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 88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88章 第 88 章
    尚未遭遇, 江亥已默默地覬覦起了據說連魔域都算是珍惜的血池。
    他記在心里,決定快點強大。
    殺掉魔修與魔族,搶走血池。
    狐貍崽兒顯然不知道, 摸著自己毛耳朵很溫柔的三師兄心里都開始惦記魔君的秘寶了。
    她舒服地瞇起眼睛, 哼哼唧唧把自己的毛耳朵湊得離師兄修長的手指近點兒。
    “給撓撓!毙〖一飪喝鲑囌f道。
    廣陵仙君正對林青崖吩咐說道,“魔修找著靠山了, 膽子開始大了!
    之前尋找“少君”的時候魔修就有點囂張,現在都敢在正道諸宗的眼皮子底下鬧事, 還真是忘了這修真界是正道鎮守了。
    不過想想“少君”還可能只是個金丹, 卻讓魔修當寶貝疙瘩, 甚至還說出什么日后是少君領袖魔道,廣陵仙君又嗤笑了一聲。
    金丹期的少君……
    林青崖嘴角泛起尷尬的笑容,希望廣陵仙君不要那么氣人。
    “師尊的意思是?”他溫和地問道。
    “也該讓正道諸宗掃一掃修真界的魔修了!睆V陵仙君雖然不厚道地笑著,一雙眼睛卻冰冷入骨,看著微微頷首的林青崖說道,“只有魔修的血流盡,這世間才會真正太平。放虎歸山, 遺禍無窮。殺光了這些魔修,才能保護我們真想保護的人!
    太一宗那所謂的回頭是岸, 網開一面,于廣陵仙君看來可笑到了極點。
    此刻, 他就對林青崖繼續說道, “讓掌教師兄召集諸宗,讓弟子們都下山歷練!B條妖蛇都追得吐血,像什么話!
    朝鳳在秘境里被三首妖蛇追得暈頭轉向, 廣陵仙君看了, 沒什么想法。
    就是想, 要是自己的弟子也這樣兒,非把他塞魔域去好生磨礪一番。
    “我記下了!绷智嘌旅C容說道。
    “行了,那就是你和掌教師兄的事。照看你師弟些,待我和芝芝回來,希望他已經結嬰!
    金丹期的少君。
    廣陵仙君又想笑了。
    他動作迅速,很快就抱起自家崽兒,和眾人在這秘境之處分開。
    林青崖帶著萬象宗眾人返回宗門,江亥手里還栓著芝芝最喜歡的飛行法寶小葫蘆。
    “我和爹爹溜達完就回家!焙傖虄耗軗碛泻妥约业概畣为毘鋈ネ鎯,雖然舍不得師兄們,可心里卻雀躍得不得了。
    眼見萬象宗的萬里舟駕靈光消失在了天邊,小家伙兒被抱在云空之中,忍不住拿毛茸茸的耳朵尖尖去蹭她爹爹光潔的下顎,扭來扭去開心地叫道,“和爹爹在一起!”
    在她簡單的心里,和爹爹一起玩兒是最快樂的事情了。
    耳朵尖尖兒在他下顎掃來掃去,癢得很,廣陵仙君一邊用仙靈之氣護著這開心得搖頭擺尾的崽兒,一邊嗯嗯地答應說道,“我也喜歡和芝芝在一起!
    他總算也學會了怎么哄崽兒,一團赤金火焰哼哼了兩聲,見到廣陵仙君看自己的目光,抖了抖,藏進了狐貍崽兒的丹田不敢冒出來打攪人家父女相處,小聲說道,“小心眼的仙君!”
    廣陵仙君危險地瞇起眼睛。
    “對了,那小金……”
    “小金不出來。只有我和爹爹!
    丹田里,這次是一團赤金火焰氣急敗壞的“沒良心的狐貍!”。
    廣陵仙君這才覺得滿意了,在赤金火焰罵罵咧咧里,他掃過廣闊的云空,就向著一個方向席卷而去。
    因是帶崽兒回家的,心情自然好,那些所謂的義陽仙君,渭河道君等等全都跟他們沒關系,廣陵仙君對那種玩意兒提都懶得提。
    他遁速極快,路上又會指著下方的一些美麗的山河景色給芝芝觀賞,所以芝芝這一路上也不覺得辛苦。
    直到當對她很熟悉的山脈出現在眼前,芝芝毛耳朵一抖,趴在廣陵仙君的肩膀上向下看去。
    一大片熟悉的凡人的城鎮。
    當初的那條被斬出的長長的河水還在。
    許多的村莊匯聚在河畔。
    不過是她和爹爹生活在一起的這段時間,城鎮已經擴大到了她幾乎不認識的程度。
    那已經不像是小鎮子,而是變成了一座人來人往的城池。
    依山傍水,耕地讀書,很有人氣,也很興旺安逸,讓芝芝從天上看見,忍不住捂著小嘴巴笑。
    不知道因什么開心,卻又覺得,看見這樣的一幕,她就想要笑起來。
    “爹爹真好!狈踩藗兛雌饋砗芟矚g那條河流,小家伙兒把被靈光護住,在高空的寒風里也依舊暖暖的小臉兒埋進她爹爹的頸窩,心滿意足地說道,“我爹爹是世上最好的爹爹!
    這么好的爹爹,她真喜歡啊。
    喜歡得不得了,就像是……喜歡娘親一樣喜歡了。
    真心的喜歡。
    “你也是世上最好的崽兒!睆V陵仙君護著她說道。
    并非因她是所謂的天地鐘愛,也并非是她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天賦和價值,單純的,就只是一只不大聰明,卻讓他牽掛的崽兒。
    揉了揉這小東西的發頂,他很快就駕馭著靈光落入了山林之間。
    落到山林之間,廣陵仙君就瞇起眼睛,冷笑了一聲。
    一個敞開的洞府出現在他的眼前,防護的那冰藍色的光幕早就不見蹤影,一個破碎了的藍色小碗落在洞府前的地上,這洞府沒有任何禁制防護。
    不過大概是因為這里比較偏僻,洞府四周并沒有什么有人頻繁來到這里的痕跡。
    芝芝也探頭看著,看見地上碎開的藍色小碗,她愣住了。
    禁制……洞府的禁制壞掉了。
    “娘親!睕]有禁制的話,誰來保護她娘親呢?
    小家伙兒一下子就著急了,從廣陵仙君的懷里跳下來,沖進洞府。
    洞府里黑暗一片,寂靜無比,兩旁的一些擺設用的花瓶器皿都翻倒在地上,凌亂到了極點。
    可芝芝顧不上這些了,急急忙忙跑到洞府的最中央,順著石階爬上了高高的石棺。
    洞口泄露進來的一點點光里,她看見石棺緊閉,鴉雀無聲,有被撬動的痕跡,不過卻似乎并沒有撬開。
    幾道深深的痕跡在石棺上,可大概是這棺材過于嚴密,撬動棺材的人失去耐心,這才罷手了。
    “無事,她還在里面!笨匆姾傖虄号吭谑咨习舌舌,心疼地掉眼淚,小胖手摸著石棺上那幾道殘留下來的痕跡,尾巴都難過地耷拉下來,廣陵仙君突然覺得,砍了渭河道君手腳都便宜他。
    他神識掃過這石棺,不在意地掃過那只靜靜伏在石棺中的妖修,走到芝芝的身邊把這難過得不得了的小家伙兒抱起來。
    一邊隨手將一把小劍刺進石棺前的石階上,他一邊對她說道,“這劍意日后可以護住她。無人再能動她分毫!
    看在芝芝的份兒上……
    要不然,他說什么都懶得管妖修。
    “爹爹,謝謝你!笨吹竭@劍意,芝芝拿小手抹著眼淚,軟軟地把小腦袋枕在廣陵仙君的肩膀上,抽噎著小身體說道,“對娘這樣,壞!”
    她不知道是什么人破壞了禁制,闖到洞府里,還想撬動她娘親的棺槨,還,還弄亂了她的家。
    看著地上凌亂翻倒的那些自己生活用的東西,小家伙兒認真地記下,小聲說道,“仇人,仇人!”誰動了狐貍的洞府,傷害了狐貍的娘親,就是,就是她的大仇人。
    和傷害她爹爹的義陽仙君一樣,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大仇人。
    “渭河道君!
    “爹爹?”
    “是渭河道君!睆V陵仙君彈指一顆夜明珠將黑暗的洞府照亮,對芝芝輕聲說道。
    他不準備讓芝芝對仇人一無所知。
    “他為什么要傷害芝芝的娘親……”在廣陵仙君斟酌著思索要怎么解釋時,芝芝卻搖了搖小腦袋大聲說道,“他是仇人,原因不重要!”
    就像是義陽仙君傷害她爹爹的原因不重要,傷害了就是她的仇人一樣。
    難過得不得了的小家伙兒咬緊牙關,把義陽仙君和渭河道君并列為自己最仇恨的仇人。
    不過這仇暫且記下,芝芝先跳到地上,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抽噎著一點點把那些凌亂了的,自己曾經生活的一點一滴全都歸位,小聲說道,“沒變,一點都不要變!
    這個溫馨的,擁有她娘親和她最快樂記憶的洞府,永永遠遠都不要被人改變。
    廣陵仙君站在石棺前,靜靜地看著小背影可憐巴巴的孩子,看著她親手一點一點地把洞府復原。
    他收回目光,落在石棺上,撇嘴。
    “你說,你是什么眼光!边@世上修士那么多,看上義陽仙君那種貨色,實在沒什么眼光。
    要不是因為義陽,他的崽兒能傷心成這樣么?
    想想芝芝在自己身邊那么快樂,被養得油光水滑,糟心的事兒都是義陽仙君引起,廣陵仙君就覺得這死去的妖修眼光不行。
    他正漫不經心地數落狐族女修沒眼光,順便心疼地看護自家可憐巴巴的崽兒,被他念叨的另一人,卻已經歇斯底里地吼叫起來。
    一處封禁大陣之中,手腳殘缺的渭河道君用力撕扯著身上滿是暴起血管的皮膚,抓得鮮血淋漓,痛苦得雙目赤紅。
    “師兄!”陣法之外,一個美麗溫婉的女修痛苦又心疼地伏在地上失聲痛哭,“你堅強些,一定會好的,一定會好的!”
    她哭得泣不成聲,楚楚可憐,渭河道君痛苦得無法壓抑,聽到這曾經溫婉的聲音,卻陡然看向她,撲了過來。
    “!”那女修卻在他撲來的瞬間驚呼了一聲,向后退去,不要與他靠近。
    哪怕隔著封禁大陣,知道他不可能觸碰到她,她也依舊畏懼他,不敢接近他。
    看著對自己避之不及,避之如蛇蝎的女修,渭河道君愣住了。
    他如今落到如今,都是,都是為了她。
    可她卻……
    一股發黑的鮮血,從他的嘴里噴薄而出。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