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97章 第 97 章
    “掌教師兄, 你在說什么?”
    雖然太一宗掌教只是喃喃自語,可修士都是耳聰目明之人。
    義陽仙君不由問道。
    太一宗掌教便意味深長地看向一旁的美麗女修。
    那女修瑟瑟片刻,也白了臉, 不安地看著他。
    見她這樣的模樣,那顯然對于芝芝在廣陵仙君身邊這件事不是不知情……太一宗掌教看著這美麗溫柔的女修, 眼里不由生出幾分失望。
    若渭河道君自作主張,隱瞞了芝芝如今還活著被廣陵仙君撫養之事, 而其他人全都蒙在鼓里,他還能勉強說一句義陽仙君照顧小師妹母女也是應該的。
    畢竟,大師兄么。
    可如今,瞧見這女修明顯也知情, 之前尚未想到,如今想到了, 欲言又止, 似乎也想勸說義陽仙君不要去萬象宗求助, 太一宗掌教幾乎在用重新認識的目光看她。
    曾經他只以為這師妹柔弱需要人護著。
    可如今看……她的心竟然也夠狠的。
    義陽仙君對這對母女沒得挑,一直都很愛護。
    而當年……他垂了垂眼睛。
    當年若不是為了這對母女,也不會有芝芝流落在外這種事。
    可一心一意為了她, 她卻隱瞞愛護自己的兄長的女兒的事,不讓義陽仙君骨肉相聚。
    不管是為了什么緣故,這都讓太一宗掌教對她有了另一種認識。
    “不管怎樣,我都要去試一試。掌教師兄擔心廣陵還在記恨我么?”義陽仙君想到自己迫不得已偷襲廣陵仙君這件事, 不由苦笑。
    他輕聲說道,“那時為了絮語, 我也是迫不得已。廣陵當時在氣頭上, 如今, 想必也不會過于惱恨我!
    他冥頑不靈, 太一宗掌教甚至感覺到與剛剛朝鳳一樣的心情,不由沉了臉說道,“你先養傷!
    “是,是啊大師兄,你,你先養傷吧!蹦强拗阉笾鰜淼呐扪巯虏话驳財Q著手指,小小聲地說道。
    “師弟,你是宗門根基,宗門離不得你!绷x陽仙君這仙階強者坐鎮的太一宗,才是領袖正道的太一宗。
    要不然,若無強悍的仙階強者坐鎮,誰會把太一宗放在眼里?
    更何況宗門內部總是讓太一宗掌教不安。
    那弟子試煉時出現的魔修影蹤讓他如今心里突突直跳,他總是忍不住在想,萬里舟被打開過禁制,是誰打開的?
    又跟魔修有沒有關系?
    沒有查清楚之前,他看向這次一同前往秘境的同門,無論長老還是弟子,全都生出猜疑。
    而他唯一能相信,也能震懾宗門的,也只有健康的義陽仙君。
    義陽仙君比什么都重要。
    “師兄,只有這件事,我不能答應你!绷x陽仙君維護師弟師妹慣了。
    聽著偏殿里渭河道君那慘烈的嚎叫和不知在罵誰的痛苦的哭聲,再看看搖搖欲墜的師妹母女,他也不管別人說什么,轉身化作一道靈光消失在了太一宗掌教的面前。
    看著他直接遁走,太一宗掌教哪里還顧得上別人,叫了一聲,“師弟!”便追了出去。
    只是他哪里比得上仙階強者的速度,一轉眼,義陽仙君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刻義陽仙君急著趕往萬象宗,希望能求廣陵仙君這一脈既往不咎,救救他的師弟渭河道君。
    廣陵仙君又不擅長掐指演算天機,更不會知道義陽仙君還真的破關而出來找死,正陪著一只胖嘟嘟的狐貍崽兒在山峰上玩耍。
    他身邊跟著
    面無表情的江亥。
    雖然一直都很滿意這個養崽兒卻不爭寵的弟子,可廣陵仙君總覺得這小子跟在身邊亦步亦趨的有點礙眼。
    一邊看忽閃著三條胖尾巴的小家伙兒在花叢里撲蝴蝶,嘿咻嘿咻,搖著大尾巴很努力的樣子,廣陵仙君便笑著對江亥說道,“修行法訣已經教給了你,你自己去修煉吧!
    他笑容滿面,顯然覺得陪著崽兒做這幼稚的撲蝴蝶游戲很有趣的樣子。
    江亥一邊用靈氣吸引更多的蝴蝶在花叢里,就看著胖嘟嘟一團在撲騰,撲到蝴蝶貼一貼,就重新放掉的小家伙兒,平靜地說道,“我陪陪師妹!
    廣陵仙君瞇起眼睛,覺得這弟子似乎跟從前不太一樣。
    像是多了幾分活人的氣息。
    甚至還學會了林青崖的壞習慣,就是圍著芝芝打轉。
    “你不練習劍意么?”
    “領悟到了!苯ゴ鬼,看著抓住了一只最漂亮的蝴蝶,美滋滋地湊過來的狐貍崽兒,目光落在她笑得像是胖喇叭花兒一樣的小臉上,慢慢地說道,“也不難!
    他垂頭,屬于少年人尚且帶著幾分青澀的手指輕輕摸了摸捧到自己面前的蝴蝶翅膀。
    蝴蝶老老實實地停留在芝芝的胖手指上,小家伙兒又捧給廣陵仙君獻寶,廣陵仙君便挑眉,也摸了摸。
    靜謐的溫馨與快樂。
    很陌生。
    不過感覺不壞。
    “飛飛!钡褥乓俗约簱涞降淖詈每吹暮,狐貍崽兒放開,讓這美麗的蝴蝶重新回到花叢中翩翩起舞。
    “怎么不抓住!
    “喜歡,可摸摸就好!焙傖虄罕锪撕冒胩,才小小聲地說道。
    美麗脆弱的生命,她很喜歡,可,可喜歡就摸摸好了,她并不想因為自己的喜歡,就禁錮什么。
    讓漂亮的蝴蝶開開心心,自由自在,她遠遠地看著就很開心。
    “喜歡,但是不一定要擁有!彼舶吐N起來,覺得自己說得這話特別有水平,還拉著廣陵仙君的手問道,“爹爹,芝芝說的對不對?”
    她的眼睛在發亮,三條胖尾巴在身后擠來擠去,看起來比她都更胖些。
    廣陵仙君含笑垂頭,看著這小身子遮不住身后胖尾巴的崽兒,明明是無情的殺道修士,卻面對自己的女兒對生命的尊重時,笑著說道,“芝芝說的對!
    江亥也同樣點頭。
    他不知道對錯。
    不過……小師妹說的話,自然全都是對的。
    被爹爹和師兄肯定了的小家伙兒眼睛更加明亮,用力點著小腦袋,吧唧,踮腳親了彎腰看著自己的爹爹。
    軟乎乎地被親了一口,廣陵仙君不由露出笑容。
    他看了一眼臉色平靜的江亥,嘴角勾起最愉悅的痕跡。
    倒是狐貍崽兒,又吧嗒吧嗒跑過去,跟她三師兄貼貼,等她三師兄給她擦干凈臉上的草葉,就又去花叢里打滾了。
    山峰上一大片的花花草草,中間一只胖嘟嘟的狐貍崽兒蹦蹦跳跳,格外自娛自樂的樣子。
    看見她這么快樂,廣陵仙君不由看著自家閨女那實在是胖的三條狐貍尾巴,低聲說道,“……找誰給芝芝拜師呢?”
    他這一脈的修煉其實也合適芝芝。
    狐貍崽兒看起來軟乎乎,心很軟,其實在大事上一向堅決。
    就比如討厭義陽仙君和渭河道君,那就真的討厭,一點都不會緩和,特別擅長見死不救。
    不過廣陵仙君沒想讓芝芝繼承自己的衣缽。
    劍修一向需要嚴格的修煉與教導。
    他對自家崽兒狠不下心去管教,只想溺愛,只想讓狐貍崽兒哼哼唧唧撒嬌,那還怎么教?
    “找個……找個認真些的去拜師!辈挥煤車栏,不過也要有師尊的樣子,說起來這萬象宗大修士不少,不過廣陵仙君暫時還沒有選出芝芝師尊的人選。
    眼下他喃喃自語,盤算著宗門里誰還可以。
    江亥卻不管這些,看見又在花叢里到處亂竄的小家伙兒跑出來,他放出收在手中的胖葫蘆,把累得哼哼的小師妹放在葫蘆上,牽著葫蘆帶她去休息。
    芝芝坐在心愛的胖葫蘆上,被江亥牽著又去看望了自己的朋友黑犬。
    瞧見廣陵仙君回了正殿,嘴里念叨“讓我想想還有誰”,她抓著嘟嘟嘟的胖葫蘆,跟著今天修煉好了的江亥一起去了山崖邊兒上。
    江亥把靈果,靈蜜水給她,又豎起一面止風的令旗,陪她坐著。
    看著狐貍崽兒騎著胖葫蘆高高興興地吃好吃的,江亥伸手,揉了揉芝芝的小腦袋。
    “三師兄?”毛耳朵抖了抖,她回頭看他。
    “我……”江亥突然緩緩地說道。
    見他似乎有話要說,狐貍崽兒露出傾聽的樣子。
    “待二師兄出關,我或許會下山除魔!苯ヒ娭ブサ蓤A了眼睛看著自己,嘟嘟嘟地騎著胖葫蘆湊過來,就把她接過來抱在懷里。
    一起坐在山崖邊上,他看著這山峰外無盡美麗的云海,對芝芝輕聲說道,“掌教真人放了弟子下山。我……有能力,也應該下山除魔!
    魔修即將肆虐,明顯不懷好意,萬象宗已經命一些長老帶領弟子下山,除魔衛道。
    江亥知道這件事,若是從前,他或許并不會格外在意,自己關門過日子就好。
    可如今,他有家了。
    魔修禍亂世間,而且,明顯廣陵仙君對魔修來說,同樣是礙眼的絆腳石。
    他想除魔。
    或許有一些原因是為了天下平靜,可更多的,是將會危機他的家的魔修鏟除。
    若他當真是魔修要尋找的魔族少君,那就更不能放過或許會知道他來歷的萬魔宗宗主。
    江亥不想做什么魔族少君。
    也不想被魔修簇擁。
    他喜歡萬象宗平靜快樂的生活。
    誰想要動搖,想要用任何名義去奪走,他就斬了誰。
    “三師兄要除魔,好呀!
    “那就不能在家里陪著你!苯傖虄赫f道。
    “可芝芝一直都在。三師兄就去忙正事,像大師兄,二師兄一樣。芝芝在家等師兄們,一直等。師兄們什么時候回家,芝芝也都會在!
    她是一只守家的狐貍。
    雖然自己很弱小,可在家里煉丹,等著自己的爹爹,師兄們回家,卻是最能做到的事。
    小家伙兒軟乎乎地趴在自家三師兄的懷里,小胖爪扯著三師兄長長的頭發,乖乖地說道,“等師兄回家!薄罢平處熜, 你在說什么?”
    雖然太一宗掌教只是喃喃自語,可修士都是耳聰目明之人。
    義陽仙君不由問道。
    太一宗掌教便意味深長地看向一旁的美麗女修。
    那女修瑟瑟片刻,也白了臉, 不安地看著他。
    見她這樣的模樣,那顯然對于芝芝在廣陵仙君身邊這件事不是不知情……太一宗掌教看著這美麗溫柔的女修, 眼里不由生出幾分失望。
    若渭河道君自作主張,隱瞞了芝芝如今還活著被廣
    陵仙君撫養之事, 而其他人全都蒙在鼓里,他還能勉強說一句義陽仙君照顧小師妹母女也是應該的。
    畢竟,大師兄么。
    可如今,瞧見這女修明顯也知情, 之前尚未想到,如今想到了, 欲言又止, 似乎也想勸說義陽仙君不要去萬象宗求助, 太一宗掌教幾乎在用重新認識的目光看她。
    曾經他只以為這師妹柔弱需要人護著。
    可如今看……她的心竟然也夠狠的。
    義陽仙君對這對母女沒得挑,一直都很愛護。
    而當年……他垂了垂眼睛。
    當年若不是為了這對母女,也不會有芝芝流落在外這種事。
    可一心一意為了她, 她卻隱瞞愛護自己的兄長的女兒的事,不讓義陽仙君骨肉相聚。
    不管是為了什么緣故,這都讓太一宗掌教對她有了另一種認識。
    “不管怎樣,我都要去試一試。掌教師兄擔心廣陵還在記恨我么?”義陽仙君想到自己迫不得已偷襲廣陵仙君這件事, 不由苦笑。
    他輕聲說道,“那時為了絮語, 我也是迫不得已。廣陵當時在氣頭上, 如今, 想必也不會過于惱恨我!
    他冥頑不靈, 太一宗掌教甚至感覺到與剛剛朝鳳一樣的心情,不由沉了臉說道,“你先養傷!
    “是,是啊大師兄,你,你先養傷吧!蹦强拗阉笾鰜淼呐扪巯虏话驳財Q著手指,小小聲地說道。
    “師弟,你是宗門根基,宗門離不得你!绷x陽仙君這仙階強者坐鎮的太一宗,才是領袖正道的太一宗。
    要不然,若無強悍的仙階強者坐鎮,誰會把太一宗放在眼里?
    更何況宗門內部總是讓太一宗掌教不安。
    那弟子試煉時出現的魔修影蹤讓他如今心里突突直跳,他總是忍不住在想,萬里舟被打開過禁制,是誰打開的?
    又跟魔修有沒有關系?
    沒有查清楚之前,他看向這次一同前往秘境的同門,無論長老還是弟子,全都生出猜疑。
    而他唯一能相信,也能震懾宗門的,也只有健康的義陽仙君。
    義陽仙君比什么都重要。
    “師兄,只有這件事,我不能答應你!绷x陽仙君維護師弟師妹慣了。
    聽著偏殿里渭河道君那慘烈的嚎叫和不知在罵誰的痛苦的哭聲,再看看搖搖欲墜的師妹母女,他也不管別人說什么,轉身化作一道靈光消失在了太一宗掌教的面前。
    看著他直接遁走,太一宗掌教哪里還顧得上別人,叫了一聲,“師弟!”便追了出去。
    只是他哪里比得上仙階強者的速度,一轉眼,義陽仙君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刻義陽仙君急著趕往萬象宗,希望能求廣陵仙君這一脈既往不咎,救救他的師弟渭河道君。
    廣陵仙君又不擅長掐指演算天機,更不會知道義陽仙君還真的破關而出來找死,正陪著一只胖嘟嘟的狐貍崽兒在山峰上玩耍。
    他身邊跟著面無表情的江亥。
    雖然一直都很滿意這個養崽兒卻不爭寵的弟子,可廣陵仙君總覺得這小子跟在身邊亦步亦趨的有點礙眼。
    一邊看忽閃著三條胖尾巴的小家伙兒在花叢里撲蝴蝶,嘿咻嘿咻,搖著大尾巴很努力的樣子,廣陵仙君便笑著對江亥說道,“修行法訣已經教給了你,你自己去修煉吧!
    他笑容滿面,顯然覺得陪著崽兒做這幼稚的撲蝴蝶游戲很有趣的樣子。
    江亥一邊用靈氣吸引更多的蝴蝶在花叢里,就看著胖嘟嘟一團在撲騰,撲到蝴蝶貼一
    貼,就重新放掉的小家伙兒,平靜地說道,“我陪陪師妹!
    廣陵仙君瞇起眼睛,覺得這弟子似乎跟從前不太一樣。
    像是多了幾分活人的氣息。
    甚至還學會了林青崖的壞習慣,就是圍著芝芝打轉。
    “你不練習劍意么?”
    “領悟到了!苯ゴ鬼,看著抓住了一只最漂亮的蝴蝶,美滋滋地湊過來的狐貍崽兒,目光落在她笑得像是胖喇叭花兒一樣的小臉上,慢慢地說道,“也不難!
    他垂頭,屬于少年人尚且帶著幾分青澀的手指輕輕摸了摸捧到自己面前的蝴蝶翅膀。
    蝴蝶老老實實地停留在芝芝的胖手指上,小家伙兒又捧給廣陵仙君獻寶,廣陵仙君便挑眉,也摸了摸。
    靜謐的溫馨與快樂。
    很陌生。
    不過感覺不壞。
    “飛飛!钡褥乓俗约簱涞降淖詈每吹暮,狐貍崽兒放開,讓這美麗的蝴蝶重新回到花叢中翩翩起舞。
    “怎么不抓住!
    “喜歡,可摸摸就好!焙傖虄罕锪撕冒胩,才小小聲地說道。
    美麗脆弱的生命,她很喜歡,可,可喜歡就摸摸好了,她并不想因為自己的喜歡,就禁錮什么。
    讓漂亮的蝴蝶開開心心,自由自在,她遠遠地看著就很開心。
    “喜歡,但是不一定要擁有!彼舶吐N起來,覺得自己說得這話特別有水平,還拉著廣陵仙君的手問道,“爹爹,芝芝說的對不對?”
    她的眼睛在發亮,三條胖尾巴在身后擠來擠去,看起來比她都更胖些。
    廣陵仙君含笑垂頭,看著這小身子遮不住身后胖尾巴的崽兒,明明是無情的殺道修士,卻面對自己的女兒對生命的尊重時,笑著說道,“芝芝說的對!
    江亥也同樣點頭。
    他不知道對錯。
    不過……小師妹說的話,自然全都是對的。
    被爹爹和師兄肯定了的小家伙兒眼睛更加明亮,用力點著小腦袋,吧唧,踮腳親了彎腰看著自己的爹爹。
    軟乎乎地被親了一口,廣陵仙君不由露出笑容。
    他看了一眼臉色平靜的江亥,嘴角勾起最愉悅的痕跡。
    倒是狐貍崽兒,又吧嗒吧嗒跑過去,跟她三師兄貼貼,等她三師兄給她擦干凈臉上的草葉,就又去花叢里打滾了。
    山峰上一大片的花花草草,中間一只胖嘟嘟的狐貍崽兒蹦蹦跳跳,格外自娛自樂的樣子。
    看見她這么快樂,廣陵仙君不由看著自家閨女那實在是胖的三條狐貍尾巴,低聲說道,“……找誰給芝芝拜師呢?”
    他這一脈的修煉其實也合適芝芝。
    狐貍崽兒看起來軟乎乎,心很軟,其實在大事上一向堅決。
    就比如討厭義陽仙君和渭河道君,那就真的討厭,一點都不會緩和,特別擅長見死不救。
    不過廣陵仙君沒想讓芝芝繼承自己的衣缽。
    劍修一向需要嚴格的修煉與教導。
    他對自家崽兒狠不下心去管教,只想溺愛,只想讓狐貍崽兒哼哼唧唧撒嬌,那還怎么教?
    “找個……找個認真些的去拜師!辈挥煤車栏,不過也要有師尊的樣子,說起來這萬象宗大修士不少,不過廣陵仙君暫時還沒有選出芝芝師尊的人選。
    眼下他喃喃自語,盤算著宗門里誰還可以。
    江亥卻不管這些,看見又在花叢里到處亂竄的小家伙兒跑出來,他放出收在手中的胖葫蘆,把累得哼哼的小師妹放在葫蘆上
    ,牽著葫蘆帶她去休息。
    芝芝坐在心愛的胖葫蘆上,被江亥牽著又去看望了自己的朋友黑犬。
    瞧見廣陵仙君回了正殿,嘴里念叨“讓我想想還有誰”,她抓著嘟嘟嘟的胖葫蘆,跟著今天修煉好了的江亥一起去了山崖邊兒上。
    江亥把靈果,靈蜜水給她,又豎起一面止風的令旗,陪她坐著。
    看著狐貍崽兒騎著胖葫蘆高高興興地吃好吃的,江亥伸手,揉了揉芝芝的小腦袋。
    “三師兄?”毛耳朵抖了抖,她回頭看他。
    “我……”江亥突然緩緩地說道。
    見他似乎有話要說,狐貍崽兒露出傾聽的樣子。
    “待二師兄出關,我或許會下山除魔!苯ヒ娭ブサ蓤A了眼睛看著自己,嘟嘟嘟地騎著胖葫蘆湊過來,就把她接過來抱在懷里。
    一起坐在山崖邊上,他看著這山峰外無盡美麗的云海,對芝芝輕聲說道,“掌教真人放了弟子下山。我……有能力,也應該下山除魔!
    魔修即將肆虐,明顯不懷好意,萬象宗已經命一些長老帶領弟子下山,除魔衛道。
    江亥知道這件事,若是從前,他或許并不會格外在意,自己關門過日子就好。
    可如今,他有家了。
    魔修禍亂世間,而且,明顯廣陵仙君對魔修來說,同樣是礙眼的絆腳石。
    他想除魔。
    或許有一些原因是為了天下平靜,可更多的,是將會危機他的家的魔修鏟除。
    若他當真是魔修要尋找的魔族少君,那就更不能放過或許會知道他來歷的萬魔宗宗主。
    江亥不想做什么魔族少君。
    也不想被魔修簇擁。
    他喜歡萬象宗平靜快樂的生活。
    誰想要動搖,想要用任何名義去奪走,他就斬了誰。
    “三師兄要除魔,好呀!
    “那就不能在家里陪著你!苯傖虄赫f道。
    “可芝芝一直都在。三師兄就去忙正事,像大師兄,二師兄一樣。芝芝在家等師兄們,一直等。師兄們什么時候回家,芝芝也都會在!
    她是一只守家的狐貍。
    雖然自己很弱小,可在家里煉丹,等著自己的爹爹,師兄們回家,卻是最能做到的事。
    小家伙兒軟乎乎地趴在自家三師兄的懷里,小胖爪扯著三師兄長長的頭發,乖乖地說道,“等師兄回家!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