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 80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80章 第 80 章
    因涉及到自家弟子們的安危,太一宗掌教心中驚怒無比。
    不管是魔修大膽,竟然在太一宗的眼皮子地下潛入正道所在的秘境,這簡直在羞辱太一宗。
    還是震怒于這些魔修竟然敢在這么多大修士的面前搞事。
    還有……太一宗門下精英弟子會不會有事?
    之前,沒有誰被魔修暗算吧?
    他一邊飛快地命人將秘境打開,一邊去看秘境之中的情況,眾人面前的那幾面水鏡翻轉翻轉,此刻匯聚成了一處極大的水鏡,將秘境中的一個場景幻化出來。
    那水鏡之中,此刻是幾名衣袍不同,顯然門派不同的年輕弟子聚攏在一起,警惕地看著一個手里提著血紅色令旗的修士。
    一條三首妖蛇盤踞在這些弟子之中,也不知剛剛兵荒馬亂時發生了什么,年輕的弟子們竟然與它站在一起。
    妖蛇的下方,朝鳳臉色發白,卻抓著兩只赤金色小錘,惡狠狠地與其他人一起站在那臉上一道道扭曲凸出血管,看起來更加猙獰的魔修的前方。
    遠遠的,還有發覺到此地異狀的年輕弟子們紛紛追尋而來。
    見弟子們尚且知道簇擁在一起一同合力對敵,哪怕平日里彼此宗門關系尋常如太一宗與萬象宗的弟子都此刻并肩作戰,太一宗掌教先松了一口氣,又催促修士們盡快將玉璧中的魔氣祛除。
    見那魔氣攀附在玉璧上,江亥沉吟片刻,將手里那緊緊被禁錮的魔修元神丟給太一宗掌教,平靜地說道,“我是魔族混血,可以吸收魔氣!
    “你?”太一宗掌教愣了一下,看向江亥,又急忙頷首說道,“勞煩!
    他聲音溫和,也并無厭棄,狐貍崽兒默默地抱緊尾巴,在突然發生事端的時候一聲不吭,唯恐給正事添亂。
    可當江亥走過她的面前要飛到半空去接觸玉璧,芝芝忍不住伸出小胖手,輕輕地叫了一聲,“三師兄!
    她不知道江亥吸收那魔修的魔氣會不會有危險。
    雖然秘境里很緊急,她很擔心,可,可如果是要她三師兄犧牲一些什么,她會覺得不愿意。
    她知道她小氣,不知大局為重。
    可……她還是更在乎她的師兄。
    “無事!碑斦浪腥硕几P注魔氣能不能被他吸收好去救人,只有他的家人,才會更在意,吸收魔氣對他來說會不會是一種傷害。
    迎著林青崖憂慮的眼睛,江亥冷靜的眼睛微微轉動片刻,認真地解釋說道,“魔氣于我,如靈氣之于修士!
    他在魔域修煉的時候,也吸收這樣的魔氣,所以算起來,還算是……補一補?
    “師弟,不要逞強!绷智嘌聟s還是忍不住說道。
    江亥靜靜地看他片刻,臉色微不可見地柔和一瞬。
    “好!彼置嗣ブサ男∧X袋,再次說道,“好!
    這英俊的少年卻并未顯露出更多的魔身,只一只手化作巨大的黑色的魔爪,飛到半空,一爪將那玉璧抓在手中。
    玉璧中流動著的仿佛活物一般的魔氣就像是遇到了天敵一般驚恐四散,卻似乎被一股吸力束縛,慢慢地從玉璧中掙扎著被扯動出來,融入了江亥的魔爪之中。
    英俊的少年面無表情,玉璧卻開始重新煥發出一道道靈光。
    太一宗掌教一邊抓著魔修元神緊張地看著,且見玉璧的污染慢慢退去,正露出笑容,卻見手中的魔修元神突然慘叫了一聲,一只血色的魔影浮現在太一宗掌教掌中,一口將那魔修元神吞噬了下去。
    那血色魔影在太一宗掌教不敢置信的目光里怪笑了兩聲,炸開,消失不見。
    “掌教!”太一宗的幾個長老臉色發白,一臉慌亂。
    那血色魔影剛剛與太一宗掌教那么接近,簡直可以傷害到太一宗掌教。
    “無妨!”太一宗掌教驚魂未定,萬萬想不到自己失神的片刻,就有這般魔影靠近了他。
    不過想想剛剛那毫無魔氣與空間波動的魔影,他沉著臉說道,“是沖著剛剛那元神來的。魔修是想殺人滅口!
    突然出現的魔影只將魔修元神給吞噬消滅了,顯然是不想有魔修落入正道的手中。
    不過這事兒說來也奇怪……不過是個魔修,落到正道手中又怎么了?這么多年,落入正道手中的魔修還少了不成?
    為什么唯獨這魔修被緊緊盯住滅了口?
    有什么是怕這魔修元神吐露出來的?
    “必定還有正道與魔修勾結!碧蛔谡平痰吐曕。
    不然,解釋不了這魔修竟然會奪舍一個正道修士,且還能萬般隱藏住魔修的氣息,潛入太一宗的萬里舟。
    難道是……與魔修勾結的是太一宗的修士?
    太一宗掌教又搖頭,否定了這個猜測。
    這次跟隨他而來的太一宗長老,都是與他相交百年,一同扶持太一宗強盛的人,都對魔修嫉惡如仇,怎么可能會與魔修勾結。
    可那魔修元神被吞噬,卻又有說不出來的怪異。
    他隱隱覺得這其中暗潮涌動,有讓人不安的魔影混沌不明,籠罩著正道修士,然而此刻更重要的卻是正道這些精英弟子的安危。
    就見秘境中那魔修手中血色令旗搖曳,浮空擴大,從其中傳來一聲聲奇怪的聲音,翻滾著的血色魔氣席卷而來。
    正道弟子們打出的眾多的法寶,撞上那翻滾的魔氣紛紛跌落在地上,靈氣消失得無影無蹤。
    眼見攻擊沒有效果,這些正道弟子們更加緊張,卻并沒有人逃走。
    站在最前方的幾個修為最強,明顯都已經筑基巔峰的年輕弟子又手中靈光點點,催動一個個防護的法寶。
    見到防護法寶,朝鳳的眼睛一亮,頓時想到了什么,且見那前方魔修突然又拿出一個黑色的小碗,將里面粘稠猩紅的仿佛鮮血一樣的液體倒落在地上。
    那鮮血卻像是活物一樣,落在地上化作一片蔓延的血霧,又從血霧中蜿蜒出許多細細的血線向著正道弟子侵襲而來。
    一道道血線靠到防護法寶的光罩上,光罩頓時搖搖欲墜,也開始慢慢出現了讓人窒息的血色。
    咔擦咔擦的龜裂聲里,防護道具也一個個跌落,血霧覆蓋在這些法寶上。
    朝鳳臉色發白,卻手中猛地向那一片血霧丟出一把小劍。
    那小劍冰冷入骨,瞬間化作一道盤旋的無數劍氣籠罩著的風暴,將眾人全都籠罩在風暴眼中。
    風暴之外,是一道道被攪碎湮滅的血線。
    風暴之中,正道弟子們都看向朝鳳,露出了感激的表情。
    “多謝師……”
    “用不著謝我,這是廣陵仙君的劍意,足夠保護我們了!背P雖然沒有經歷過這樣危機的時候,不過還好腦子快,想到了之前廣陵仙君送給自己的那柄劍意化形的小劍。
    她渾身虛弱,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也顧不上自己跟身邊縮成一團,本能地畏懼著那恐怖冰冷劍意的妖蛇是不是還有仇,趴在妖蛇的蛇身上低聲說道,“等著吧。師長們肯定會來救我們!
    那血線明顯不是他們能對抗,既然不能對抗,那就別不自量力跳出去,反倒誤人誤己。
    她很自信外面的長輩們不會看著他們遇到危險,所以既然那些詭異的血線沖不進來,能保護住他們這么多人,朝鳳也就放心了。
    其他年輕弟子也都紛紛點頭。
    大概是剛剛一同面對過危險,此時他們之間的關系似乎都友好了許多,就在那魔修憤怒地吼叫兩聲,卻畏懼于狂暴劍意不得不遠遠拿令旗引著血霧轉身就走,他們就露出不安的表情。
    “秘境里還有其他道友,若是不知這魔修危險怎么辦?”
    “誰有千里鏡,互相通知一聲!
    頓時各個宗門的修士開始使用千里鏡告知同門快些避開那魔修,等待大修士救援,又將那詭異的血線非常污染靈氣的事說給他們聽。
    然而沒多久,從遠方傳來一聲聲驚恐的叫聲,就見鋪天蓋地的血霧重新由遠及近,那血霧前方還有十幾個修士在一同逃走。
    最前方的是面容冷峻的林青鏡,他背上背著默默落淚的青衣少女龍絮語,跑在最前方,身后還有幾個弟子。
    這些人最后方又是幾個筑基期巔峰的精英弟子,什么門派的都有,因修為最高守在最后靠近血霧的地方,不時地轉身丟出一些法寶,將那些血霧分割開,拼命護著其他人逃跑。
    還有個年輕的修士,丟出一個玉瓶,玉瓶迎風化得巨大,將無數的血霧全都吸收進了玉瓶之中。
    這給了他們喘息之機,轉眼,林青鏡幾個就出現在了劍意風暴的面前。
    朝鳳咬了咬牙,罵了一聲,手里靈光一點,那風暴瞬間消失,重新化作一把變得有些黯淡了的小劍。
    見正道弟子們沖了過來,她手里抓著小劍,看向遠遠地,閑庭闊步走過來的那個魔修。
    巨大的玉瓶已化作一片血色,難以為繼,停止了吸收血霧砸落在地上。
    不過被吸收的血霧卻并沒有重新吞吐出來。
    隔著少了許多,明顯稀薄了又殘缺了的血霧,那魔修陰冷的眼睛落在正道弟子們的身上。
    沖回來的年輕修士中,剛剛殿后的幾個筑基期巔峰的年輕人此刻都倒在地上,一條條血色如同活物出現在他們的皮膚上,讓他們看起來猙獰無比。
    “關師兄!”龍絮語虛弱無力地從林青鏡的背上爬下來,看著一個伏在地上縮成一團,皮膚上一條條血絲蔓延的英俊少年,哭著叫了一聲。
    她卻不敢觸碰,只急忙踉蹌到朝鳳的身邊,抓著朝鳳的手哭著問道,“阿鳳,你有沒有靈丹,救救關師兄!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你,你外祖可是丹火真人!”
    “你怎敢說這樣的話!”朝鳳大怒。
    她一耳光重重摑在哭泣的少女臉上。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