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第 123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123章 第 123 章
    不過狐族族長并沒有提到其他的事。
    而是當狐貍崽兒放心了, 總算從她爹爹的懷里跳出來,高高興興地跟在門口探頭探腦的大黑狗去玩兒了, 狐族族長才說起了其他的事。
    他就看著廣陵仙君, 看著他眉宇之間那淡淡的笑意,和聲說道,“道友與芝芝之間的確是緣分!
    要不然,怎么會陰差陽錯, 前有親爹, 后又狐貍養爹, 這短短的中間的小段時間里就被廣陵仙君鉆了空子。
    倒是因這件事, 狐族族長慢慢地說道,“我在隱月山莊聽聞了些道友與義陽之間的事。是為了芝芝, 是么?”
    他既然能窺視天機,又天天都在芝芝的身邊, 從芝芝身邊的氣運就看出幾分,那真正的爹到底是誰。
    且聽隱月山莊養傷的那些年輕修士們之間的竊竊私語,他也知道義陽仙君是被廣陵仙君給捅了。
    因提到這件事, 廣陵仙君挑眉問道, “怎么,你覺得他不值這下場么?”
    “我只覺得他下場太好了些!焙遄彘L笑了笑, 淡淡地說道, “辜負一個狐族, 又拋棄我狐族幼崽,他落到什么下場都是他罪有應得!
    他頓了頓, 對義陽仙君說道, “芝芝的母親, 也有奇怪的地方!
    這是他想和廣陵仙君說道說道的意思, 廣陵仙君根本對芝芝的爹娘半點興趣都沒有。冷淡地說道,“奇怪也與我無關!
    “……天機中,我見她母親是一只紅狐。只是那紅狐魔氣纏身,又有死相凝聚,很陌生,與狐族從未有過關聯!
    他是狐族族長,幾乎認識狐族之中每一只狐貍,能他一點印象都沒有,毫不認識的狐貍,就像是從石頭縫兒里蹦出來的一樣。
    見廣陵仙君依舊沒什么興趣,狐族族長便對他問道,“芝芝從未與道友提到過她母親的事?我猜測,她的母親恐怕是狐族之中隱居的一脈!
    可隱居的狐貍,離開義陽仙君之后也沒有回歸狐族尋求庇護。
    他聽芝芝的三言兩語,她的母親當初受傷很重,需要靈丹吊命,為什么不返回狐族求助?而是帶著芝芝隱居?
    若是回歸狐族,狐族有很多的靈草可以供給她養傷,她也未必會在芝芝還這么年幼的時候就隕落。
    狐族族長微微搖頭說道,“至于義陽……狐族與他仇深似海!蹦呐履羌t狐不肯回歸,可到底也是狐族妖修。
    義陽仙君拋棄了她,就是與狐族為敵。
    別以為人家不回家,就沒有娘家。
    義陽……是不是也因為那紅狐沒有家人,所以才敢這樣變本加厲地傷害她,拋棄她。
    那狐族族長只能讓義陽知道,得罪了狐族,究竟是怎樣的下場。
    狐貍記仇,天長地久。
    而且,狐族與妖修一脈關系都很不錯。
    與狐族為敵,義陽這一脈,就幾乎是與妖修為敵。
    不過,義陽仙君大概也不會在乎吧。
    不是為了小師妹,都已經跟妖修勢同水火么。
    狐族族長飛快地笑了笑。
    廣陵仙君沒笑。
    他根本不感興趣。
    “也就是說,魔修里還有個厲害的,連你都敢奪舍的魔修,是么?”他在意的只是魔修,狐族族長也不再提這些愛橫情仇。
    微微頷首之后,見廣陵仙君沒有其他問題,他又化作了一只溫潤優雅的大狐貍。
    這狐貍不胖不瘦,非常完美的體態,五條狐尾優雅纖長,每一根尾巴毛都充滿了氤氳華彩與靈光。
    它
    輕輕一躍,就躍出正殿,往狐貍崽兒玩耍的地方去了。
    此時小家伙兒正在泡自己闊別已久的靈池。
    靈氣盎然的池水里,一只狐貍崽兒在池水里載沉載浮,翻著軟軟的胖肚皮,尾巴都鋪開在水面上,別提多舒服了。
    青色的大狐貍看見,也不打攪,伏在靈池邊上假寐,一條尾巴分出來纏住小家伙兒的腰間,免得她嗆水,一條尾巴舉起來,擋住照耀在狐貍崽兒臉上的陽光。
    它既來之則安之,一副到哪兒都很舒服的樣子,可廣陵仙君就很看不順眼。
    不過合歡宗宗主突然給他傳信說想要與他一同去一趟從前的仙府秘境,廣陵仙君就對芝芝問道,“和我一起去看看熱鬧?”
    合歡宗宗主正忙著追殺萬魔宗宗主,這時候要去秘境,肯定是想找找有沒有對付魔修的寶物。
    廣陵仙君和他關系不錯,自然不會在這時候拒絕,狐貍崽兒叼著尾巴毛兒認真地想了想,搖頭說道,“不去給爹爹添亂!
    而且,她還想多在宗門煉制一些靈丹。
    因為修真界,現在魔修和正道修士打得厲害起來了。
    前幾日,掌教真人過來說,江亥帶著萬象宗的幾個弟子在某座名山中與數百魔修大打出手,打得整座山都崩了。
    魔修血流成河,聽說那鮮血從崩碎坍塌的山巔流淌下來,流到了山腳下,整個殘存的山峰一片赤紅,還引出來了一個魔修中的大魔頭。
    那魔頭是化神后期,距離大乘一步之遙,江亥拼命把這老魔頭給斬了,卻因此受了傷,被幾個同門帶著逃到了正道聚集之處養傷。
    芝芝剛剛和江亥千里鏡通過話,知道江亥受傷雖然嚴重,不過靈丹吃了不少,如今已經快痊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出身魔族的原因,她三師兄有一種越是挨打,就魔身越發強橫的能力。
    連化作魔身時披掛在身上的骨甲都變得更加猙獰厚重。
    雖然她三師兄沒事了,依舊要掃蕩魔修,芝芝也不哭鬧著讓她三師兄回來,卻想留在家里,多給她的師兄們煉制靈丹。
    無論是身在魔域的雷凡,還是在剿滅魔修的江亥,都是她很牽掛的人。
    “那也好!睆V陵仙君微微頷首。
    如今有狐族族長在芝芝身邊,芝芝依舊有仙階保護。
    他就是想問問那只伏在芝芝懷里的青毛大狐貍,到底什么時候滾。
    狐族不需要族長鎮守族地的么?
    怎么通知了他們一聲你們族長在萬象宗,這群沒心沒肺的狐族妖修都不知道趕緊把族長迎接回去?
    “好好照顧芝芝,等我回來!彼麤Q定速去速回,化作一道遁光轉眼就不見人影。
    因他到處在外亂逛已經習慣,掌教真人這次沒說什么,倒是日日晚上都過來看芝芝一眼,看她安好才放心地回掌教大殿。
    芝芝雖然沒跟廣陵仙君一起去那仙府,可在心里就開始想她爹爹。
    她小小一顆,如今睡在青毛大狐貍尾巴鋪成的毛茸茸的尾巴窩里,被大狐貍蜷縮著護在中間,小胖爪抓著青毛大狐貍的皮毛,小腦袋枕在它的毛爪上,跟笑著陪護著自己的林青崖惆悵地說道,“想爹爹了!
    她還年幼,林青崖看了一眼那只青毛大狐貍,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和聲說道,“師尊很快就回來!
    “二師兄,我把娘親接回來了!毙〖一飪焊糁嗝蠛,跟林青崖說道。
    “需要安葬么?”林青崖便問道。
    他都能想到,若是芝芝的娘親安葬在道場中,廣陵仙君又得撇嘴了。
    芝芝
    的母親……
    他想著那一日,湘水在太一宗掌教面前的哭聲,臉上的笑容不變。
    狐貍崽兒搖頭說道,“娘親和芝芝在一起就好!彼怨攒涇浀,林青崖就笑。
    青毛大狐貍意味深長地看了這聰明的年輕人一眼,見他待芝芝極為耐心,便把毛茸茸的狐貍腦袋也枕在毛爪上,與芝芝頭碰頭一起睡覺。
    這狐貍極為優美漂亮,與閉上眼睛就睡得四仰八叉的狐貍崽兒完全不同。
    林青崖也不嫉妒,走出房間,想了想,就去與掌教真人商量些事。
    太一宗如今因湘水之事威望大損,這時候,不如順勢而上,萬象宗付出了那么多的弟子的辛苦,也該讓修真界都知道萬象宗并不比太一宗差。
    就如江亥的功績。
    斬殺眾多魔修,甚至還斬殺了數個高階魔修。
    那強橫的魔修被斬殺,會少犧牲多少正道的修士。
    自然是要讓如今的修真界都知道。
    也讓修真界的修士都要記得,他的師弟,就算出身魔族,可依舊是維護著正道,維護著他們安危的人。
    做師兄的,不就是應該在這時候好好地守著家人的一切么。
    江亥在前方可以放心拼殺,他的背后,林青崖也希望自己為他做更多保護他的事。
    “你倒是與從前不同了!闭平陶嫒嗽尞惖貙α智嘌抡f道。
    從前的林青崖,溫柔如春風,可其實與人都隔著距離,就算他沒有心魔,掌教真人也覺得他非常冷漠。
    可如今,那顆冷漠的心似乎熱了起來。
    林青崖便微笑起來,看向廣陵仙君道場的方向,輕聲說道,“因為遇到了師尊與芝芝!睆V陵仙君看似冷漠實則包容。
    芝芝真心的溫暖,讓他慢慢地從冷漠的人成為現在,會牽掛,會付出的這樣的人。
    他覺得很好,掌教真人也覺得很好,頷首說道,“現在看起來還像是個人!币郧熬拖袷翘摷俚幕糜,讓人心里不踏實。
    倒是他看了一塊手中的玉簡,就跟林青崖說道,“魔域的守石真人來了信,說是之前受重傷,被你大師兄硬塞了仙丹在嘴里……”
    這種往人嘴里拼命塞靈丹,噎死人的做派,掌教真人不由揉了揉腮幫子。
    雷凡和狐貍崽兒不是兄妹勝似兄妹,別看沒有真正碰過面,可干的事兒都一模一樣。
    林青崖不由尷尬地笑了笑。
    “守石真人服用仙丹,說是要感謝芝芝。所以……送來了這個!
    掌教真人揉著眼角,塞了個儲物手鐲給林青崖心有余悸地說道,“三條天魔蛟。我就是說……這魔域的魔蛟,遇上你師兄和守石真人,這是要絕種了吧?”
    三生不幸,遇到了雷凡與守石真人這樣的惡徒,一門心在一種魔物上薅羊毛,忒慘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