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 106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106章 第 106 章
    太一宗掌教的話頓時讓人驚慌失措。
    龍絮語不由蒼白了臉, 淚眼朦朧地看著師門長輩。
    “掌教師伯?你,你這是何意?”
    “萬里舟的禁制,那晚后半夜曾經被打開過一次!碧蛔谡平叹従彽卣f道, “絮語啊,你也在萬里舟上,師伯就是好奇問問,你那時在哪里。你是個懂事的孩子,師伯這樣問你,你會體諒師伯的吧?”
    關于那兩個被奪舍的小宗門修士的事,還有, 萬里舟的禁制被打開過一次, 他如鯁在喉日久,哪怕不想去懷疑同門,可那些蛛絲馬跡, 還是讓他命人將曾經踏入萬里舟的同門都盯緊了。
    龍絮語也曾經在萬里舟上。
    雖然這么多日以來沒有什么異常, 太一宗掌教本也沒有過于懷疑她, 可當黑蛟族長找上門來, 說起當年的事, 他就忍不住多心了幾分。
    他面容溫和, 龍絮語含著眼淚看著他,一時愣住了。
    “絮語那時和我在一起!本驮谶@時, 林青鏡鐵青著臉上前, 護住龍絮語冷冷地說道。
    太一宗掌教便看著他。
    “青鏡,我曾經說過, 你不僅是絮語的師兄, 更是太一宗的弟子!
    “弟子沒有說謊。那天晚上, 師妹與我徹夜談心, 一直都在一起!绷智噻R咬著牙對太一宗掌教說道,“她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禁制的事,我們不知道。師伯可以問問旁人!
    他斬釘截鐵,只差指著心魔發誓了。
    太一宗掌教看著他半晌,緩緩地說道,“青鏡,你如今已經是金丹中期修士,是宗門精英,師伯便信你這話一次!
    無論他信與不信,都沒有再在臉上表露出來更多。
    掌教真人跟他做了多年死對頭,卻敏銳地感覺到,這林青鏡還有湘水母女怕是要倒霉。
    如今不發作,恐怕只是不想讓萬象宗看他們太一宗的笑話。
    狐貍崽兒卻不大了解。
    她光是看熱鬧,之后就去看林青鏡,就見自詡她二師兄敵人的這小子竟然真的氣息與自己差不多的樣子。
    而且,林青鏡身上的氣勢,似乎有蒸蒸日上的感覺。
    她探頭看了一眼,哼哼了一聲小聲說道,“也沒有很厲害!
    她二師兄都是大乘期了,林青鏡在他的面前不值一提。
    倒是他一口咬定那一日和龍絮語一整晚在一起,讓人覺得有點微妙。
    那位“大師兄”眼里的黯然神傷簡直都要突破天際了。
    好一副為情所困的樣子。
    “那兩條黑蛟,我只是,只是賣掉了,給絮語換靈丹了!本驮谶@時候,湘水仙子便垂頭流淚說道,“我當初也知道,買走妖身的不是善類,可我能怎么辦呢?絮語的身體不好,龍哥又不管我們母女了,我又不能總是求助師兄們。因為我的緣故,大師兄都已經夫妻分離,我心里愧疚,不愿意再讓其他師兄也為我奔波,就只能自食其力!
    “你的自食其力,就是賣了我黑蛟一族的族人給魔修換錢?”黑蛟族長勃然大怒。
    無論是湘水仙子勾結魔修,還是她賣了蛟族給魔修換錢,這不都是極無恥的事情么?
    他恨得雙目通紅,垂頭,又去看捂著臉哭泣的龍絮語。
    “龍哥,我沒有辦法,沒有辦法!毕嫠勺涌薜脦缀跻獣炦^去。
    這樣懂事又隱忍,為了不麻煩師兄們不得不承受那么多年苦痛,把她幾個師兄心疼得無以復加。
    “夠了!你既然已經拋棄了她們,就沒有資格說這些話!師妹說得對,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如今,你是要逼死她們才罷休么?!”
    一旁的幾個太一宗修士護著這對哭得無比可憐的母女,心疼得眼睛都紅了。
    黑蛟族長沉著臉看著他們,又看向這對母女,許久之后才緩緩地說道,“湘水,你我緣分早就斷絕,我與你早就沒有半分瓜葛。倒是絮語,你是我的女兒,我本該善待你?赡慵热凰啦换诟,那就沒有資格做我的女兒。日后黑蛟一族再也沒有你的位置,也不必再提你的父親是我。你們竊取我蛟族骸骨,日后,蛟族妖修,與你們不死不休!
    這是要父女斷絕。
    龍絮語睜開朦朧的淚眼,幾乎不能呼吸。
    “父親,不過是,不過是……”
    “你盜走的,是你的族人,是你的前輩。對前輩族人不知尊重敬畏,直到如今也不見你愧疚慚愧,你不配為黑蛟一族子弟!
    黑蛟族長對她們母女到底有沒有勾結魔修不感興趣,那是太一宗的事。
    他不過是來問個究竟。
    待知道也不算是冤枉了她們,他顧不上與太一宗修士大打出手處置這母女,而是急著去尋赤霞仙子說過的魔修,奪回族人的骸骨。
    他直接就走了,還丟下不死不休這樣狠絕的話。
    龍絮語哭得倒在林青鏡的懷里,哽咽地說道,“師兄,我沒有家了!”
    她的父親不要她了。
    “好耶!”就在這時,狐貍崽兒卻在哭聲里使勁兒拍小巴掌。
    她有爹爹就是很囂張,就喜歡看別人傷心欲絕的模樣,還什么都不怕。
    太一宗掌教瞇起眼睛,看了龍絮語半晌,又看向她的母親。
    “掌教師兄,我知道我做錯了,可我真的是沒有辦法。師兄也知道的吧?我求過大師兄的道侶,求她救救絮語,可她……”
    湘水仙子哭著哽咽說道,“我不知道大師兄會為了我和她吵架,我也不知道她因為不喜歡我,就拋下大師兄走了?烧平處熜,我對她一直都很尊敬,當初,當初只是想求她給絮語煉一枚仙丹罷了。她明明給大師兄煉制了那么多仙丹,仙丹對她來說不……”
    “夠了!”太一宗掌教突然怒喝了一聲。
    那湘水仙子頓時僵硬住了,下意識看向芝芝,又急忙避開她的目光,看著太一宗掌教瑟瑟發抖。
    她每提一次煉丹,對太一宗掌教來說都是錐心之痛,都會讓他每一次忍不住地想,太一宗錯過芝芝,究竟是錯過了什么。
    待看著因她這些話,那些師兄弟不約而同不滿地說道,“那女人那樣刻薄,不僅欺負小師妹,還看不起我們,還拋棄大師兄。掌教師兄,都怪這女人見死不救,害得小師妹這些年如履薄冰,不敢求助我們師兄弟,還要賣了黑蛟,與黑蛟族長夫妻恩斷義絕!”
    他們言辭之間,因湘水仙子的痛苦而對義陽仙君的道侶有無數的不滿。
    太一宗掌教看著瑟瑟發抖的湘水仙子,許久,踉蹌退后了幾步,扶住了身后一個修士的手臂,輕聲說道,“都閉嘴!
    因湘水今日與黑蛟族長之間的沖突,還有她突然提及的義陽仙君的道侶讓她不得不做出這么多不能被人原諒的事,都讓太一宗掌教明白,芝芝是真的無法再回歸太一宗。
    他們因湘水的緣故,那么埋怨痛恨當初所謂見死不救的芝芝的母親。
    若有一日,哪怕一切都被揭露,芝芝能被他們接納么?
    他握了握拳,卻思索著另一件事。
    這么多年,太一宗在魔域隕落了那么多的長老,這是極不尋常的。
    能在正道第一的宗門成為長老,本身就擁有強大的力量,從無數的爭斗之中廝殺出來。就算魔域兇險,可也不會只隕落太一宗的長老吧?
    除非是有人將太一宗內部的一些密事,如長老們擅長什么功法,法寶,在魔域駐地之中的情況全都透露給魔修,才會這樣。
    還有,萬里舟上,誰動了禁制?
    林青鏡說與龍絮語一整夜都在一起,他一個字都不相信。
    少年情熱,為了心愛的姑娘什么都愿意承擔,他見得太多。
    他在撒謊。
    泱泱第一正道宗門,的確會有很多奸細在的可能,未必會是眼前的母女。
    可既然她們有說不清的地方,他就一定會緊緊盯住。
    “廣陵,你還想看下去么?”見萬象宗掌教看這熱鬧看得枯瘦的臉紅光滿面,顯然見太一宗鬧出這樣的事幸災樂禍,太一宗掌教卻并未動怒。
    他反而去看抱著狐貍崽兒嘴角帶著笑意,聽湘水仙子哭訴了好一場的廣陵仙君。
    一旁,林青鏡正抱著失聲痛哭的龍絮語,見到了如今氣息更加強橫,仿佛無盡的深?床坏胶5椎牧智嘌,他愣了一下,臉色陰沉下來。
    明明,他這樣快進階,短短時間就進階金丹中期,本以為報仇有望。
    可如今沒想到林青崖再次相見,卻變得更加深不可測,讓他面對他,甚至充滿無力的感覺。
    用力握緊了手中的儲物戒,他咬了咬牙,避開了林青崖的視線。
    倒是廣陵仙君已經笑著起身,一只手臂緊緊抱著自家胖嘟嘟的狐貍崽兒,一邊對太一宗掌教挑眉說道,“太賤了,看不下去。這種猴戲,也只有太一宗才演得出來!
    什么聲淚俱下,什么楚楚可憐,什么深有苦衷……
    “你說什么?!”便有人怒道。
    可比起這話,更快的是一道冰冷凜然的劍光。
    一道劍光劈落,就聽一聲女子的慘叫,一條手臂飛上半空,在半空被崩散的劍意攪成了碎片。
    美麗溫婉的女修捂著小腹,半邊身體幾乎被砍斷,痛苦地滾在地上,丹田里一只元嬰奄奄一息,半個元嬰都消失不見。
    一片駭然。
    “湘水!碧蛔谡平滩挥啥冀辛艘宦。
    廣陵仙君卻手里提著靈劍,笑著說道,“聽說她是義陽與渭河最心愛的師妹?果然不同凡響!
    知道芝芝的存在,還隱瞞,還在他的面前提及芝芝的母親,意圖引人仇視芝芝,這真是在廣陵仙君的殺意上反復橫跳。
    對廣陵仙君來說,眾生平等。
    對湘水仙子動手自然也是因為在他的心里,她和義陽仙君渭河道君都很平等。
    更何況……
    “既然守著同一個秘密,那師兄妹整整齊齊,也是應該的么!彼χ鴮μ蛔谡平陶f道。
    修為都被廢,都被砍幾劍,整整齊齊,這才是共進退,感情深厚的好兄妹,嗯?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