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圣誕晚會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 第一百八十五章:圣誕晚會
    “圣誕晚會?仕蘭中學什么時候還搞的這么洋氣?”依舊是之前的咖啡店里,路明非無聊的不斷攪動杯子里的湯匙。
    他的對面,咬著根吸管的蘇曉檣答道:“就是在出了你們兩個人才之后,學校高層自以為跟上了國際高校的步伐,開始招收外籍學生,然后就變成這樣嘍!
    一旁的楚子航面無表情,沒有什么話。到看一副他走神的樣子,心思明顯沒在這上面。
    他們兩人一起完成了安排的巡邏任務,結果不出意料的,無事發生。交接完工作,正覺得無事可做,要不要回去的他們,就收到了放學了的蘇曉檣的邀請,于是就有了上面這一幕。
    用吸管把杯子里頑固的珍珠吸了吃掉,蘇曉檣才丟掉吸管說道:“所以說,你們會去嗎?聽說這次是按照校慶的規格來做的,為了向那些外國的家長還有國際基金會展示學校所具有的跟上國際化學校的實力!
    “所以作為優秀畢業生,你們肯定會受到邀請的!彼曇纛D了頓,“或者說,不請你們才是奇怪的吧!
    校慶規模的啊……路明非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微微出神。校慶算是他還在高中時最喜歡的校園節日了,對于那時的他來說,飲料免費喝還是有不少吸引力的。
    這個按照校慶規格舉辦的這個圣誕晚會,這方面的一定不會差,還可能會更高。
    只不過讓他現在感嘆不是這個晚會,而是……都已經到這個日期嗎了?
    也不知道今年的圣誕老人是誰?沒有麋鹿在的話,禮物的配送一定無法正常展開的吧?
    不過,那邊世界的歡喜,已經與他無關了,反正他都是不被需要之人了,這時候在想這些也無濟于事。
    這么想著的路明非正打算回應蘇曉檣,然后他突然的愣住。自己,為什么會有已經是不被需要之人的想法?
    但還沒等他細究,對面的蘇曉檣就是一陣催促:“所以你們到底去不去?社團里的那幫家伙還在等我消息呢!
    “這個啊……”路明非沉思了一會兒,答道,“看情況吧,我對這種場合不是太感冒!
    “又是這樣……”蘇曉檣小聲的滴咕了一下,“上次畢業晚會的時候,你也是這樣回答我的,結果等校長念到你名字的時候,半天都沒人應答,搞的臺上的校長站著尷尬了半天,最后還是楚師兄上臺解的圍!
    “這個啊……”說起這個,路明非繞了繞頭,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因為研究那時后剛入手的村雨而入了神,忘記了參加的事就不用提起了。
    “師兄,你會去的吧?”看著沒有回應的路明非,蘇曉檣問向一直沒有說話的楚子航。
    從剛才進來直到現在,他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聽到叫他,回過神來的楚子航問道:“什么去不去?”
    蘇曉檣扶額,楚子航現在發呆的樣子,與一年前上課走神的路明非一個樣。他們這才一起出去半年,怎么快就被傳染了嗎?然后,她把剛才的話重復了一遍。
    聽完前因后果的楚子航又沉默了下去。老實說,他并不是太喜歡這些太過熱鬧的場合。
    很多人對他有不少無解,他其實并不像現實表露出來的那樣完美以及積極。
    高中的那三年,如果不是為了表現自己足夠優秀,能夠讓那時自己還不知道詳細情況的卡塞爾學院注意到自己,他可能就算學習了那些在外人看來已經比肩職業者的聲樂技巧,可能也不會在別人面前特意展示這些。
    路明非將獅心會的管理全部交給擁有社團管理經驗的他。但路明非他不知道是,自己在仕蘭擔任的學生會長,其實是有很大的水分的。
    很多時候,他只要表現出想要做某件事的意愿時,就有人完美的完成了他想要做的事。而他跟本不需要動手,就算他自認為會做的更好。
    在獅心會里也是如此,蘇茜和蘭斯洛特把所有事安排的妥妥當當的,讓他的立場變得和路明非類似。
    于是覺得應該做些什么的他,就主動擔起了獅心會對外的事宜,比如在各種各樣的場合上,和提出與他截然相反意見的凱撒做對。
    久而久之,學院論壇內討論的最多的人,就變成了他和凱撒。至于路明非,因為等級太高,一般情況下是不與他們排在一起的。
    “我……應該會去的吧?”楚子航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他用這樣不確認的語氣說話,是因為想到了他那個愛湊熱鬧又愛玩的母親,以及時刻想要顯擺自家財力和品位的繼父,他們可能不會放過這樣好玩又能展示自家能力的機會。
    “怎么連師兄你也是這樣?”蘇曉檣覺得有些無力,楚子航的這個回答,明顯表示他正在向以前的路明非靠近。
    然后還想再問什么的她,就被一個強行擠到他們所在位置的人打斷了。
    “讓一讓,往里面擠一下!眮碚哒f著這樣的話,很不客氣的坐到了蘇曉檣對面的位置上。她像是還嫌空間不夠,讓靠外的路明非向里面擠了一下。
    蘇曉檣看到這一幕有些生氣,畢竟被不認識的人沒有經過同意強行拼桌,誰都不會開心。而且就算現在是放學和下班的高峰期,但空余的桌子還是很多的,這人明顯是沖他們來的。
    就算除去校內人盡皆知,在校外也有很高人氣的師兄之外。擺脫了廢材氣質,昨天在機場她差點沒有認出來的路明非,也有很不錯的賣相,他們會吸引一些厚臉皮的人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之前她就經歷過同樣的事。
    不過,這個看上去像是來搭訕的人,看著長的還不錯,足以勝過仕蘭中學不少自稱;ǖ呐鷤,可能就是這個給了她自信吧。
    但她可能不知道,素有高嶺之花稱號的楚子航,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接近的。這是仕蘭中學上下三屆,自以為漂亮的女生們用行動總結出的經驗,楚子航是不吃自來熟這一套的。
    至于路明非……老實說,就算他變得對陳雯雯不假辭色,也不像過去一樣滿臉衰氣,但蘇曉檣還是對他抱有一點不信任之心,對于美色方面的不信任。
    不過,在看到他昨天不失禮貌的和那個一眼看去家產就不知道甩她家好幾條街,樣貌也甩之前的陳雯雯好幾條街的歐洲女人打招呼后,那點不信任的感覺也就完全消失了。
    只是,現在路明非的表現卻是讓她有點出乎她的意料。
    他微微的看了一眼來人,就真的往里面擠了一點,留出了足夠的位置讓那人坐下。
    “找到你們可還真不容易啊……”那人也是在蘇曉檣驚愕的目光中毫不客氣的坐下,然后一臉感興趣的看著她,向旁邊的路明非問道:“高中同學?不介紹介紹?”
    “你來這里干什么?”路明非先沒有回答陳墨童,而是直接問道。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她不是打算在校內縮在宿舍發霉的嗎?不然他們可以一起蹭飛機回來的。
    “虧我還在路過會長老家時特意過來打個招呼,居然這么冷澹!标惸砬殡S意的說道,“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和蘇茜在酒店窩著追劇,至少那里還有空調!
    “蘇茜也來了嗎?你們的這個‘路過’還真是巧啊!彼闶墙邮芩忉尩穆访鞣钦f道,也算是明白了她們是特意來找他們的。
    同時,聽到蘇茜名字的楚子航向柜臺那里看去,果然在那里看到了端著杯子過來的短發身影。
    “諾諾,你真是的,先過來了也要和我說一聲。我去取餐的那么一會功夫,你人就不見了!狈畔卤拥奶K茜,先是抱怨的向陳墨童說道,然后她就和還是一臉疑問的蘇曉檣打招呼,“你好,我們是他們的大學同學。我叫蘇茜,她叫陳墨童,很抱歉她剛才給你添麻煩了!
    向蘇茜吐了吐舌頭表示抗議,陳墨童這才向看著有點生氣的蘇曉檣算是自我介紹道:“叫我諾諾就好了,我旁邊這兩位的同學!
    “原來是路明非和師兄的校友啊,請坐吧!泵靼走@兩個突然冒出來的女生的身份,蘇曉檣也往她這邊的座位里面讓了過去,讓這個比之前那人有禮貌的短發女生坐下。之前還是三人的時候,她是一個人坐在一邊的。
    不過就算知道這些,蘇曉檣也還是對那個不打招呼就坐下的陳墨童微微的覺得有些不快。
    在蘇曉檣也是做了自我介紹后,她們的話題又回到之前的圣誕晚會之上。這下,本就話不多的路明非和楚子航就更加沒有存在感了。
    “曉檣妹妹是吧,我剛才好像聽到了你們在討論圣誕晚會,沒想到好幾年沒回來,國內現在已經過上圣誕節了嗎?”陳墨童語氣熟絡的問道,“不知道像我們這樣的外校人員,有沒有機會進去參觀一下?我對會長們以前的學校還是很感興趣的!
    聽到這個稱呼,蘇曉檣的心情更加不爽了。從來都只有她當大姐頭的,在仕蘭還沒人敢這么和她說話。
    不過為了表現良好的教養,她還是解答道:“一般來說校慶日是可以的,但是這次晚會只是按照校慶規格舉辦,本質上還是校內師生們自己舉行的活動,所以……”
    說到這里她就沒有說下去了,但其中“這是我們仕蘭中學自己的活動,沒你什么事,你那兒涼快就那里待著去吧”的意思還是傳達到的。
    其實她還有一點沒說,就是仕蘭中學這次還邀請了濱海各個有名有姓的企業家們前去參加晚會。畢竟仕蘭要是真的在國際上打出了一番名頭,本地的企業家們也會受益。
    蘇曉檣自己家就收到一封邀請函,想必楚子航家也是一樣的狀況。不過這些就沒必要對這個覺得不爽的女生說就是了。
    “唉,這樣?”陳墨童像是失望的說道,但了解過她這幅語氣的蘇茜知道,她又在想什么壞主意了。
    ……
    某處街道上,正好下班的叔叔提著嬸嬸要求買的菜,回到停車的地方打算先裝放進車里。
    這時有幾個像是仕蘭中學的學生嘰嘰喳喳的從他的身后路過,在討論留學放假的學長會不會參加這次的晚會。
    他這時才想起來,自己作為“優秀畢業生路明非”的家長,之前好像收到過一張晚會的邀請函。不過因為那天他有加急的項目需要加班,所以就只打算讓嬸嬸帶著鳴澤去。
    至于明非,他好像對這類活動不感興趣,加上鳴澤說他與同學們的的關系好像不怎么融洽,自己還是遵重一下他的意思,先去問問在說吧。雖然他自己就可能學校單獨被邀請。
    但是,原本是這樣想著的他,在對上反光的車身上一雙金色的眼睛,就立即改變了想法。
    我好歹也是一家之主,明非就算是長大了,但還是我的侄子,要他去參加一個之前的高中舉辦的晚會又有什么需要尊不尊重的?而且一直在家待著可不行,不融洽的同學關系也該改善一下,這次晚會就是很好的機會。
    同時他也決定,不管單位的上司如何催他的項目,這個晚會,他去定了,老板來了也勸不回去,他說的!
    就這樣,叔叔啟動自己的寶馬,帶著莫名燃起的奇怪自信,踏上了回程。
    這樣的情況,在濱海的世貿中心也有發生。
    四個年輕時漂亮的滿城皆知,到現在也依舊光彩耀的阿姨輩女人,正在愛馬仕店面挑選心儀的包包。
    四人中有人叫著楚媽媽的小名問道:“瑩瑩,你聽說了仕蘭中學的圣誕晚會了嗎?我家那個好像收到了邀請函,在想要不要去看看!
    “聽是聽說了!背䦆寢尫畔聴l紋不喜歡的包包,繼續說道,“可是我家那個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作息弄的比誰都嚴格。昨天子航回來,他在家呆半天就已經讓人意外的了,之后還要處理被推后工作的他,怎么可能會去!
    “那子航呢?”又有人問道,“我家的破風棉襖可是聽到他回來了就一直惦記著的。要不是她爹按著,這會兒都不知道跟著子航晃到哪兒,一直‘子航哥哥、子航哥哥’的叫了!
    “這不簡單,你讓她做我女兒不就好了!
    “看你想的美的,不過你拿去也可以,但要子航先做我兒子!
    “你才想得美……”
    又是一陣打鬧之后,楚媽媽才認真說道:“說真的,我覺得子航可能不會去的。你們都是看著他長大的,他什么性格你們會不知道?”
    “說的也是呢!庇腥私拥,“你兒子這種不笑又很有派頭的樣子,才不會為了討好那幫外國人特意過去。不行……這樣一想,我越來越想他當我兒子了!”
    最開始問話的阿姨說道:“不過我還真的好想再看看他拉大提琴的樣子,上次看到都是半年前了吧?昨天一直顧著問他問題,居然沒想到讓他來給我拉一段!
    “只有這個時候不得不羨慕瑩瑩啊,能有這個兒子……”
    阿姨們又開始進入日常的羨慕別人家兒子的情景中去,這時有人才發現,她們討論的對象,那個她們一直羨慕嫉妒恨的好運女人,正對著她面前的玻璃展示柜發呆。
    “怎么了,瑩瑩?”有人發現她的異常,上前搖了搖她問道。
    “?”從玻璃上莫名出現的金色光點上收回注意力的楚媽媽感覺有些迷湖,然后再看了一眼展示柜,那上面的金色光點已經消失了。
    后知后覺的她才說道:“你們在說大提琴?沒問題,我讓他給你們拉,就在圣誕晚會上。不過你要讓我干女兒把她的小提琴帶上,我可是聽說她要給她子航哥哥一個驚喜的!
    “算了吧,我的那個破風棉襖,上去只會丟人……”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龍族:最終冠位指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