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 72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72章 第 72 章
    “我們太一宗鎮守的地域廣闊, 駐地極大,瞞不住魔族, 暴露情況也在所難免!
    便有修士面露憂慮輕聲說道, “只是若長此以往,掌教師兄,不是我們怕死,而是若我們這些大修士都隕落, 那晚輩之中誰能撐起宗門?萬象宗送了雷凡鎮守魔域, 那雷凡竟然磨礪著磨礪著, 磨礪到大乘圓滿了!之前萬象宗不是還送了內門弟子前往魔域?”
    那時候太一宗還有人傳出不好聽的話,說那些弟子是得罪了廣陵仙君被送去魔域送死。
    可如今想想, 將弟子們都護在宗門之內,當真是一件好事么?
    若一直有長輩庇護也就算了。
    可這些年太一宗在魔域隕落了不少長老。
    當長老們不能再為弟子遮風擋雨,這些弟子又該何去何從。
    “實在不行, 我們也送內門弟子去魔域吧?他們也該磨礪磨礪。舍不得……也要試試!庇钟幸蝗嗽囂降貑柕。
    太一宗掌教哪怕滿腹心事, 也忍不住思索利弊起來, 之后,露出幾分意動。
    魔域降臨至今太一宗已經折損了許多宗門長老, 的確需要新的強者補充宗門。
    甚至, 他不由苦笑。
    因隕落了兩個長老, 還重傷兩人回宗門養傷,就又有宗門內的大修士奔赴去了魔域換防。
    一時太一宗里剩下的長老各司其職, 都忙碌得不行,他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連這秘境弟子試煉都要親自出馬帶人過來。
    想到這里, 他不由想起林青崖還有今日在自己面前不落氣勢的江亥, 那樣年輕, 像是一面鏡子,照出太一宗的青黃不接。
    他正要點頭,就聽一旁一人猶豫說道,“只恐渭河又有話說!
    同門百年,他們自然知道,送弟子去魔域這種事,是渭河這一脈最堅決反對的事。
    從前許因這一句,便有人不再多提,然而今日太一宗掌教身邊那人便惱火地說道,“快別提渭河!這些年越發不像話!
    他就跟太一宗掌教抱怨說道,“仗著是義陽的師弟,在掌教師兄的面前也敢放肆。之前私自放了那些求饒的魔修的事,我們還沒找他算賬!”
    他說的,就是當日正道修士在魔域俘獲了眾多魔修。
    這些魔修哭喊著求饒,說是什么深有苦衷,不過但凡在魔域拼過命的修士誰會答應饒了這些曾經傷害過自己或者身邊人的魔修。
    他們把這些魔修送出魔域,是為了讓這些魔修回到修真界處置的,誰知道才送出來,送到渭河道君還有他幾個師弟的手上,回頭這幾個家伙把魔修都給放了。
    說是要寬容待人,要有饒恕寬容的心。
    一時太一宗在修真界得到交口稱贊,看似聲望更盛,美名流傳,可其實,其實把早魔域的那些修士,還有有親友同門隕落在魔域的修真界的宗門給得罪慘了。
    但凡與魔修有過血仇的,誰會愿意看見他們就這么被放了?
    就算嘴上不說什么,可恐怕嫌隙已成。
    就連魔域里,與太一宗修士聯手抗敵的修士都少了許多。
    渭河干了這樣的事,太一宗還不能駁斥他的面子,還得給他兜著,默認了下來。
    “還有這些年,妖修與我們太一宗漸行漸遠。掌教師兄,你太縱容渭河他們幾個了!
    “我哪里是為了渭河,實在是義陽這些年也不容易。你們也知道,若不是為了宗門,義陽的修為本該……”
    太一宗掌教搖了搖頭,說起義陽仙君不由露出幾分憂慮,輕輕地說道,“就當做是看在義陽這么多年為宗門付出眾多吧!
    他這話讓人無法反駁。
    雖然依舊有人不滿,然而見他不想再提,到底忍住了,紛紛離開。
    這些大修士離開,太一宗掌教才揉了揉眉心,坐在一旁的椅子里,想著今日見到的那只狐貍崽兒,思前想后,臉色明明滅滅,又忍耐著,翻出一面銀鏡,看著銀鏡低聲說道,“芝芝,芝芝?她還活著?渭河……你騙了我們!
    他這面銀鏡上靈光漣漪,似乎是在聯絡,而此時此刻,一處海面上,海水拍擊的痕跡尚未完全散去,遠處還有一層層的海浪席卷著破碎的礁石向遠處震蕩。
    尚未平息動蕩的海浪中,廣陵仙君提著一個渾身血跡淋漓奄奄一息的青年站在一處凸出的珊瑚礁上。
    腳下海浪翻滾,卻無法侵染他分毫,他垂頭,笑著對手里破破爛爛的青年問道,“渭河,現在你能跟我說說,你是怎么認識芝芝的么?”
    他臉上在笑,一雙眼睛卻冰冷入骨。
    渭河道君虛弱地喘息,大口大口吐血,對上他的眼睛,就只覺得自己要被一劍斬了。
    “廣陵,你竟然敢截殺我!你不怕被天下修士千夫所指,不怕我太一宗找你報仇么?!”他艱難地說道。
    “呵……”回答他的,就是這么漫不經心的笑聲。
    渭河道君聽著這高傲的,不把人放在眼里的回應,渾身發抖。
    “你……是怎么知道我會來三仙島的?”他跑來三仙島,是因為三仙島雖然孤懸海外,不過島上也有幾個隱居日久,頗有能力的修士,手中也有秘寶。
    七色煉血草這么多年沒有動靜,可為了讓絮語能健康地修煉,其實他們一直考慮的也是其他的辦法,那就是強悍體質。
    把體質給修煉得強悍,抵得住妖血的強勢沖突,那就還能繼續修煉。
    其他混血修士也都是這種辦法。
    畢竟七色煉血草太稀有,早就絕跡,那沒有煉血草,難道混血修士就都不修煉了?
    肯定是要尋其他辦法的。
    哪怕不能夠如煉血草一般提煉血脈,有返祖的希望,可增強肉身,也勉強算是一種辦法。
    大不了,先練肉身,慢慢兒再尋煉血草也就是了。
    他這次來,就是為了龍絮語修煉功法的事。
    修煉體質,強橫身體,這樣的功法在修真界其實不少,最有名的就是佛修的幾種強悍功法。
    他們的確求到了佛修的煉體功法,因為佛修志向乃普度眾生,對一些于世人有益的功法并不敝帚自珍,而是愿意送給需要功法的修士。
    可渭河道君拿到了佛修功法還不知足,覺得若是能輔佐佛門的一些靈物,比如以佛門舍利配合修煉,會有更好的效果。
    佛修卻說用舍利修煉對龍絮語沒有太多的用,應該將舍利留給更有需要的人,拒絕了他們。
    這次是聽說三仙島上有修士曾經在游歷的時候得到過佛門舍利,渭河道君迫不及待地就跑來,想要討要。
    萬萬沒想到,還沒到三仙島,半路就撞上了守株待兔的廣陵仙君,一劍就把他劈落云端打成重傷。
    再之后,就是無數的劍光落下,渭河道君被萬劍洞穿,千瘡百孔,成了個血葫蘆,幾乎只剩下一口氣。
    對于這種問題,廣陵仙君自然不會回答。
    他就垂眸,又問了一遍,“你是怎么知道芝芝的?”
    聽到“芝芝”,渭河道君臉上露出恍然,又急忙壓制臉上的神色。
    “你說什么,我不知道!
    就聽一聲哀嚎,一條手臂飛出海面。
    渭河道君一臂被劍光斬斷,轉眼消失在了海中。
    “廣陵!”
    “你要是不說,下一劍我就沒這么客氣!睆V陵仙君笑吟吟地對一臉痛苦,慘叫連連的渭河道君說道,“別說謊。要不然,我讓你嘗嘗千刀萬剮的滋味!
    他言出必行的人,渭河道君疼痛交加,忍不住大聲說道,“那死丫頭……”
    他只覺得丹田劇痛,下一刻,丹田中被死死禁錮的元嬰一聲慘叫,元嬰的一條手臂灰飛煙滅。
    這元嬰受損就是道基受損,又牽連神魂,渭河道君再也忍耐不住這劇痛,被廣陵仙君丟在礁石上翻滾,鮮血撒滿大片礁石。
    “我們芝芝可不是你能胡說八道的,F在知道了么!睆V陵仙君靠著礁石挑眉問道。
    渭河道君縮成蝦米,涕淚混著鮮血橫流,好半天,才顫抖地問道,“廣陵,你為何非要刨根問底?你很喜歡那小丫頭,你養著好了!”
    他本就不是硬朗的人,如今元嬰受創,越發瑟瑟發抖,掙扎說道,“我們不要了的,你為何還要不依不饒?!”
    “不要了?”廣陵仙君臉上的笑容慢慢變冷。
    “是!大師兄不想要她,誰愛要誰要好了!”
    “大師兄……義陽?真是他的女兒?”廣陵仙君輕聲問道。
    那一日朝鳳的話說出來以后,他心里就有了猜測。
    可他并不愿相信,也不愿去肯定義陽仙君是芝芝的父親。
    若義陽仙君是芝芝的父親,那他沖到他的面前,在他的親生女兒面前愿傾其所有,去救另一個人的孩子。
    他言辭切切,心里眼里嘴里牽掛的,都是另一個孩子,甚至完全都沒有看見自己懷里的那小小一團的小東西。
    這樣的人……
    那樣的場景。
    讓芝芝情何以堪。
    呆呆地只會叫爹爹的小笨蛋,面對的,原來是所謂的爹爹口口聲聲念著另一個人。
    她沒在他的眼里。
    廣陵仙君寧愿自己猜錯了,也不愿去相信自己猜到的事實。
    所以,他才非要堵住渭河道君問個明白。
    手中靈劍劍鋒之上殺氣暴漲,可廣陵仙君瞇起眼睛,卻看著渭河道君輕輕地說道,“義陽不要她了?不是你跟他說,孩子死了么!
    朝鳳說起太一宗的事,說義陽仙君死了女兒很是傷心,還吐了血。
    死到臨頭,渭河道君還在撒謊。
    看著渭河道君恐懼的目光,他突然露出了笑容,輕聲問道,“所以,他一心愛護的師弟,師妹,就替他做了決定,拋棄了他的女兒?”
    他一心一意護著這些師弟師妹。
    可誰知道,師弟師妹們幫他“不想養”了。
    不過義陽仙君并不無辜。
    那一日他在芝芝面前萬般懇求七色煉血草的畫面歷歷在目。
    就算芝芝被他愿意養,其實在他的心里,最重要的也不是她。
    不配養他家芝芝。
    “倒是你們,可真是他的好師弟,好師妹啊!
    廣陵仙君最后笑容滿面地說道。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