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八章 自爆(四千字求訂閱)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 一百三十八章 自爆(四千字求訂閱)
    “既然還有這樣的能力,龍族就算陷入內戰也依舊強大,到居然到最后輸掉世界,這聽上去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議了?”聽完路鳴澤的描述,路明非有些意外。龍族本身的能力就超過人類太多,還有封神之路這種最終手段。就算陷入了內戰,被人類逼下世界表面這種事,未免這有些不敢讓人相信。
    “沒有什么不可思議的!甭辐Q澤表情有點漫不經心的,“在黑皇帝死后,龍類的衰退就成定局了!
    路鳴澤繼續說道:“害怕有低階龍類使用封神之路取代或超過自己,但自己也使用這種方法風險太過巨大的高階龍類貴族們摧毀了有關這一類技術的所有資料,禁止有其他龍類超過自己的機會。這樣一來,他們與低階級龍類的矛盾就種下了!
    “順帶一提,這個同樣被人類封禁的血統精煉技術最早使用者,可不是你的那群新手下。他們也只是在古老已經滅亡的混血家族的遺留之物里推測出來的不完全版,而那些古老家族,在遙遠的古代可能是某只掌握封神之路的古龍的奴隸吧!蹦泻⒀a充道。
    “所以龍族的內戰就因為這沖突爆發了?”路明非接道,對人類血統精煉技術的來源倒不是太在意。
    “對!蹦泻Ⅻc了點頭,“龍族是暴虐的種族,就算他們之間沒有恩怨與摩擦也會彼此敵對,四元素的君王們更甚!
    “具體過程就簡略了,反正就是在四大君王的帶領下,龍族內戰就此爆發。而這里,就是內戰之時青銅與火之王用來囚禁敵人的監獄之一,同時也是處刑地。你剛在在上面見到的尸守就是與他敵對的龍類的下場,被他用來威懾敵人以及投入戰場!蹦泻⒆煜蛏厦娴凝堉┲肱伺,“這個好運又倒霉家伙就是那段時間醒來的。說他幸運吧,他躲過了叛亂后黑王的清洗;說他倒霉吧,他偏偏在蘇醒的時候遇見了拿著完全克制他道具的強大次代種,還在綁在了這里幾千年!
    “所以正是因為如此,龍蜘蛛才會那種被龍類自己也禁止的技術嗎……”路明非暗暗沉思,校長將血統精煉技術交給他時囑咐過不要流露出去,或許是不想重復龍族的后果。
    “所以哥哥,你要解決上面的那個的話,沒有同規模的能力可是無法匹敵他的!蹦泻_路明非笑了笑,說出了自己來這里真正的目的。
    路明非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答話。路鳴澤的這些話也是向他說明了他所持有的這個“鑰匙”對他而言不存在所謂副作用,更是說明他本身的存在就異于常人,或者是次代種之上。
    “停止你的這個把戲吧,我要出去了!甭访鞣翘岬痘厣韺χ肟罩锌瓷先ケ葎偛弄b獰了不少的龍蜘蛛。
    “唉,真是的。忠言逆耳啊,你就算使用封神之路也只是在取回你原來的東西而已!甭辐Q澤嘆了口氣,“算了算了,反正忠告我也送到了,用不用是你的事,就這樣吧,再繼續勸你就顯得我成心似的!
    男孩抬了抬手,揮下后所有一切又恢復了原狀。失了智的龍蜘蛛忘記自己被囚禁千年的痛苦,在上方的鎖鏈間穿梭,尋找可以用來投擲的東西。
    下方結束了和路鳴澤對話的路明非在尋找著讓它下來的方法。對方的移動速度很快,魔彈攻擊容易被躲開。同理,剛才的光彈也不怎么好用。
    果然只能是這個了嗎?激活村雨上的另一個符文,路明非手持刀開始充能,原本被強化后有著熒光綠色線條的村雨開始從握把下向劍刃的位置亮起白色的光芒。
    劍刃已經全部泛白光的村雨被路明非向空中快速移動的龍蜘蛛斬去。村雨的煉金領域被龍血激活,發出一聲長嘯后,一道白色的光芒從劍刃上發出,旋轉著飛向空中。
    半空中的龍蜘蛛感知到下方傳來的
    元素波動,加快揮動翅膀的避開飛來的光刃,讓光束擦著它的身子飛往上方。吃過一次虧的它往旁邊一閃,躲過了另一邊飛過來光刃,結果它卻震驚的發現它此刻撤離的方向又傳來一股元素波動,又有一個光刃在哪里。兩個方向被封鎖的它立即反應過來,想要下降脫離光刃的圍擊。
    但是在它看不見的地方,最開始被它躲過的光刃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繞了一個圈,回到了龍蜘蛛此刻正在躲避的方向,擊中了無處躲避的它。
    由魔力所構成的光刃輕易的撕裂了它那才愈合沒多久的鱗片,緊接著后面的兩道光刃也是同樣繞了一個弧度后分別斬到它身后揮動的骨翼上。
    龍蜘蛛撒著龍血,痛苦的悲鳴著掉下來,落到水潭里砸出巨大的水混著血的水花。被激起的波浪起伏了一會兒,那處地方就再也沒有動靜了。
    路明非長出一口氣,緩解了一下剛才注意力高度集中后有些脹痛的頭。剛才那華麗的光刃燕返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用出來的,要計算龍蜘蛛躲閃方位的同時還要避開那些鎖鏈。這要求對時機和方向的把握要及時和準確,還好他成功了。
    這一擊雖然沒有達到原版那樣的威力,但這另辟蹊徑的一擊,就算燕返的創造者看見了也會嘖嘖稱奇。
    村雨劍刃上的白色光束再次亮起,再次充能的同時路明非望著那處龍蜘蛛掉下去的水潭。剛才的那一下愛之前光彈大魔術差上不少,而現在的龍蜘蛛也不是之前能比的,那樣的傷害可能只是打傷她。
    水面歸于平靜,龍蜘蛛就像已經沉下去了那樣再也沒有了動靜。但路明非可不覺得它真的被消滅了,這
    路明非退到祭壇最高處燃燒著火焰的那處平臺,警惕的觀察著周圍。然后,他的余光就發現某處水面上有著異常的反光。
    他立即轉身向那里想要揮出刀刃,但就在回身的一瞬間,直感發現有些不對的他停止轉身揮刀向身后斬去。半空中的村雨再次發出一聲長嘯,飛出去的光刃擊中了身后想要偷襲的龍蜘蛛。
    路明非回頭看去,缺少了半邊骨翼的龍蜘蛛掉下他所在的這處平臺。它胸口上剛才被斬出還未復原的傷口下又多出了一道新的傷口,而且因為是近距離擊中的,這道傷口比之前那道要深的多。
    這么快就學會使用陷阱了嗎?路明非看著因痛楚無法保持靜默狀態嘶叫翻滾著想要離開這處平臺的龍蜘蛛,另一只手上早已藏好的黃色符文石丟出去。
    符文石炸開,黃色的閃電憑空生成,來不及離開打擊范圍的龍蜘蛛被閃電擊中,在地上痛苦掙扎著。
    “啪、啪、啪!本驮诼访鞣窍霙_上前補刀的時候,一道像是掌聲一樣的動靜傳來。
    是路鳴澤,他在解除時間停滯后沒有消失,而是一直在看著路明非的戰斗。路明非也是知道他沒有消失的,但并沒有去管,不過他此刻卻是自己將要殺死龍蜘蛛之時突然發出動靜。
    “要二階段了哦,哥哥!
    正想問他要干嘛的路明非聽到這一句話后往后一躲,放棄就差一點就砍中的龍蜘蛛,躲到了另一側平臺的
    這時,他那遲來的直感才傳來危險的提醒。稍一會兒后,平臺另一側的龍蜘蛛剛才正在掙扎的地方,發出了一聲巨大的爆炸。
    ……
    上方巨大的神殿里,白金色嬌小的身影和黑色高挑的身影在數量繁多的龍族亞種群里面穿梭。每次進出時,她們手上的軍刺和長刀都會帶走一個亞種的生命。
    大殿里被她們殺死的亞種尸體也已經堆的的到處都是了,但就算這樣,還有著數不清的龍族亞種在大殿里蹦跶,而且因為數量太多有些亞種甚至產生了內訌,這大殿里有些被啃食過
    的亞種尸體就是它們的杰作。
    互相防守著退回神殿最上方的王座后面,酒德麻衣靠著椅背長呼了一口氣:“真是沒完沒了了,再這樣僵持下去劣勢的可就是我們了,雖說現在也好不到那里去就是了!
    這處地方是她們在擊退一次亞種的進攻后發現的,這王座似乎是特殊的氣息,讓血統低下,頭腦簡單的亞種們不敢靠近,也算是可以給殺累了的她們提供了一個可以稍微休息的地方。
    零握緊手上特制的軍刺,表情冰冷的說道:“它們數量再怎么多,我也必須要回到他身邊。而且等它們不在懼怕這里的古龍氣息時,麻煩的還是我們!
    “說得好像我不在乎他一樣!本频侣橐掠行┯脑沟恼f道,“無論他還是老板,那么大本事應該不用我們去擔心。還有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老板讓我們來這里干什么!
    零沒有立即答話,她現在在清理著特制軍刺上的血肉。她們的熱武器在剛接觸亞種群時就已經用完了,裝備部出品的煉金手雷倒是幫了她們不小的的忙,大殿里基本一半的亞種尸體都是拜那所賜。
    被她們冷兵器殺傷的亞種群只占了少數,而另一半現在還冒著冷氣濕漉漉的亞種尸體,則是她們其中一人的言靈所為。
    “又想用那個言靈了嗎?”酒德麻衣見零不說話像是在準備什么一樣的問道,“那樣高階的言靈對你而言也是不小的負擔,而且剛才也實驗過了,現在無水的環境下這個言靈釋放時間也增長了不少!
    “我知道!绷愕穆曇羧缤磳⑨尫诺难造`一樣寒冷,“但對這些冷血動物而言,這個言靈是最優解!
    深知她固執的酒德麻衣發出無奈的聲音:“啊,真是的,你也不想自己狼狽的一面被他看見吧?”
    “同樣的,我也不想!彼玖似饋,一長一短兩把煉金武器對著向她們虎視眈眈的亞種群,像女王一樣俯視著這一群巨大的爬行動物,“在這里躲著也無濟于事,你就盡管施為吧,那些不怕低溫的家伙就交給我,我是不會讓它們突破這里的!
    “好!泵嫔徍土撕芏嗟牧阒徽f了一個單字,然后古老的語言就從她的口中念出,一個極致寒冷的領域正在大殿里擴散出來。
    大廳里因低溫而躁動的亞種們開始不安的起哄,一些害怕低溫的亞種已經有的想要退回石門里,但大腦里控制它們的最高位存在卻是傳來殺光一切這種混亂的命令。
    一些不怕低溫的亞種也在這混亂的命令以及對那古老神秘語言的恐懼下,向那殘余著恐怖氣息的王座前進發,沖向那持雙刀的女人。
    酒德麻衣揮刀斬開眼前巨大蝎子的鉗子,動作有些僵硬的跳上蝎子背后,勉強的避過毒刺,一刀斬下巨大蝎子的蝎尾。
    蝎尾被砍除,蝎子劇痛的甩飛背上酒德麻衣,搖搖晃晃的向巨大石門那里爬去。但沒爬出多遠,就趴在地上沒了氣息了。
    “最后一只了嗎?”被甩飛出去的酒德麻衣拄著長刀想要站起來,但身體的疲憊寒冷讓她沒能站起來,又坐回了躺著許多亞種殘尸的地上。
    一個同樣冰冷但卻比她溫暖的嬌小身體從后面抱住了她,努力將她拖回了之前的那處藏身點。
    “釋放成功了嗎?”感覺意識在模糊的酒德麻衣強行打起精神問道。
    “嗯,言靈·冰之皇已經釋放成功了,剩下的亞種群已經被凍住了!绷惚砬槔涞恼f道,但有點顫抖的聲音說明她此刻心情并不平靜。
    鏡頭拉遠,王座之外的地方,像是冰雕一樣敷上一層白霜的龍族亞種群們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掀開酒德麻衣破了洞的作戰服,與白皙的皮膚不相符的是紫色的像是被叮
    咬過的創口。這像是中毒一樣的紫色已經開始向四周擴散,最中央被叮的地方顏色已經發黑了,這對愛美的女人可是噩夢一樣的事情,而這樣的傷口,酒德麻衣身上還有很多處。
    等給零在無水環境下爭取時間成功釋放這個極寒的言靈,酒德麻衣自己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零掏出自己身上標配的解毒劑和酒德麻衣破爛作戰服上的急救包,熟練的處理著酒德麻衣身上的傷口。但這解毒劑的劑量和效果,明顯敵不過蝎子龍族亞種的毒素。
    迷糊中的酒德麻衣感覺到有什么溫熱的液體滴到外露的冰冷的皮膚上,有些無力的說道:“……哭什么,這樣不就變得狼狽了嗎?不過我現在也挺狼狽的……”
    “沒有哭,藥劑撒了而已!绷懵曇粽5恼f道,“抱歉,如果我能再快一點……”
    你這撒謊的樣子也有點可愛啊,酒德麻衣心里想著,無力的說了句:“那樣高階的言靈能在這種地方釋放出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是你救了我們,你應該高興才是!
    “可是……”
    “轟!”巨大的爆炸聲從石門那邊響起,爆炸的沖擊波把被亞種們推開超過一半的石門炸飛開來,一塊巨大的碎片沖出那處通道,砸碎了許多凍硬了的亞種尸體,朝著王座的位置飛來。
    沒有力氣再釋放其他言靈防御的零伏在了已經昏過去了的酒德麻衣的身上,然后巨大的石門碎片和亞種的尸體們就砸在零嬌小的身上,將她們淹沒。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龍族:最終冠位指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龍族:最終冠位指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