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 119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119章 第 119 章
    龍絮語單薄羸弱, 就算瑟瑟發抖,卻也將匕首堅定不移地捅進義陽仙君身體。
    義陽仙君毫無防備被刺中, 劇痛無比。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這個孩子。
    “絮語, 你!”
    “大師伯,我知道我不對?晌覜]有辦法。您那么疼愛我,就請您再疼愛我一次,好不好?”龍絮語一邊流淚, 一邊哽咽地說道, “母親, 江伯伯, 還有我,我們三人的命就在掌教師伯一念之間了!
    那雷霆大陣連萬魔宗宗主都抗不住, 更遑論是她們母女呢?
    龍絮語抽噎了一聲,抬頭看著陰沉著一張臉的太一宗掌教說道, “若大師伯在您的心里還有位置,就請您放我們走!掌教師伯,您認識這匕首的, 對不對?”
    她手里的匕首, 太一宗掌教當然認識。
    那是魔修中都算得上狠毒的誅仙刺。
    最上等的魔器,能夠破開修士護身法器。連仙階猝不及防, 也會受傷。
    修士只要挨了這一下, 就會魔氣入體。
    而且, 看龍絮語那匕首上閃過的一抹血色,太一宗掌教怎么想都怎么覺得, 那誅仙刺, 恐怕也煉化了那種危險的血絲。
    這若是魔氣入體, 義陽仙君哪里受得了。
    丹田恐怕就要遭受重創。
    若說平日里, 他不會這么緊張。
    可義陽仙君已經連續兩次被壞了丹田,再來這么一下,那恐怕連仙丹都未必能救他了。
    更何況,想想龍絮語身在宗門,竟隨身攜帶誅仙刺,這讓人細思恐極。
    太一宗掌教驚怒交加,氣極反笑,和聲說道,“好,好,好!絮語,我是真沒想到,你竟青出于藍,比你的母親還要能干!
    他恨這對母女欲死,更恨不能將萬魔宗宗主斬殺當場。
    朝鳳已經跟他說過,廣陵仙君在隱月山莊已經斬殺萬魔宗宗主一個魔嬰。
    如今這下方的男人與萬魔宗宗主一模一樣,這是肯定的。
    魔修奪舍之后,必然會慢慢轉變為自己的容貌,可他想,這或許就是萬魔宗宗主的另一個魔嬰。
    只要斬殺了他,無論姓江的還有沒有后路,那對魔修來說也都是重創。瞇起眼睛,太一宗掌教取舍起來。
    他舍不得為宗門付出那么多的義陽仙君。
    可若說為了義陽仙君放過這三人,那太一宗隕落的那么些同門,正道無辜的修士,又情何以堪?
    “絮語,為什么?小師妹,你真的……真的與魔修有染?”一時之間陣法停止,那雷霆下方的人都有了喘息之機。
    義陽仙君卻不敢置信,痛苦地看著伏在地上哭著的女人。他嘴唇微微顫動,哪怕傷口上那么疼痛,也不及此刻他的心痛。
    看著自己信任了這么多年,愛護了這么多年,如今卻毫不留情,一邊用曾經他心疼愛惜的哭泣,一邊決絕地刺傷了他的龍絮語,他又去看湘水。
    他不知道怎么了。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明明他那么疼愛她們。
    可她們怎么舍得這樣對他?
    多年的奔波,付出,都像是一個笑話,甚至義陽仙君這一刻恍惚起來,喃喃地說道,“湘水,若不是當年為了你,我和……又怎么會走到如今地步?”
    他和道侶曾經也那么恩愛。
    可當年小師妹回歸宗門之后,哭著說被黑蛟族長拋棄,他們師兄弟都罵妖修涼薄無情,進而遷怒所有的妖修。
    因小師妹見到妖修就會流淚,就
    會痛苦,師弟們也抱有怨言,所以,他才會在當年那樣對自己的道侶說了一句話。
    他對她說,“小師妹現在心里受傷,見不得妖修,你避一避。等小師妹緩過來了,我再接你回來!
    那眉目美艷無雙的女修笑著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不在意地說道,“狐族從不走回頭路。修真界不缺男人,你也沒什么了不起。一刀兩斷就是!
    她走得決絕,再也沒有回頭,甚至都沒有告訴他,那年她離開,甚至還已經有了他的骨肉。
    再后來,她即將隕落,送信來給他讓他接女兒回去撫養,他還在忙著為她們奔走,忘記去接女兒。
    他為了她們,甚至委屈了自己的愛人,委屈了自己的孩子。
    只不過是因為他是大師兄,是大師伯,有義務照顧她們。
    寧愿委屈家人,也不委屈她們。
    可如今,為了她們,他什么都失去,可她們卻面對他的信任,給予他最沉重的一擊。
    “大師兄,就算是我不對?赡阋搀w諒我們吧!毕嫠勺臃谌f魔宗宗主的懷抱里,哭著說道,“我知道錯了,可感情又有什么錯?我只是,只是出生在正道,若不是為了師兄們,我早就和江大哥天涯海角了!”
    她那么可憐,義陽仙君腰間劇痛,龍絮語就要暈厥過去了。
    就在一旁,林青鏡與司辛都怔怔地看著,似乎在這一刻,就算師尊受傷,他們也舍不得去扣住龍絮語。
    許久,就在義陽仙君搖搖欲墜時,太一宗宗主緩緩地說道,“師弟,你要明白,你為宗門付出很多,可隕落的那些師兄,師弟,為宗門與正道甚至付出了生命!
    他舍不得義陽仙君。
    可更不能讓同門白白死去。
    或許他可以放了他們,日后再報仇雪恨。
    可是……他說不出口這樣的話。
    義陽仙君為太一宗付出那么多,可其他人,也不是沒有付出。
    他得給犧牲了的所有人一個交代。
    “起陣!彼淅涞卣f道。
    然而就在這時,雷霆再一次滾滾醞釀,就在龍絮語驚慌失措,重重地將誅仙刺刺入了義陽仙君的丹田,后者悶哼了一聲,就只聽得一聲咔擦的清脆碎裂。
    自山峰的虛空中,突然一只黑色的巨大魔爪破碎了層層疊疊的禁制與陣法,一把抓住了萬魔宗宗主三人。
    無盡的雷霆咆哮著擊中魔爪,那黑色的,滿是黑色骨刺嶙峋的魔爪頓時破破爛爛,仿佛從虛空的另一側,血紅色的眼睛冷冷地看過來,發出了一聲惱火的冷笑。
    幾乎破碎的魔爪艱難地抓著那三人消失在虛空中。
    無盡的雷霆砸在山峰上,呼嘯狂暴,仿佛要將整個山峰都摧毀。
    義陽仙君倒在地上。
    像是此刻才回神,他的弟子才跑到他的面前。
    “師尊!”那俊美的年輕人不由叫了一聲。
    林青鏡卻怔怔地看著龍絮語消失的方向,握緊了手,露出幾分傷感。
    “畜生!龍絮語威脅你師尊的時候,你為何不將她斬殺當場!”那魔爪竟然能夠破碎無數禁制將萬魔宗宗主與湘水母女救走,明顯不是尋常魔族。
    太一宗掌教一邊微妙地感覺到了那魔爪與江亥的相似,然而如今卻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他收起雷霆大陣,帶著同門落在義陽仙君的身邊,一耳光把那司辛摑得倒在地上,又反手一耳光,摔在林青鏡的臉上。
    “逆徒!幫著龍絮語撒謊?嗯?!”
    更何況,他便質問說道,“是誰,讓
    你們引你師尊出關的?!”
    義陽仙君會這時候出關,明顯是被引出來的;蛟S,就是那魔修的詭計,是他最后保命的底牌。
    他來尋湘水母女,也唯恐著了太一宗的暗算,所以引出如今修為大退不是他對手,卻對太一宗有著巨大存在意義的義陽仙君,作為逃脫的人質。
    要不然,怎會這么巧?
    想到這里,太一宗掌教死死地盯著這師兄弟,那司辛捂著臉頰爬起來,臉上滿是痛苦地說道,“是弟子!
    林青鏡一愣,卻抿緊嘴角,一聲不吭。
    “欺師滅祖的畜生。女人在你們的心里,比師長,比同門更重要!
    看他們這種樣子,太一宗掌教便冷笑了兩聲說道,“既然心里都是女人,還留在宗門做什么?法杖千杖,逐出太一宗。日后,不許自稱太一宗弟子!
    他要將他們逐出宗門,那司辛頓時跪在地上哽咽說道,“弟子自幼上山,數十年在宗門長大,掌教師伯,宗門就是弟子的家,您讓弟子去哪兒呢?”
    “為了龍絮語,我看你對你的家也沒什么感情!碧蛔谡平虆s懶得理他,命人拖這二人去受刑,快步上前,先抱起了虛弱到極點的義陽仙君。
    看見他的丹田里有血絲若隱若現,一縷縷魔氣之下,那些血絲飛快覆蓋住了無力反抗的仙嬰,他心里咯噔一聲。
    他一邊一把把靈丹喂給義陽仙君,一邊又一個個禁制打進義陽仙君的體內,控住那些血絲。
    因義陽仙君雖是仙階,可如今卻仙嬰虛弱,那些血絲輕而易舉地掌控住了他的丹田?匆娝@個情況,太一宗掌教閉了閉眼睛,一時沉默了。
    這種血絲,看渭河就知道。
    只要引至陽靈氣入體就能夠掃除。
    可之后呢?
    紫府再被至陽靈氣沖擊,那還能好的了么?
    然而眼下比義陽仙君更重要的,卻是另一件事。
    “掌教師兄。湘水她……就這么便宜她了?”就有長老不甘放過那母女。
    “便宜?”太一宗掌教卻冷笑道,“正中我的下懷。取她們母女的本命元神燈來!”
    “師兄?!”
    “她太小看太一宗了!毕嫠涝谧陂T最好,可若是被魔修救走,太一宗掌教樂見其成,目光森然道,“她做了這么久細作,如今也幫幫我們!
    太一宗有的是辦法通過她們的本命元神燈,掌控魔修的消息。
    只要她們聽見的,太一宗也聽得見。
    到時候若魔修知道一些機密與損失是通過湘水泄露……
    魔修狠毒,面對細作,可沒有太一宗這么干脆利落殺了她。
    那么希望和魔修在一起,他成全她。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