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大神刻印(四千)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 第一百四十章 大神刻印(四千)
    龍族:最終冠位指定守望真實之院——卡塞爾第一百四十章:大神刻印龍蜘蛛像蛇類示威一樣的用蛇尾直起身子,高高在上的看著路明非,它身旁身體殘缺的由龍族亞種轉化而來的尸守也是同樣虎視眈眈的盯著路明非。
    村雨刀身上的亮光全部熄滅,另一枚符文被點亮,同時藍色的火焰從刀身上冒出。面對尸守類的敵人,路明非啟動了鬼魂提燈。
    表情淡漠,猶如內在也一起改變了的龍蜘蛛伸出滿是鱗片的手一指,剛誕生的尸守們就向路明非沖了過來,龍蜘蛛自己也是跟在它們后面慢慢的靠近了過來。
    藍色火焰被甩到前面的尸守身上,這具尸守被鬼魂提燈燒傷骨骼內部的活靈的同時,村雨的刀背也是砸到了它被燒焦的只有骨架的骨架上。打碎這尸守骨骼,路明非一腳將這尸守踢出去,任由它滾到一邊掙扎。
    渾身同樣冒著藍色火焰的他躲開后面蛇形尸守的掃尾,同樣一腳踢飛它,將鬼魂提燈引到偷襲的尸守身上。等蛇形尸守冒著藍火滾開,路明非快速的持刀擋住同樣混進尸守群,一起向他進攻的龍蜘蛛。
    擋下頂端尖長的骨翼,側身避過龍蜘蛛揮過來的手爪,一道側踢將龍蜘蛛體的后退后,仍然被尸守群包圍的路明非加強體內魔力對鬼魂提燈的輸出,身上被魔力強化的藍色火焰噴涌而出,灼燒這周圍全部的尸守。
    一部分身體殘破的厲害的尸守被藍色火焰直接將剩余的剩余的活靈燒滅,骨骼內部的煉金矩陣同樣熄滅后倒地變回不會動的尸體。但也有不少身體比較完整的尸首被藍色火焰灼燒后嘶吼著跑到別處,企圖熄滅身上的火焰。
    擊退這波尸守,壓力減了不少的路明非拄著刀微微喘氣。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外圍還有好多被龍蜘蛛轉化而來的尸守正向這邊撲過來,代替剛才被路明非消滅的尸守的位置。
    從沙土下鉆出來的尸守數量很多,龍蜘蛛所轉化的不只是一開始被路明非放火消滅的龍族亞種。還有好多只剩下暗金色骨骼,身上還有這像是啃咬痕跡的尸守鉆出了地面。這些是在兩千年間被淘汰下來,最終只能淪為食物被啃食后丟到水里沉下去的亞種,同樣被龍蜘蛛轉化成尸守后爬了出來。
    這些亞種數量繁多,個頭也有大有小,讓擁有對靈體特攻的路明非也陷入不小的麻煩。而且他還要防備著已經改變了戰術,突然變聰明了的龍蜘蛛。
    扔出一把冒著藍火的黑鍵,擊倒一個大個頭尸守,路明非防備的看向像是在準備著什么的龍蜘蛛。對方也是停下了像是吟唱的動作,和人類很像,但是臉上兩頰上有著裂口的龍蜘蛛張開裂開到耳邊的嘴角,溫度恐怖的火焰向路明非噴出。
    不分敵我的火焰燒毀前進道路上的幾具尸守,直直向路明非而來。早已準備的路明非劈飛擋路的尸守,后退了一下,想要避開這像是言靈的火焰,但是這火焰仿佛沒有長度限制似的,也延長了跟著他身后。
    察覺這樣無法避開的路明非繞著噴出火焰的龍蜘蛛跑,噴著火的龍蜘蛛也是跟著轉動身子,長長的火流繼續跟在路明非身后。
    路明非一路劈翻擋路的尸守,以龍蜘蛛為圓心,借著它的火焰,燒毀著場上還留著的尸守。
    路明非成功的讓龍蜘蛛燒毀了好幾具尸守,但發覺這些的它并沒有停下來。但繼續繞圈的路明非感到一絲不對,在直感的提醒下向上跳起,避開了腳下固化的沙子里跳出來想要偷襲的蝎形尸守。但他自己也被尸守絆了一下,在地上滾了一圈后被跟過來的蝎形尸守壓在地上,暗金色的蝎尾毒針向頭部刺來。
    避開毒刺的路明非附著藍色火焰的雙手抓住蝎子的大鉗子,讓藍色火焰燒到它身上,在尸守掙扎著離開后,翻身起來,撿起掉在一邊的村雨
    ,對準正再次向他圍過來的尸守群。
    同時,他周圍的土地開始松動,被龍蜘蛛埋伏在地下的尸守們也一一爬了出來,加入了對他的包圍。
    這陷阱可比之前高級多了,路明非心里這樣想著,魔力繼續注入藍色火焰內,比剛才的大火還要強的藍色火焰爆發出來,將他周圍這些不怕再次死亡的尸守卷了進來。
    火焰散去,半蹲在地上倒下的尸守群里的路明非喘著氣,頻繁使用這個對他也是有不小的負擔,而且他的體力也在這一連串的戰斗中耗損嚴重。
    龍蜘蛛這次沒有加入進圍攻的行列,背后的骨翼不知第多少次射出蛛絲插入地上,像是沒有數量限制得尸守再次從地上爬出來。
    它那像是恢復了智慧的臉上露出欣賞獵物掉進陷阱里掙扎的暴虐的笑容,這熟悉的感覺一度讓路明非再次以為這是在面對自己。
    這會是我完全覺醒后的樣子嗎?稍微休息中的路明非這樣想到。
    周圍的尸守再次圍過來,恢復了智慧的龍蜘蛛看見路明非勞累的模樣,好像想用這種方法耗死他。而陷入車輪戰,面對這從地下源源不斷爬出來的尸守,即使是有著可以輕易滅殺這些尸守手段的路明非也無法對身為boss的龍蜘蛛造成有效的打擊。
    真是麻煩啊,他微微嘆了一口氣,趁現在尸守們還未圍過來時,他將身上和刀上的火焰完全熄滅。將村雨單手握著舉到胸前,刀上的另一道符文亮起,白色的光芒從握把下向刀身上漫延。
    同時他另一只手也在快速的書寫其他符文,被書寫出的符文附到亮起光的刀刃上,讓刀身上的亮光更加明亮。
    發覺周圍元素都在向路明非那邊聚集的龍蜘蛛表情猙獰的驅趕著新生成的尸守快速圍過來,不想讓他放出這個看似很厲害的招數。
    將近有十余個盧恩符文被附加進了劍刃里,被銘刻的村雨也傳來一絲痛苦的聲音,它已經無法容納再多符文了。
    沒辦法再容納更多符文了嗎?只能先這樣了。這樣想著,路明非將散發著劇烈白光的村雨橫著揮出,龐大的白色光束自劍身上生成,向著聚集過來的龍蜘蛛和尸守們斬去。
    白色的光芒淹沒了龍蜘蛛臉上變得錯愕的臉,同時也將整個昏暗的地下坑洞照亮了。
    ……
    “聽好了,御主,盧恩魔術不同于你所修行的其他魔術,這是一種入門都極為困難的魔術!贝┲咨圩拥乃{發德魯伊自顧自的對著正在艱難書寫著符文的路明非,講解著他所修行的這個魔術,“入門困難不是指單個符文的學習和書寫,而是全部二十四個符文的掌握和熟練!
    藍發德魯伊是愛爾蘭的光之子,同樣接受過影之國女王的教導。至于為什么這本來是由影之國女王負責的課程卻是由她弟子之一的光之子負責授課,聽著隔壁的歡呼聲就知道,羅馬的暴君又在舉行武斗會了。
    向來喜歡打……以舞會友的影之國女王自然不會錯過這個盛典,將才下了擂臺的路明非交給弟子后就就匆匆的回去了。
    終于又完成一個符文的路明非松了口氣,隨之而來的則是一股強烈的自豪感。要是自己當初有著這樣的積極的學習態度,什么楚子航、趙孟華之流的只配給他提鞋。然后他又想到陳雯雯、柳淼淼、蘇曉檣之類的自臉嬌羞的跑來向他請教,這不就完成多年心愿,揚眉吐氣了嗎?
    不過自己現在好歹也是一個魔術師了,裝逼打臉之類的可是明令禁止的,說是為了防止什么神秘外流,這倒是有點可惜了。
    “咳、咳!鄙砼运{發的德魯伊發出咳嗽聲,將他從豐富的內心活動中喚醒。
    路明非連忙擺出認真的模樣,自己這思緒容
    易跑火車的毛病改了好久還是沒有完全改掉。
    見他恢復認真聽講的狀態,藍發的德魯伊接著說:“雖然你現在使用的盧恩符文比起我和師傅所使用的原初的盧恩要差上一點,不過功能繁多簡單的盧恩要比原初的泛用的多,面對許多復雜情況時也容易找到應對的符文!
    “原初盧恩的話,是不是攻擊威力要大一點?雖然以我的情況無法使用這個,但是有令咒作為消耗代替的話,或許能夠強行使用這個!甭访鞣怯行┎粷M攻擊用符文不多盧恩符文,雖說用攻擊能力評判魔術的好壞是錯誤的,但他現在的情況可是急需這些攻擊用魔術。
    藍發的德魯伊笑了笑:“魔術的優劣并不是有攻擊威力是否強大來評判的,這點御主你應該很清楚,師傅同樣也清楚這一點,所以還會和其他英靈一起傳授你武藝!
    “進攻的問題,你只需要交給我們就可以了,如果讓身為御主的你親自入場戰斗,那就是身為從者的我們失職了!彼{發的德魯伊說道,“所以……,你也不需要強行使用原初的盧恩!
    藍發德魯伊后面那句話像是安慰又像是話里有話。
    還真敢說啊,剛才把我扔上擂臺的是誰?沒有細想德魯伊的話,正按住想要說爛話的蠢蠢欲動的心,路明非認真的聽下去。
    “當然,為了防備御主你真的陷入孤軍奮戰的地步,我打算教給你一種解放符文,可以做出寶具級別攻擊的使用方法!彼{發的德魯伊悄悄的靠了過來,“當然,這是極為機密的東西,你可不能給師傅說,她要是知道我教給你這么危險的東西,下一次模擬裝置里陪你一起訓練的肯定又要多一個我了!
    寶具級別的攻擊!路明非沒有聽到藍發德魯伊后面的話,陷入了震驚中。要知道,許多強力的大魔術都無法達到這一標準。
    想想看,自己寫出一串符文扔出去,瀟灑的回過頭,不看后面劇烈的爆炸,留給同行堇色少女酷酷的背影。想到這些,中二至今未好的路明非心里就一陣激動。
    陷入幻想中的他急忙點頭,答應了藍發德魯伊不知說了什么的要求。聽著他如何使用全部符文達成寶具攻擊的方法。然后,他就在私下里偷偷練習的時,被影之國女王發現,喜提體能訓練加倍和四個緊身衣大哥哥的陪練大禮包。
    ……
    坑底的光芒久久才散去,路明非將散發著悲鳴,仿佛下一秒就會斷掉的村雨插在地上,看著這處被巨大光束洗禮過的地方。
    可惜村雨無法容納全部的盧恩符文,不然剛才光束的威力就不止那么一點了。雖說與藍發德魯伊那原初的符文全部解放的威力差了不少,但這簡化了再弱化的大神刻印,也是全滅了巨坑地下的尸守。
    按照記憶中的寶具分類,路明非想知道自己剛才那沒有完全施展開的攻擊,應該分類到哪一級別的里。
    看著滿地被整齊齊腰切斷了的尸守群,他覺得剛才那一下應該可以最低達到了對軍寶具的標準?催@破壞程度,即便是未完成的狀態,也有著強力的效果,這就要感謝盧恩符文的強力了,雖然離藍發德魯伊形容的a級對城還是差的太遠。
    不過能打出這樣的攻擊路明非也是挺自豪的,畢竟教給他這個技術的德魯伊,使用的是原初的盧恩,戰斗的經驗和對符文的掌控也高出他太多。
    而且如果不是時間有點緊張,需要村雨作為緊急釋放的載體,但村雨本身的材質無法完全容納全部符文,繼續強行容納的話,毫無疑問會造成村雨本身的崩壞。
    如果完整的將全部符文以書寫的方式解放的話,將大神刻印完完全全的釋放,完整的威力要超過這個不知道多少。
    稍微休息了一下,路明非來
    到剛才龍蜘蛛所在的位置,想要找找龍蜘蛛的遺體。那樣的東西,擁有很強大的研究價值,即使是校內也沒有庫存了?催@群尸守被摧毀的位置,龍蜘蛛還保持有遺體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他只在這個位置找到了龍蜘蛛被切斷的一只骨翼和一只連著肩膀的斷臂,至于軀干和其他部位卻是不在這里。
    又來?這還有完沒完了?路明非長長的嘆了口氣,三次沒能消滅一個敵人讓他有些氣餒,不過等想到他的對手是一頭古老的龍種后,就又釋然了。
    警惕的找著躲起來的龍蜘蛛,身受重傷的它一定跑不遠。它繼續躲到地下的可能也是有的,還需要防備它拼死一搏的偷襲。
    但出乎路明非意料的,這一次龍蜘蛛居然沒有躲起來準備偷襲,而是就這樣推開壓在身上的尸守骨骸,直立起起蛇尾,挺著血淋淋的上半身繼續冷漠的看著路明非。
    ------題外話------
    感謝大家的月票和推薦,這月的呼符不要忘換哦。
    7017k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龍族:最終冠位指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