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 98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98章 第 98 章
    軟軟的聲音就在耳畔, 江亥垂眸,低低地應了一聲。
    “我會平安回來!彼p聲許諾。
    狐貍崽兒頓時眉開眼笑。
    “魔修可壞了,聽說很狡詐。三師兄以后下山了要小心。還有, 要帶很多很多靈丹走才行!焙傖虄赫f到這里,頓時就從衣兜兜里掏來掏去。
    從仿佛通向一個芥子空間般的小兜兜里,一下子摸出一塊玉簡來,她就小聲喃喃地說道,“給芝芝看看, 下山除魔都要什么靈丹!
    應該和她大師兄在魔域需要的靈丹差不多, 她自然就挖出當初雷凡需要的靈丹清單,準備原樣兒給江亥也準備一份。
    小小一顆的狐貍崽兒還一副一本正經地拍著小胖腿拉清單的樣子。
    江亥看著這胖嘟嘟, 尾巴比她還胖的小豆丁, 就隱隱聽見小師妹的丹田里,仿佛傳來高一聲低一聲的“哼!”。
    他也不在意赤金火焰又嘰嘰歪歪, 安靜地坐在芝芝的身邊, 就在這時,就見遠方云海動蕩。
    一道靈光將無盡的云海切開, 轟然破碎了無數禁制,降落在山崖邊上。
    靈光震動,罡風凜冽, 江亥反應極快, 起身就將芝芝護在身后,手中靈劍出鞘,二話不說,一劍辟出!
    鋒芒畢露的劍氣斬向那道靈光。
    不是他緊張, 而是……若是親近的修士上門, 誰會做不速之客, 誰會擊碎道場禁制。
    既然不告而來,且還這樣激烈,那說不得就是歹徒。
    這一劍呼嘯一聲,隱隱攜帶風雷,聲音刺耳地劈去,就見靈光一動,劍氣轟然炸裂,山崖周圍頓時風云四散。
    那靈光向后退了一步,露出一個臉色蒼白虛弱的中年人。
    他手中橫著一把靈劍,擋住江亥的劍氣,雖然抵擋住,卻露出驚訝與差異地看著抱住芝芝急速后退的江亥。
    江亥又是一劍,轉身抱著芝芝就走。
    狐貍崽兒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撈起來,呆呆地被抱在她三師兄的懷里,看見江亥抱著自己就要離開,不由趴在他的肩膀上捏住廣陵仙君給她的小劍看去。
    見那山崖邊兒上,把自家山崖邊邊禍害得啥都不剩,好看的花樹都不見了的中年修士很眼熟,她愣了一下,一股氣血直沖頭頂。
    “壞人!”毛耳朵背伏緊緊貼在發頂,三條胖尾巴同時炸毛。
    這不是大仇人義陽仙君么。
    好氣。
    更讓狐貍生氣的是,她好好的玩耍的地方,被義陽仙君全都給掃平了。
    破壞了狐貍的樂園,在這一刻,狐貍崽兒的心里,義陽仙君真是天字第一號的大仇人。
    一輩子都不會有人超越他了。
    “等等,都是誤會。我不是……”義陽仙君匆匆而來,也并未知會萬象宗,如今因為急切甚至硬生生闖入廣陵仙君的道場,自知理虧,也知道受了一劍并不冤枉。
    他并沒有惱火江亥的不敬,正想解釋,就聽到奶聲奶氣的聲音。
    下意識看過去,就見一只炸毛了,齜牙咧嘴的胖狐貍崽兒正在那天資驚人,讓自己都側目的英俊少年懷里,仇恨地看著自己。
    看見是廣陵仙君的愛女,他本想好好解釋,可目光驟然落在這孩子三條炸成直直的棒槌般的大尾巴上,卻恍惚了一下,一時愣住了。
    火紅鮮艷的漂亮的尾巴,讓他格外熟悉。
    讓他忍不住想到了曾經的愛侶,還有,還有……
    “廣陵之女,竟也是混血么?”
    那一日初見,這小家伙兒藏在廣陵仙
    君裹著她的皮毛里,他又焦慮于絮語的七色煉血草,并沒有分心發現,這孩子竟然也是狐族混血,而且,竟然也是三尾紅狐。
    看著這樣圓潤漂亮的小家伙兒,義陽仙君不由想到了自己。
    想想隕落的道侶,還有,還有夭折了,無父女之緣的女兒,這一刻,哪怕依舊為了渭河道君心急如焚,可義陽仙君還是怔住了。
    他懷念傷感,又覺得自己看著這個孩子,無法轉移目光。
    這大概是因……失去女兒之后,看見了與女兒一樣的混血,下意識地就想……
    若他的孩子還活著,是不是也是這般模樣。
    胖嘟嘟的,會護著她的爹爹,會撒嬌任性,會有漂亮的,和她娘親一樣的狐貍尾巴捧給他看。
    江亥并未見過義陽仙君,不認識他。
    不過見狐貍崽兒橫眉立目,一副很敵視的樣子,他就知道,這不是什么好東西。
    小師妹討厭的人,都不是好東西。
    他更不會和義陽仙君廢話。
    見這修士雖然看似受傷很重,不過一身氣勢卻讓人窒息,站在這里,天地靈氣都壓抑晦澀,讓他調動靈氣無法順暢,江亥就知道這是一個自己無法對抗的敵人。
    若只有自己,許他還會多給這修士幾劍。
    不過懷里就是芝芝,江亥絕不會意氣用事拿她冒險。
    他用更快的速度就要離開,去尋廣陵仙君。
    然而就是在這時,從正殿的方向,廣陵仙君的劍光轉瞬就到了眾人面前。劍光散去,露出廣陵仙君一張俊美冷峻的臉。
    江亥看了廣陵仙君一眼,走到他的背后。
    他總覺得此刻廣陵仙君的表情,明明很平常,卻格外可怕。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義陽。怎么,傷勢好轉了么?這么快出關,是為了誰?”廣陵仙君就看著依舊在怔忡,神色恍惚的高大中年修士,輕笑了一聲。
    他還沒有得到回應,背后,被自家三師兄舉起來的狐貍崽兒已經氣哼哼地從他背后爬到他的肩膀探頭探腦。
    一邊從背后抱著爹爹的脖子,狐貍崽兒一邊叫了一聲。
    “爹爹!”
    廣陵仙君側身,把可憐巴巴的小家伙兒抱進懷里。
    而對面,卻聽到義陽仙君下意識地應了一聲。
    “誒!
    這一聲讓義陽仙君急忙回神,廣陵仙君輕輕給自家崽兒順氣的手卻頓了頓,眼底露出冰冷的殺意。
    “我,我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绷x陽仙君明顯感覺到廣陵仙君的不悅。
    想想人家女兒叫爹爹,自己卻應了聲,他不由解釋道歉說道,“廣陵,我不是辱你。我心緒難平,想到了自己的事……不知你是否知道!
    他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咬著小奶牙瞪著自己的狐貍崽兒,喃喃地說道,“我也有一女。只,只是那孩子福薄,夭折了。我很傷心!
    “福?”廣陵仙君冷冷地問道。
    “是啊,那孩子沒有等到我去找……”
    “讓我說,這孩子是最有福氣,世間匯聚的福氣都在她的身上,誰人都比不上她!睆V陵仙君看著詫異不已的義陽仙君說道,“那么有福氣的孩子,義陽,你看看你自己,你配么?你配不上孩子的一根手指頭!
    他沒血沒淚,人家死了孩子,他卻在這里說風涼話。
    義陽仙君本就傷心自己失去了女兒,聽到這話不由捂住心口。
    若不是今日來最重要的是為了渭河道君,他或許還要和廣陵仙君做過一場才行。
    如今,想想自己幾乎妻離子散的師弟,義陽仙君到底忍住了這口氣,對廣陵仙君說道,“我的女兒的事,廣陵,你心里還惱恨我當初傷了你,口不擇言,我不怪你。我,我只是有感而發……沒想到,你傾心之人竟然也是妖修!
    廣陵仙君嗤笑了一聲。
    “這孩子,也是混血啊。那么,當日那七色煉血草……”
    當初廣陵仙君說七色煉血草沒了,他還沒相信。
    如今,看著對面那只乖乖抱著廣陵仙君,卻橫眉立目,小奶牙咬得緊緊的狐貍崽兒,義陽仙君才知道他沒說謊。
    七色煉血草,是給了他自己的女兒。
    想到這里,義陽仙君不由為龍絮語的運氣感到可惜。
    換了誰都不會想到,廣陵仙君竟然也有個混血的女兒。
    若非如此,想必七色煉血草也不會旁落在其他混血的手里。
    “爹爹!”就在義陽仙君神色又恍惚了一下,下意識又要應一聲時,那只尾巴炸得厲害的孩子已經抓著她爹爹的衣襟告狀!
    小家伙兒抱著廣陵仙君,依戀又親近,就像是不管發生什么,廣陵仙君都是最可靠,會聽她控訴的人。
    她這樣篤定,搖著尾巴說道,“花花,樹,他可壞!”
    她拿胖手指指著山崖邊。
    義陽仙君似笑非笑地看著義陽仙君,卻只和聲問道,“你今日來我的道場,這般聲勢是為了什么?”
    “是我師弟渭河,他深受魔氣,我聽說你有個弟子是魔族混血……”義陽仙君顧不得傷懷女兒,急忙說道。
    廣陵仙君手中提著一把靈劍,看著他許久,突然笑了笑。
    “沒有其他的事?”
    “其他的事?沒有了。不是要緊的事,我怎會再來勞煩廣陵你!
    “當真沒有?”他臉上露出笑容,把芝芝塞給身后的弟子,緩緩走來,與急切不已的義陽仙君幾乎一步之遙。
    江亥本能地遮住狐貍崽兒的眼睛。
    而廣陵仙君這般突然溫和下來,義陽仙君幾乎受寵若驚,卻見面前俊美絕倫的男人臉上露出一個極為真切的笑容。
    他近在咫尺,笑容滿面,看起來更和氣幾分,可就在義陽仙君覺得渭河道君的事有希望時,卻只覺得小腹冰涼,之后,就是難以忍受的劇痛。
    一把靈劍刺穿他的紫府,劍意崩裂,紫府破碎。
    護身靈光,防護法器,如同薄紙般在這把劍下破開。
    冰冷的靈劍一劍將他的仙嬰死死釘在破碎的丹田紫府之中。
    “你……”
    義陽仙君受了這一劍,耳邊似乎還傳來仙嬰的一聲慘叫,不敢置信地看著近在咫尺,一劍捅了他個對穿的廣陵仙君。
    俊美男人臉上的笑容不知何時,已化作冰冷得讓人恐懼的殺意。
    “疼么?”他森然問道。
    廣陵仙君眼前閃過的,是瘦得皮包骨蜷縮在洞府角落瑟瑟發抖的芝芝。是哭著捧起一片片破碎的花瓶碎片傷心不已的芝芝。
    再疼……
    也比不上他家芝芝的心疼。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