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第 122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122章 第 122 章
    “自然是你!睆V陵仙君笑著說道。
    那雍容漂亮的大狐貍也轉頭看著她, 眼里帶著笑。
    大概是在芝芝的身邊跟著混吃混喝,不是吃靈丹就是吃靈果, 瘦巴巴的狐貍已經長了肉。
    就看起來更加豐美漂亮。
    芝芝不好意思地扯了扯小褂子, 滿足了一下在爹爹的心里自己是最好看的崽兒,就誠實地說道,“還是青青更漂亮!
    優雅的大人……大狐,自然是比胖嘟嘟一顆的狐貍崽兒漂亮的。
    她蹭過去, 拿小胖臉兒偷偷蹭了蹭青毛大狐貍那柔潤順滑的皮毛, 還能聞到這狐貍身上散發著的淡淡的仙靈之氣的味道。
    青毛狐貍目光縱容, 由著崽兒趴在它的背上, 把小臉兒都埋進它的皮毛里滾臉。
    它身后的五條狐尾微微搖動,輕輕地覆蓋在狐貍崽兒的身上護著她, 讓這崽兒能在自己的尾巴里打滾兒。
    看到廣陵仙君瞇著眼睛看過來,青毛狐貍優雅從容地微微頷首。
    人修就是這點比不上他們妖修。
    沒皮毛, 不暖和。
    沒有尾巴。
    崽兒都不能舒服地打滾兒。
    “你既然已經恢復,那什么時候離開?”廣陵仙君不客氣地問道。
    青毛狐貍靈光閃動,化作一只巨大的青狐, 把呆滯了一下就歡呼起來的狐貍崽兒圈在柔軟的皮毛里, 看著廣陵仙君微微搖頭。
    “你不走?”廣陵仙君露出幾分不悅,緩緩地說道, “我的道場不喜外人!彪y道這狐貍還沒有死心, 還想把狐貍崽兒拐走?
    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廣陵仙君的道場還缺一條青毛狐貍毯子。
    大概是他的神色危險,那青毛狐貍思索片刻, 尾巴卷起在自己柔軟的皮毛里打滾兒的小家伙兒送到廣陵仙君的懷里, 這才一道青光閃過, 化作一個極為秀雅雍容的美貌青年。
    這青年一雙微微上挑的狐貍眼, 卻多幾分持正,少幾分狐族的媚態。
    見了這姿容從容的美青年,小家伙兒愣了一下,頓時就想到,這狐貍竟然是狐族的大能。
    “這是狐族族長!睆V陵仙君見青毛狐貍不裝了,總算是當了人,不裝狐貍哄騙他家崽兒,便對芝芝說道。
    芝芝給他拱爪,又覺得有點遺憾。
    雖然狐族族長很好看,可她還是覺得,青毛狐貍更好看。
    “道友不必擔心,芝芝是你的女兒,我只不過是想多在芝芝身邊看她安好罷了!边@姿態優雅的青年眼角眉梢都泛起笑意,狐貍眼笑吟吟,顧盼流轉。
    對嗤笑了一聲的廣陵仙君說道,“她是狐族的孩子,又甚是……我作為族長,自然心疼她!彼斐鲂揲L優美的手,撓了撓狐貍崽兒的毛耳根,對廣陵仙君和聲說道,“我也覺得,你才是他的父親!
    這話讓廣陵仙君露出幾分凝重。
    “你看出什么了?”他盯著狐族族長。
    這個家伙能窺視天機。
    就算一開始不知芝芝父母,可跟在芝芝身邊日久,他窺視到芝芝的一些來歷也為可知。
    所以廣陵仙君最討厭的就是能演算天機的家伙。
    狐族族長卻對他不善的目光視而不見,只是笑著說道,“那一日我在族地閉關,就只覺心緒不寧,掐指演算,只窺見了一個我族的孩子,蜷縮于一個洞府。天機清晰,指引我那洞府的位置,不過是去帶回本族的血脈,也并不危險,轉瞬即歸罷了。我便趁著夜色離開。誰成想撲了個空,那孩子已經被親人抱走。而我,順著那道留下的劍
    意,知曉是誰抱走了孩子,就跟著尋找過去看她是否安好!
    他說的話并沒有遮掩,連狐貍崽兒都聽懂了,抖著毛耳朵,下意識地蹭了蹭狐族族長修長微暖的手指懵懂地問道,“族長說的是芝芝么?”
    她這樣問,狐族族長慈愛地看她,溫和地說道,“的確是我們芝芝!彼f不清為何會在天機之中,清晰地算出一只失去母親可憐巴巴的狐貍崽兒。
    按說修真界中狐族妖修無數,混血就更多,他就算再能夠演算天機,那天道之下皆為塵埃,天機之中也不大能夠那么準確地展露出一個從前與他毫無瓜葛的狐族幼崽兒。
    可既然天機昭然,清晰準確,狐族族長就對廣陵仙君誠實地說道,“我猜測,芝芝是與狐族息息相關的孩子!
    廣陵仙君早就猜出來了,之前還拿這些陰陽怪氣過那時丑得不行的禿尾巴狐貍。
    聽到狐族族長自己也這樣說,他嗤笑了一聲。
    “芝芝得天地鐘愛,你得到天機示警也沒什么不對!
    他家崽兒那么得天地寵愛。
    都要餓死了,天機能沒有示警?
    示警狐族族長,其實這也對。
    畢竟失去母親的幼崽兒回歸族地,這是正確的事。
    任何一個孩子,在同族的撫養之下也絕對不會過得很壞。
    妖族也重血緣,對自家的孩子會真心扶養保護。
    想到這里,廣陵仙君就掐著狐貍崽兒的胖腰肢把她舉到面前,看見小家伙兒乖乖地搖著尾巴看著自己,他搖了搖這小東西,低聲說道,“還真是喜歡你。幸虧我早來了一步!
    這方天地,竟然這樣喜歡這個孩子。
    發現這崽兒大概是親爹不行,還趕緊給她尋了一個像模像樣比較靠譜的狐貍爹。
    不過狐貍爹沒趕上他這個爹,晚了一步。
    “爹爹!”小家伙兒美滋滋地叫了一聲。
    她聽懂了,說是狐族族長也是接她的。
    可她還是覺得,能被爹爹接回家,而不是別人,真的太好了。
    天底下可能有很多愛護她,可以當她爹爹的人。
    可狐貍崽兒就只喜歡眼前這一個。
    “不要……別的爹爹!”她警惕地回頭,看了正帶著笑意看著自己的美青年。
    雖然族長尋找她吃了很多苦,受到重創,她很心疼,很感恩,很感謝,可是……可是她只想留在爹爹的身邊。
    哼哼唧唧扭著胖尾巴撲進廣陵仙君的懷里,胖尾巴纏著她爹爹的脖子,小家伙兒軟軟地說道,“芝芝只要爹爹!
    她一邊緊了緊爹爹脖子上的尾巴,一邊費力地給狐族族長拱爪說道,“族長愛護芝芝,芝芝一輩子都不忘記。芝芝……也很喜歡你?芍ブブ灰,不要離開爹爹!
    誰都不能和爹爹相比。
    曾經娘親過世的時候叮囑她,不要隨便離開她爹爹,芝芝記住了。
    可現在,不要離開爹爹,就算是有狐族長輩找上門,為她付出了很多,她知道他也會很愛她,可“不要離開爹爹”卻并不再是因為娘親的叮囑。
    而是她自己的意愿。
    “給……族長煉丹!毙〖一飪禾托《刀,掏出亂七八糟的仙丹,靈丹,小胖爪抓了滿滿的靈丹想塞給笑而不語的狐族族長。
    她小小聲地抱歉說道,“為了芝芝,族長遭罪了,還遇到了危險,芝芝欠族長很多很多。補補,補補!以后,以后族長也是芝芝的大恩人,一輩子都記得,都喜歡您。就是……不要離開爹爹!
    她一輩子都記得
    族長對自己的愛護,記得他為自己遇到了什么危機。
    魔修,那么可怕。
    他剛剛被救出來的時候,看起來那么可憐凄慘。
    所以,芝芝會一輩子記得長輩為了自己都付出了什么。
    她愿意當狐貍一族的崽兒。
    也愿意用自己的一生的一切去回報這份愛護。
    可唯一不能討價還價的,就是她的爹爹。
    “為了自己族中的孩子,做長輩怎樣都沒關系。芝芝不必記掛從前發生過什么,也不必愧疚!
    狐族族長看著三只胖尾巴纏著廣陵仙君,把自己藏進爹爹懷里的小家伙兒,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和聲說道,“我也不會帶走你。天機示警,不過是要我照顧你。如今你有了仙君疼愛,我自然不會多此一舉搶走你!
    想搶走這崽兒,怕是要挨廣陵仙君一劍。
    他很惜命。
    更何況,既然有人愿意養崽,養得還很用心,他就不必搶奪旁人的父女之緣。
    “補補,補補!毙〖一飪嚎蓱z巴巴地舉著小胖爪。
    不是為了補償心理的愧疚。
    而是……就像是想給掌教師伯補補那樣,她也想給同樣是自己很好很好長輩的族長補補。
    她希望他們都好好兒的。
    狐貍眼柔和地看著她,狐族族長笑著接過,又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因為他說自己還可以留在爹爹身邊,狐貍崽兒頓時放心了,眉開眼笑地抓著廣陵仙君的衣襟。
    廣陵仙君不動聲色地擦了擦脖頸間的汗水。
    逼得仙人之體的仙階強者冒汗,也就只有狐貍崽兒這層層疊疊的尾巴了。
    “所以,您是為了尋找我,撞上了魔修么?”小家伙兒很關心地問道。
    她那么關切,狐族族長便微微頷首,和聲說道,“我遇上了萬魔宗宗主,不過我與他爭斗時被個魔修偷襲。這魔修只剩一個元神,一聲啼叫險些震出我的神魂……這是孔雀一族的秘法,非孔雀血脈不能修煉。后來,這魔修趁機奪舍我!
    不過他雖然深受魔氣與魔修的折磨,卻元神有狐族秘法護體,那元神無法奪舍他。
    想到這里,狐族族長便對廣陵仙君說道,“這也是我想與仙君說的事。那元神奪舍我卻失敗時曾經提過,他希望奪取大妖的血脈后裔。只是有大妖血脈流傳的如今大多稀薄,若是他等不及,就會先奪舍人修,再收集妖修血脈,修煉一種名為《萬妖訣》的功法!
    “奪舍你?”
    “大概是因我為五尾,可能突破天狐血脈吧。那孔雀啼叫,許就是他曾經奪取過孔雀一族妖修血脈得到的能力!焙遄彘L嘆息道。
    “那你能么?”
    “不能!
    他修煉千年,進階仙階,也僅僅只能將血脈推到五尾罷了。
    九尾天狐,那都是傳說中的事。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