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結束(四千)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 第一百四十一章 結束(四千)
    龍蜘蛛現在左半邊身體被斬開,身后的骨翼也少了一只,偏黑色的血液在被切開的創面凝固,但也依舊有一些血液還在流出來,滴在沙地上發出像是被腐蝕的聲音,路明非都能看見那凝固的黑血上像是心臟一樣的東西在跳動。
    仿佛沒有痛覺的龍蜘蛛就這樣看著路明非,沒有嘶吼也沒有繼續制造尸守,像是認命一樣的緊緊盯著他。
    防備龍蜘蛛再來一次自爆或是偷襲的路明非,感知到了龍蜘蛛身邊的魔力紊亂正在流失,看樣子之前那次自爆式的攻擊,它已經發不出來了,而且以它現在的狀況,還能不能近身戰都是問題。
    但他可不會因此就手下留情,火焰的盧恩符文完成后向龍蜘蛛推去。手上還留下的一枚的黑鍵也生成普通的劍刃,冒出強化魔術的光芒向龍蜘蛛斬去。
    無法躲開的龍蜘蛛任由火焰灼燒著,冷漠而又暴虐目光鎖定著路明非,也沒有做任何反抗。
    火焰熄滅,在添了幾道傷口,比剛才更加虛弱的龍蜘蛛自進入戰斗后首次開口說話,讓進攻中的路明非停下了手里的動作。
    奄奄一息的龍蜘蛛緩緩的說道:“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從監牢里被釋放……”
    啟示錄?路明非皺起眉頭,一個被囚禁在此,與外界之前斷絕消息兩千年以上的龍類,居然說出了公元后才成書的啟示錄。還是說,那本書就是書寫龍族的歷史?
    “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饼堉┲氲穆曇魸u漸脫離虛弱,淺唱低吟的響起,“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圣徒的營與所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
    路明非心里一跳,這聲音就像是從他耳邊響起一樣,分不出男女的聲音仿佛帶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讓他看見了像是魔鬼瘋狂肆虐,女人和孩子哭喊著的的末日。
    “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到硫磺的火湖里!”龍蜘蛛的聲音忽然大聲了起來,僅剩的一只手撐在沙地上,將在地上扭曲著的蛇身伸直,向著路明非撲來。
    瞬間強化!早就防備著的路明非使用一直在暗暗準備的魔術,被強化后泛著光芒的拳頭直接打在龍蜘蛛沾滿黑血的胸口上。
    猛虎硬爬山!他直接打出了自己近身戰最強的招式,猶如音浪一樣的圓圈在龍蜘蛛身后形成,讓被擊中后像龍蝦一樣弓著背的它,比撲過來時更加快速的速度倒飛回去。
    “砰!”胸口嚴重凹陷下去的龍蜘蛛背朝后的撞在巨坑底的墻壁上,過了一會后兒才像是爛泥一樣的掉下來趴在地上。
    “在那里,他們要晝夜受痛苦,永無休止!
    這段話的最后一部分在路明非心里響起,像是心靈深處被封鎖的暴虐他說的,又像是這段話里被處刑的魔鬼們說的。
    路明非站在原地,像是在想著什么,久久沒有動作。過了一會后,才去回收龍蜘蛛早已沒有氣息的軀體。
    在路明非順著螺旋階梯離開后,恢復了黑暗的巨坑地下,出現了一個泡沫似的,像是隨時會消散的男人。
    男人有著一張被黑影蓋住眼部以上,覺他的年齡不該是這樣,總之就是給人很矛盾的感覺。
    男人輕揉著虛幻快要消散的胸口,仿佛剛才在這里戰斗的男孩最后打出的那一拳是打在他身上一樣。
    其實要說是他挨了這一拳也沒有不對,因為龍蜘蛛過于不理想的表現,在強行控制龍蜘蛛自爆后,掌控龍蜘蛛身體,和路明非繼續戰斗,包括最后說出那些話的,就已經是他了。
    那看似簡單,但實則足以滅殺次代種的一拳也是通過龍蜘蛛的**,傳到他已經沒有實體的身上來。
    “次代種級別的還不行嗎?”男人看著路明非離開的背影,自言自語的說道,完全沒有在意還在階梯上往上的路明非。
    而帶著龍蜘蛛遺骸前行的路明非,也沒有發現應該沒有活物的底下還出現了一個不應該存在的人。
    “而且就連他的下限在哪里都沒有摸清,這可就有點麻煩了!蹦腥擞行怵H的說道,原本他還對那個古老的次代種抱有些希望,希望他能逼的路明非使用那“鑰匙”,結果自己還是小瞧了路明非,那些符文居然還有那樣的用法,而且看他有些不滿的樣子,那符文展現出來的效果還不是最終形態。
    “唉~”男人長嘆了口氣,路明非變得強大那是值得他高興的事,但是用這樣他認為是異端的方式變強他就有些不能接受了。對于擁有這樣力量的路明非而言,想讓他使用那個“鑰匙”可不容易。
    男人抬頭像上方看去,目光像是越過空間和距離一樣,看著地面營地里躺在床上像是有著煩心事的男人說道:“接下來只能靠你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男人的身影消失了,坑洞地下又恢復完全的黑暗。
    ……
    酒德麻衣感覺自己正做了一場夢,夢見她又回到那個難忘的夏天。表情淡漠,卻又有感覺有些狂傲的男生向她伸出手,邀請她進入真實的世界。
    就當她像記憶中一樣,也向男人伸出自己的手,想要與他締結契約。但就在這時,男生突然就變成了猙獰的死侍,向她撲來。夢中年少的她沒有現在孤膽女俠的本事,只能逃竄著躲避死侍的襲擊。
    跑著跑著的,她發現她現在所處的世界在被某種力量抹去,逐漸的,只剩她一個人害怕的在完全白色的世界里奔跑。
    “……恍不覺夢……,流離之人,追逐幻影……”遠處傳來若隱若現的歌聲,像是為她指引著方向,帶她穿過某處冒著光的大門。
    然后,酒德麻衣睜開了眼睛。
    路明非托起還在昏迷中女人的頭,放在臂彎處,然后另一只手回身去拿放在地上,用不明生物甲殼做成的裝著水的杯子,剛靠近女人蒼白干燥的嘴唇想要喂她水,就看到了女人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對,酒德麻衣帶著緋紅眼角的眼睛看清眼前的狀況還有點發懵。等看清是路明非在抱著她時還有點不知所措,但多年來混跡上層社會還是讓她保持住了冷靜,沒有在路明非面前表現的太過失態。
    “我這是怎么了?”意識還停留在與亞種群戰斗后的她有些迷惑的問道。
    “你中了毒,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甭访鞣欠鏊似饋,把水杯遞給她,“既然醒了,就自己喝吧,那邊還烤著吃的,現在還沒好,你先緩一會吧!
    酒德麻衣坐起身來,蓋在她身上的黑色風衣順著她的動作掉了下來。接過造型奇特的杯子,她輕輕抿了一口,水是溫的,應該是燒開后放在一邊涼下來的。
    坐起來的她看清了周圍的情況,她們現在在大殿的一角,旁邊還有著燃燒亞種油脂的篝火,上面正烤著不明生物的肢體,仔細看的話應該是蝎子的鉗子,好像還是被她砍斷的。
    看到這里,酒德麻衣有些反胃,雖說她受過忍者訓練,能夠咽下許多難以下咽的食物,也可以面不改色的剖開這些亞種,觀察他們的身體結構。但是作為食物的話,這些被龍血侵蝕污染過的生物,她就算極度饑餓的時候也沒有考慮過。
    更何況是這未經處理,整個帶著外殼架上去的巨大肢體。她記得路明非可是會廚藝的啊,上次在那片墓地還在啃干糧的她面前秀了一波,怎么會做出這樣的東西?
    像是想到了什么,酒德麻衣目光四處尋找,尋找那個在最后好
    像撲到她身上來的嬌小女孩,然后就在篝火的另一邊發現了她。但等看清她現在的樣子后,酒德麻衣手里的杯子差點握不住了。
    零的頭部現在正被綁帶包著,只有面部留在外面,一邊的手還被暗金色,像是尸守骨頭一樣的東西固定住,用應該是某只亞種身上抽出來的筋系好掛在脖子上,她的一只腳也有著同樣的處理,被固定住伸長一只腳的坐在篝火對面。
    本來這樣的打扮并沒有什么問題,她們經歷了大大小小的任務,包的像是粽子一樣的也不是沒有,零這樣的傷已經還是輕的了。但讓她強行忍住不笑的是,給零包扎的路明非,估計是不好將綁帶的線頭收起,索性就直接系了個小蝴蝶結。
    氣場冰冷的三無明顯不適合這種可愛的東西,而她本人是看不到自己頭頂上的東西,酒德麻衣猜測這絕對是路明非故意的。
    “她的傷比你要輕一點,只是皮外傷和骨折!甭访鞣窍蚓频侣橐陆忉尩,他回到這處神殿就看到這一幅亂糟糟的畫面。雖說在正陷入戰斗,但他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在一片碎石下找到被埋住,受了不小外傷無法行動的零,還有情況更加糟糕的酒德麻衣。把她們挖出來后,路明非先是給零簡單處理了一下,然后再用剩下用來應對這種情況的符文石給酒德麻衣解毒和處理傷口。
    等她們情況都穩定下來后,他才收拾外面被凍僵的亞種群,將一些能用的拉過來,重新給零也仔細的處理好傷口后,他才生火燒水烤肉。期間零想站起來幫忙,但被他按了回去。
    拿下被烤的焦黑的蝎子巨鉗,路明非找到零的軍刺將殼子撬開,露出里面油亮的白肉。在豐富的野外生存經歷里,他早已學會如何辨別野獸甚至是魔獸身上能吃的部位,這些亞種處理掉龍血還有毒性后是不錯的食材。
    “沒有佐料,將就點吃吧!蹦眠^做杯子時多做的餐盤,路明非分好冒著香氣的肉推到零和酒德麻衣面前,“至于怎么出去,我已經有眉目了,吃完東西后再說!
    零接過后沒有多余的話,等肉稍微冷了一下后就直接抓著吃起來,對于能像芬格爾那樣上手啃豬肘子的她,她與她公主一般的外表極為不相稱的對這些沒有什么要求。
    原來吃的在里面啊,酒德麻衣松了口氣,她剛才還在糾結要是路明非親自把堅硬的甲殼遞給她,她到底要不要吃下去。
    至于能不出去,她倒是不怎么擔心,受到路明非體貼照顧,感覺體內毒素完全不見的她已經明白,路明非的全能性不比老板差,對員工的關愛程度更是遠勝老板,他既然已經說有眉目了,那就肯定有辦法出去。
    ……
    外界洞窟,兩男兩女在分部長的帶領下走進尼伯龍根外部的洞窟,來到副校長身旁。
    “導師,鑰匙已經帶過來了!彼娜酥械哪觊L者禮貌的向副校長打招呼道。
    “嗯,不錯,辛苦你了,曼斯!备毙iL將收起懶散的氣質,目光從四人中的紅發女孩肩上正好奇四處打量的嬰兒身上收回,嚴肅的說道,“讓這小東西先準備一下吧,馬上進行開門,希望你們給我點驚喜吧,所羅門的小鑰匙!
    “導師,可以告訴具體任務了吧?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具體任務是什么!备毙iL走到一邊,曼斯問道,他接到校長的命令后就帶著學生們趕往這里,具體的任務內容也是說等到目的地后副校長會告知的。
    “保密協議簽了嗎?”收好煉金工具的副校長問道。
    “簽了,我的學生們也簽了!甭够卮鸬,他一開始也沒想到這次的任務居然是不允許存檔的絕密任務,在他印象中的絕密任務就只有七年前那一次。
    “那就好!备毙iL點
    了點頭,看了一眼曼斯的學生們后說道,“他們雖然也簽保密協議,但是知道這個事的人越少越好……”
    “亞紀,你說他們在嘀嘀咕咕的說什么呢?”后方,抱著嬰兒的陳墨瞳看著神神秘秘的老師和副校長,問著旁邊她應該叫師姐的長相甜美的女孩。
    在學校一個人正無聊的陳墨瞳接到導師讓她參與這次任務的消息后還有點驚訝的,不過在得知她的任務只是在帶孩子后還有點想拒絕,她有些不喜歡自己的兄弟姐妹,那怕這個弟弟好像很喜歡她的樣子。但最后她還是同意參與這次任務了,因為這里的任務完成后,他們會被調到土耳其去,支援那里的任務,她認識的人剛好都在那里。
    “可能是無法告知給我們的機密吧?”還是執行部新人的酒德亞紀無奈的笑了笑,遇上一個強勢不肯老老實實叫她師姐的師妹她也是有些無奈,不過她對日本人骨子里的長幼尊卑觀念倒是看的不是太重,而且她對這個活波的師妹還是挺喜歡的。
    ------題外話------
    夏露露來了!話說夏露露和十圣刃很像啊,我已經腦補他和君十一的全知之劍vs全能之書(x),羅馬人的皇帝vs羅馬皇帝(√)了。
    還有王妃對飛哥的語音太好玩了,我的五寶飛哥已經在期待他的別扭王妃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龍族:最終冠位指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