打算投點銀子么?”長孫愉愉問。

    陳一琴搖了搖頭,“我沒銀子,我娘親不喜歡經商的!

    長孫愉愉心想,姜女是不是也言過其實了,任何的主母不應不知道銀錢的重的,錢不是偷搶拐騙來的,正經做生意的銀子為何不?總比以拿銀子去放印子錢來得好。

    “你總不會沒點私房錢吧?”長孫愉愉問。

    陳一琴一下羞紅了臉,“我,我月銀,每個月差不多都花了!

    “月銀好辦,不妨樣你先預支了未來二十年的月銀如何?”長孫愉愉道。

    陳一琴睜大了眼睛看向長孫愉愉,“我娘怎么可能答應啊!

    “我沒說讓你問你娘啊,我先銀子借給你,若是回虧了,你今每個月領了月銀還我一點不好了!遍L孫愉愉道。

    “不行不行,不是拿你的銀子賺錢么?你銀子自己投好了!标愐磺龠B連擺手道。

    “我若是為了自己,何須理會朱慧蘭?”長孫愉愉道!澳阒罏楹卧蹅兣拥募迠y豐厚么?了銀子你辦許多事才底氣,別的且不說,若是一老小連飯錢都沒,你今的相公為官你是想他貪錢還是不貪錢?”

    陳一琴無言地看著長孫愉愉,她想得可真多。

    “所以哪怕是為了你將來的相公能兩袖清風地做個好官,你如今也得加勁攢錢呢!遍L孫愉愉道。

    陳一琴一下想了不停用自己嫁妝銀子補貼她爹爹的娘親來,于是咬了咬牙,“行,那我先預支二十年的月銀!

    是她一個月才五錢銀子,二十年也不過一百二十兩。

    長孫愉愉給她湊了四百兩,說是叫四季發財。陳一琴不肯的,長孫愉愉卻道:“你今的月錢難道不漲的么?據我所知,大夫人的月錢再不濟的一個月也十兩呢,還你哥哥的月銀是多少?”

    “二兩!标愐磺俚吐暤。

    可真夠少的,長孫愉愉心想,嘴上卻道:“別的不說,等你及笄,總能比肩你哥哥的!

    陳一琴知道那不可能,他哥哥月銀多,還是她娘覺得他大了需出門應酬才加上的,但她卻也不好反駁長孫愉愉。

    于是乎,琴社的姑娘們樣都盡量湊了些銀子給朱慧蘭,余下的是等著她的好消息了。

    不過銀錢的事對些姑娘來說始終是次的,最緊的還是親事。

    “靜婉姐姐定親了?”方子儀等人詫異地看著顧靜婉和長孫愉愉。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