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如題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九章吉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如題
    守在箭靶附近的小監很快將眾人的箭靶抬著往前小跑來, 看臺上的人也齊齊伸脖往那箭靶看去。

    一聲音洪亮的監唱道:“蘭珠郡十箭全中紅,華寧縣十箭全中紅, □□瑪九箭中,阿西娜九箭中,方五姑娘九箭中,顧三姑娘九箭中……”最后卻是杜麗棠中七箭,鐘雪凝是五箭,險險關進入一輪比試。

    至于詠荷那幫人,卻是全軍覆沒, 包括孫丹在內, 她才『射』中三箭。

    和她上巳節的表現可就大相徑庭,一時不少人在里都起噓聲, 孫丹卻是又羞又氣, 一張俏臉漲得通紅。

    孫愉愉走孫丹面前道:“丹姐姐別自責,我替你賽去好, 咱們都是中原女兒,可不能讓人小瞧,姐姐觀賽的時候要為我助威哦!彪m然明知道種話說著幼稚,還顯得不那么有氣度,可是說來就是解氣啊, 孫愉愉實在忍不住。

    聽著孫愉愉那得意的語氣,孫丹就想沖著她尖叫, 但臉上卻不得不擠笑容來,“好啊, 那華寧你可千萬別輸給蘭珠郡,否則時候就不好看!

    孫愉愉笑笑,低聲在孫丹耳邊道:“我要是贏, 姐姐的臉上豈不是更不好看?”

    孫丹冷哼一聲,卻也拿孫愉愉沒辦法,現在人人都看著她們呢,她絲毫臉『色』都擺不得。

    晉陽公端坐在皇帝身邊,見孫愉愉十箭全中,臉上的笑容真是止也止不住。

    皇帝道:“想不華寧的箭法如此眾!

    晉陽公像每個做父母的一般謙虛道:“孩也就是瞎糊弄,皇兄是知道她的,什么都喜歡嘗試!

    皇帝點點頭,“難為你一個人拉扯孩,卻將華寧教得如此『色』!

    晉陽公嘆口氣,“可惜她始終要大,不能一輩留在我身邊。如今也說親的年紀,我……”

    皇帝道:“晉陽可替華寧看中什么人?只管道來,朕來給華寧賜婚,必然是一樁佳話。一輩的勛貴弟里也有好些器的,你是看上誰?”

    晉陽公立即笑起來,“皇兄,那可是好。只我想著,最好還是在書香世家來的讀書人里尋一個,我瞧著今年連中六元的陸狀元卻是和愉愉年貌相當!

    皇帝聞言立即擺擺手,“那卻是不,朕本來想把紅珊許給他的,結果他說他家和韋家已經在議親!

    “哦,是么?”晉陽公的笑容立即就難看幾。她當然知道陸、韋兩家在議親,所以才借著機會跟皇帝訴苦,本是想讓皇帝替她『插』一腳“強行”賜婚的,可如今聽皇帝如此說,算盤怕怕是打不響。

    孫愉愉那邊兒卻不知道自己的親事已經被議論一遭,也不知道她娘怎么就相中陸行,她正躊躇滿志準備第二場比試呢。

    “一場咱們賽活物,以半盞茶的功夫為限,看誰『射』得多,誰就獲勝如何?”鐵真蘭珠問孫愉愉。

    孫愉愉也回以流利的草原話道:“隨客便!

    所謂的活物卻是一群剛從籠里放飛的鴿,撲棱棱四處逃命,卻比上巳節那日,孫硯拋物半空中讓孫丹『射』的花包要困難多。

    一樁孫愉愉等人在別莊卻是沒練的,以活物為靶難免血腥,小姑娘們肯定是嫌棄的。

    孫愉愉沒著急『射』箭,第一籠的鴿被放飛后,她就那么靜靜站著,仔細看著鴿們飛的規律,第二籠時她也沒動。而鐵真蘭珠那邊卻是已經引起一陣又一陣的喝彩聲,顯見是『射』中不少鴿。

    鴿籠一共十個,孫愉愉直第六籠鴿被放飛的時候才舉起手中的弓箭,依舊是不緊不慢抽箭、搭弦、『射』。

    然別看她速度不快,卻幾乎是箭箭命中,陳一琴是捂著自己的嘴巴看完的,生怕自己不小叫聲兒來被姜夫人罵沒有規矩。

    晉陽公看著自己女兒的表現,卻是既欣慰又酸。她的愉愉從小就好強,曾母私底恨她是個女孩兒,不能給她兒繼承香火,孫愉愉就凡事都要做好,要顯得自己不比男差,小時候身那么嬌弱,卻強撐著也要把各門課業都學好。

    像箭法種女隨便應付的課業,她卻是認認真真在練,就因為是男的象征。思及此,晉陽公少不得輕嘆一聲,旋即又想起她那短命的夫君,容貌眾,才華橫溢,也是什么東西一學就會,還肯吃苦,是以門門精通,也怪不得曾母那么思念她的小兒。

    晉陽公如今想起來,只覺得似她夫君那樣的人,當真是讓老天都妒忌的聰慧人,是以才早早就收他的命,她只愿孫愉愉能愚笨些,命百歲才好。爭強好勝的人,總是命不如尋常人。

    別看孫愉愉動手的時機慢許多,但最后數鴿的時候,孫愉愉卻是和蘭珠郡等數,依舊沒勝負來,而琴邊,方儀和顧靜婉『射』的數量竟然也不少,比另兩草原貴女還多幾只來,可算是給中原姑娘都臉。

    姜夫人著實沒想孫愉愉的箭法如此厲害,另兩位似乎跟她也走得十近,說不得姜夫人還是得承認,些京城貴女的確有傲人的資格,比起其他方的姑娘所學所見都要廣博一些。

    “聽說華寧縣體弱,今日所見怎么和傳聞不符?”姜夫人問陳一琴道。

    “愉愉平日看著都好好兒的,手勁兒比我還大呢,只就是容易生病,而且病起來就如山倒,上次她不是傷風么,我去看看,臉『色』慘白一片的,就像,就像……”陳一琴不愿說后面的話,有些忌諱,怕那不好的事情真發生在孫愉愉身上。

    “她還說晉陽公從小就『逼』著她練舞呢,就是為讓她身骨能強健些,也跟著她的女侍衛學吐納之法!标愐磺賴@口氣,“愉愉說她能活么大,算是運氣不錯,好幾次都是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來!

    姜夫人點點頭,不再說話,兩人的視線再次投入場內。

    鐵真蘭珠的確沒想中原般弱雞似的姑娘里居然有人在箭術上能跟她打平手!霸谖覀儾菰,弓箭向來都是搭在馬背上的,兩局咱們都是平手,不如上馬背再比試比試?”

    “怎么比呢?”孫愉愉絲毫不怯場問。

    很快,場上兩側立著的高柱上就牽根繩,掛上十幾條紅『色』的綢帶。

    一群貴女全部騎在馬背上,她們將騎著馬快速圍著場跑,中途不能停頓,一炷香的功夫來看誰『射』中的綢帶多,誰就獲勝。

    比試聽著簡單,實際上可難著呢。那綢帶就手絹兒大小,箭矢『射』去,那風就會將綢帶吹起來,讓你的箭矢根本沒辦法著力,更談不上『射』中。唯一的機會就是箭矢得『射』中綢帶系在繩上的結處,那里幾乎不隨著風怎么擺動,但準度就要求高。

    若是站著不動去『射』還行,但騎在馬背上還不許你減速,剎那間就會跑。馬在動,那綢帶也在動,端是不容易。

    孫愉愉翻身上馬,那姿態既英姿颯爽,卻又帶著她個人那種獨特的意流暢,的腿帶著裙在空中劃一道圓弧,像一朵盛開在雪上的火焰花。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鐵真蘭珠一瞧孫愉愉上馬的動作就曉得位縣的騎術很是精湛,不由多看她兩眼,才雙腿一夾馬肚,往前走。

    鳴鑼一響,幾個姑娘的馬便如閃電般『射』去。

    馬騎得快不好『射』箭,但騎得慢,別人跑十圈你才跑五圈,那別人『射』箭的機會就多一倍來,且不說箭法,就是瞎貓碰見死耗的機會也會大一些。況且你騎得慢,旁觀的人卻都是里有數的,私還不知怎么編排你吶。

    所以一局對騎術的考驗也非常關鍵。

    孫愉愉騎著馬跑五圈,也連『射』五箭,卻都落空。而鐵真蘭珠那邊兒,業已『射』中三根綢帶,贏得好幾陣歡呼。

    在一旁觀戰的陳一琴都替孫愉愉著急,那綢帶也就十幾根,鐵真蘭珠贏走一根,孫愉愉能『射』中的就少一根。

    姜夫人余光掃見自己女兒的手握緊拳頭放在胸前,少不得道:“遇事要冷靜,你看那華寧縣,比你都還沉著呢!

    孫愉愉的確沒著急,只因她知道著急也沒,眼得迅速調整自己的呼吸還有馬的速度,她已經不停側臉的肌膚去感受風力,她一共八圈才找準幾者之間的脈絡,第九圈的時候,一箭『射』,終于『射』中一根綢帶。

    全場立時就歡呼起來,畢竟是中原場。而且有眼力勁的人一眼就能看,孫愉愉上場前是沒練習種『射』箭之術的,乃是臨時才琢磨來的,里頭的天賦那就驚人。

    從第九圈開始,孫愉愉就像是突然開竅一般,每一圈馬去都能『射』中一根綢帶。

    最后比來,卻依舊是孫愉愉和鐵真蘭珠持平,每人七根綢帶,還有一根卻真讓人瞎貓碰死耗,被方儀給『射』中。

    雖然比起孫愉愉和鐵真蘭珠的戰果來并不顯眼,但她卻也是唯三的『射』中綢帶的人,也算是為中原姑娘掙面。

    “好,好,當真是巾幗不讓須眉。蘭珠騎術精湛,箭法也是純粹,絲毫不輸給男!被实圪潎@道。

    鐵真部的汗王立即道:“她從小就跟馬和弓打交道,點兒能耐卻不算什么。倒是華寧縣纖纖弱質,才叫人驚嘆,騎術和箭術都如此類拔萃,真叫人佩服!

    兩位互相吹捧一番,可算得上是賓盡歡。

    而孫愉愉和鐵真蘭珠邊也并沒有劍拔弩張,反而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兩人互看一眼,駕著馬靠近對方。

    鐵真蘭珠揚揚巴,“你的騎術還不錯嘛!

    孫愉愉笑道:“是知道郡要來,所以特練一段日,就怕丟丑!

    鐵真蘭珠也笑起來,“你怎么知道我會要求比試箭法的?”

    孫愉愉調皮笑道:“若是郡跟我比試針線活兒,那我肯定輸定!

    鐵真蘭珠“噗嗤”笑來,“你可真逗,聽我阿姐說中原貴女都是鼻孔朝天的,看不上咱們草原女!

    “我也聽說草原貴女甚是瞧不上咱們中原女跟弱雞一樣!睂O愉愉回道。

    鐵真蘭珠哈哈大笑起來, “有趣?偹闶怯鰝不無聊的人!

    孫愉愉道:“郡如果不嫌棄,在京的段日,我可以陪郡四處逛逛!睂O愉愉很清楚,對些草原來的貴女,你先得打服她們,贏得她們的尊重,才能贏得她們的友誼。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九章吉》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九章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九章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