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 71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71章 第 71 章
    太一宗掌教輕輕地喚了一聲, 一雙眼睛盯著正眉開眼笑地撲進林青崖懷里的狐貍崽兒。
    她還不偏不倚。
    “有師兄在就威風。三師兄保護芝芝了,三師兄真好!睗L在二師兄的懷里,她還去跟三師兄貼貼。
    一副狐貍就應該左擁右抱的樣子。
    當然,這狐貍……有點胖。
    林青崖才不管剛才狐貍崽兒是狐假兄威, 笑瞇瞇地揉了揉芝芝的小腦袋瓜兒。
    就聽見小家伙兒乖乖地問道, “二師兄, 你忙完了正事了么?”她用圓滾滾的眼睛看著他,林青崖笑著點了點頭。
    就見這小家伙兒一頭扎進他的懷里,高興地搖尾巴叫道, “那二師兄現在是芝芝的了!泵φ碌臅r候不要搗亂, 可沒有正事的時候,二師兄就是她的了。
    狐貍崽兒正覺得自己丹田里一動一動, 那朵赤金火焰又開始蹦跶, 正要小聲跟兩個師兄說說小金的事,就聽見背后傳來一聲“芝芝”。
    那剛剛還笑瞇瞇的太一宗掌教臉上失去笑容, 快步走到他們的面前, 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自己。
    那雙眼睛里有探究急切疑惑驚喜,復雜得讓狐貍都覺得暈暈的,就聽見他小心翼翼地又試探地問道, “你叫……芝芝?”
    他的視線專注地落在吧嗒吧嗒甩動的火紅的大尾巴上,那種神色……有點奇怪。
    又像是熟悉,又像是疑慮,最后, 又化作了惱火。
    “掌教?”林青崖把怯生生的小家伙兒壓在懷里, 瞇起眼睛。
    “失禮了。只是, 這孩子名喚芝芝?她今年……幾歲了?母親是?”
    “掌教不是早就知道?這是我師尊之女, 名喚芝芝。至于其他, 這都是我師尊的私事,不方便與掌教透露!
    那所謂的芝芝的生母是誰之類的,林青崖這當弟子的都不知道,不過就算知道,他也不準備告訴太一宗的掌教。
    且見太一宗掌教臉色忽青忽白,卻死死地把眼睛釘在芝芝胖嘟嘟的大尾巴上,林青崖垂眸,努力掩飾住心里淡淡的殺意。
    難道太一宗還真是記恨廣陵仙君,如今,想拿芝芝做文章?
    那可真是……真是想找死啊。
    他面容失去笑容,勉力壓住心中殺意,這才抬眼對萬象宗掌教繼續說道,“我師妹年幼,掌教這樣急切,恐受掌教驚擾!
    他又提醒萬象宗掌教少拿孩子說事兒,這剛剛還淡定溫煦的中年人卻在急切地用目光在芝芝身上逡巡片刻,又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豆丁大的小家伙喃喃自語道,“怎么年紀……這么小……”
    “什么?”
    “沒什么!碑斷哉Z了這樣一句,太一宗掌教卻像是回過神來,又對林青崖擠出笑容來溫聲說道,“只是看這孩子實在可愛。廣陵真是有福氣,只是從前這孩子從未顯露人前,這是才接回來的?什么時候接回來的?”
    他又忍不住問了這些,林青崖皺眉,正從二師兄懷里探出小腦袋的狐貍崽兒快狐快語,直截了當地說道,“關你屁事!
    這話,以前對她掌教師伯的那個女弟子用過。
    現在,當然也一視同仁,送給太一宗掌教。
    不禮貌。
    可她就是喜歡不禮貌。
    太一宗掌教愕然一瞬,復雜地看著她,之后,突然又想到什么,盯著林青崖輕聲說道,“我最近聽許多人說,廣陵極愛重自己的掌珠,捧在掌心愛若性命,不知是不是這樣?”
    他問這話,更像在問廣陵仙君的弱點似的,林青崖卻并不怕暴露廣陵仙君的弱點。
    難道就因為怕仇家上門,就要裝作討厭芝芝,要讓修真界都知道芝芝不受寵愛?
    那還叫什么仙君。
    仙君想寵誰就寵誰。
    他便冷淡地說道,“芝芝的確是我師尊的掌上明珠!
    “……當日那煉血草,是給芝芝吃了吧?”太一宗掌教突然苦笑著問道。
    “倒是真的疼愛她!痹诹智嘌鲁聊哪抗饫,他許久,緩緩搖頭,露出幾分疲憊地說道,“若當真疼愛她,疼愛她……”
    他突然腳下匆匆地轉身走了。
    這突然鬧出這么一些事,讓人一頭霧水,怎么都覺得萬分古怪。
    林青崖沉吟著,總覺得太一宗掌教形容怪異,低聲說道,“他盯著芝芝做什么!边@話莫名熟悉,豁然讓林青崖想到,當日在萬象宗山腳下的坊市,合歡宗宗主的鏡中渭河道君的神色。
    那一日,廣陵仙君也說了一句類似的話。
    太一宗……都盯著芝芝做什么?
    “二師兄?”江亥仿佛人偶一般立在原地,看著太一宗掌教匆匆離開才散去一只化作魔身的手臂,低聲問道,“是否稟告師尊?”
    若太一宗當真對芝芝心懷惡意,那肯定是要立刻知會廣陵仙君的。
    林青崖便微微點頭,手中一片玉簡一閃,抬手化作一道流光飛出群山消失得無影無蹤,垂頭,對呆呆地抱著尾巴的芝芝柔聲說道,“我帶你和師弟逛逛這附近的景色!
    雖然這秘境之外只有禁制放開的時候才允許修士進入,平時都是封閉的,聽起來沒什么意思,可其實有意思的地方也很多。
    這么多年輕出眾的弟子,能被遴選出進入秘境的,無論大宗門還是小宗門,幾乎都是人杰,聚在一處,互相交換靈物的有,互相克制著斗法的也有,還有一些看著對眼互相交個朋友,日后往來友好的也有。
    林青崖就帶著兩個初出茅廬的師弟師妹到處逛逛,還去了附近的幾處景色好的地方,如山泉流水,嶙峋的瀑布之類的到處都去。
    江亥對這些無動于衷,都不太感興趣,倒是芝芝很喜歡這樣熱鬧新鮮,探頭探腦地看了好久。
    直到林青崖抱著她到了一處人少清靜的小樓,這小樓里四下無人,被林青崖一道靈光籠罩獨占,她捂著小肚子,感受著赤金火焰嘰嘰歪歪,急忙跟林青崖說道,“二師兄,三師兄,小金,小金有話要說!
    小金:……
    赤金火焰無聲無息。
    林青崖就笑。
    江亥木然地把目光落在狐貍崽兒的肚子上。
    赤金火焰微微發抖。
    “那好吧,小金不好意思,我轉達一下!焙傖虄盒∨肿︱槌尚∪^,抵在嘴邊沉穩咳嗽了兩聲,之后就露出本來面目,抖著毛耳朵往師兄們的懷里鉆,哼哼唧唧地說道,“小金說,這秘境不怎么樣,他都不稀罕。真正的好東西不在秘境里,在,在別的地方!
    林青崖瞇起眼睛,也開始看狐貍崽兒胖嘟嘟的小肚皮。
    赤金火焰顫抖得更加厲害。
    “小金還說什么了?”林青崖笑問。
    “小金就是還說,真正的好東西是當年他埋在這附近的。讓我正好兒去挖出來回收,他有用!
    芝芝對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赤金火焰有感情,當然覺得既然是小金的東西,就應該幫幫他,把東西挖出來給他用。
    林青崖卻心中生出更多的猜測。
    想到當初廣陵仙君所說“金烏火”,還有神識,他臉上的笑容更加柔和,在赤金火焰微微顫動里平和地說道,“是能恢復他實力的東西?”
    “二師兄怎么知道?”
    “我猜的!绷智嘌码m然笑容讓人不安,不過卻沒想阻止芝芝。
    這金烏火是跟著芝芝長大。
    若是想要奪舍,傷害芝芝,早就這么干了。
    而且,這么多年,芝芝煉丹時那龐大的丹氣反哺,應該都是他幫忙吞噬了絕大部分靈氣,讓芝芝不至于被龐大的靈氣給撐死。
    只單憑這一點,他也愿意信任這金烏火……當然,嚇唬還是要嚇唬一下。
    嚇唬小師妹,他心疼。
    可嚇唬金烏火,不是很有趣么?
    林青崖臉上帶著笑意,沉吟片刻便對芝芝問道,“我和師弟陪你一起去!
    “嗯!苯c頭,像是在此刻才有一些鮮活的氣息。
    芝芝膽子小,又沒有爭斗的能力,聽到這個急忙連連點頭,眼睛都彎起來。
    “等明日弟子們進了秘境,我和師弟就陪你去尋他埋起來的東西!钡让鼐炒蜷_弟子都進去,就沒有林青崖什么事兒了。
    至于江亥,這次純粹是陪著芝芝來罷了,他已經金丹圓滿,不日就要結嬰,也進不去秘境。
    既然都閑著,不如看看小金能有什么秘密,只是林青崖就說道,“要不要再等等師尊?”
    “好!敝ブパ矍耙涣。
    和爹爹一塊兒探寶,聽起來可開心了。
    赤金火焰罵了一聲,卻沒有反對。
    “那就等師尊到來以后再說!绷智嘌滦χ@樣說的時候,太一宗掌教也臉色連連變幻地回了太一宗在這里的駐地。
    這是一處高高的樓,樓里都是自家緊張又興奮的弟子來來往往,見到從外回來的掌教,他們紛紛行禮。
    太一宗掌教卻顧不上他們,只越過了一個挺拔的少年,含糊地說了一句,“青鏡你好好準備試煉之事”,便也不再多理會,直接去了最頂層的一個凈室。
    凈室里還有幾個年長的修士。
    見他回來,便都上前來低聲問道,“掌教師兄怎么這么遲才回來?那林青崖當真這樣難纏?”今日因龍絮語與朝鳳之間的事,讓義陽仙君師兄弟背后偷襲廣陵仙君這件事又被叫嚷了一番。
    再加上林青崖跟尖酸刻薄的萬象宗掌教太不像了,面對太一宗,臉上也堆著笑,看著也是個大大的好人,卻分毫不讓人。
    麻煩啊。
    林青崖生得就是一副斯文俊雅模樣,令人心折,為人又難纏。
    “后生可畏!碧蛔谡平滩挥煽嘈α艘宦,低聲嘆息說道,“萬象宗如今年輕一代開始嶄露頭角了。他們后繼有人,我們太一宗……”
    他在同門面前才面露凄然,傷懷道,“又有兩位師弟隕落在魔域。只是說來奇怪……這兩年,怎么我們太一宗折損了這么多大修士?魔族,是怎么清楚太一宗駐地情況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