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 54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54章 第 54 章
    “那好吧!焙傖虄捍袅舜, 抱著尾巴冥思苦想,覺得她三師兄說得也很有道理。
    自家兄妹,好像的確不用推推讓讓。
    胖嘟嘟的小家伙兒叼著尾巴毛兒, 一副思考狐生的認真樣子。
    江亥就耐心地等著。
    好半天,芝芝的眼睛亮了亮。
    “我不和三師兄交換, 因為交換很見外!彼朊靼琢。
    她爹爹,她大師兄二師兄給她過多少東西呀, 也沒說是互相交換得到的。
    芝芝專心地檢討了一下自己, 的確不應該跟三師兄客氣, 也不糾結, 就眉開眼笑地跟看著自己的江亥說道,“那三師兄把魔草送給我?梢院, 以后我要是送給師兄靈丹,三師兄也不要拒絕我,不要和我客氣!
    “好!苯c頭, 把手里的魔草遞給芝芝。
    狐貍崽兒伸出胖爪接過,順手就塞進了小伙伴兒的大嘴里。
    大黑狗叼著烏漆麻黑的魔草對江亥和芝芝人立而起拜了拜, 高高興興地跑去一旁窩成一團啃草去了。
    等江亥坐在已經熄滅的火堆面前開始啃烤肉,順便習慣了地抬手升起一片黑色的靈光將他和芝芝附近的風都遮蔽, 芝芝坐在他身邊。
    它埋頭啃著靈果,一邊羨慕地看著她已經金丹期的三師兄運用靈氣那游刃有余的動作。
    作為一只雖然有筑基期修為, 不過不太知道怎么修煉, 使用靈氣的狐貍崽兒, 芝芝特別羨慕強大的修士。
    最近跟三師兄關系特別好,芝芝就好奇地問道, “三師兄, 修煉是不是很難?”
    “還好!苯ニ妓髁艘幌, 誠實地說道,“不難!
    狐貍崽兒對了對胖手指,想想爹爹和二師兄也說“不難”,就覺得大概修煉不算是很困難的事吧。
    畢竟當初娘親還在的時候,她懵懵懂懂,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仿佛就睡了一覺,就成了娘親口中的“筑基期”。
    她不是一只糾結的崽兒,頓時就把這件事丟到腦后,倒是想到當初怎么和江亥第一次遇到,就關心地問道,“三師兄,你的骸骨都送完了么?”
    “送完了!
    “魔域……是怎樣的地方?大師兄也在魔域,那里是不是很危險?”因為雷凡現在還在魔域,所以芝芝很想知道魔域是多么危險的地方。
    她問過廣陵仙君,廣陵仙君冥思苦想很久也說不出魔域危險在哪兒……對廣陵仙君來說,魔域就沒有危險。
    不過他還是跟芝芝解釋了一下,說是魔族兇殘,肉身強橫,而且擅長一些讓修真者會心生恐懼的法門。
    比如吞噬修真者的修為,掏修真者的金丹元嬰當補品,奪取修真者身體與生機為己用之類的。
    “靈氣稀薄,非常貧瘠,而且強大危險的魔獸很多,條件很差!毙〖一飪撼缘枚亲訄A滾滾,坐在自己身邊像是一顆小毛球,搖搖晃晃隨時可能滾遠的樣子。
    江亥一邊慢慢吃著烤肉消化魔蛟的精血,一邊把芝芝抱起來放在自己的懷里固定好,繼續說道,“魔氣橫生。魔氣很容易侵擾污染修士的靈氣。一旦沾染魔氣,魔氣就會侵蝕丹田,輕者修士走火入魔,重者會死!
    正是因為魔域環境太差,所以當此界被魔域發現,魔族就席卷而來,希望占據此界,離開魔域。
    魔族在魔域都能修煉,更何況是靈氣充裕的修真界。
    “那真的很危險!敝ブバ÷曊f道。
    “師尊說大師兄有時會和宗門通信!苯ゾ蛯χブフf道,“我想拜見大師兄,將魔域的一些事說給他!
    他在魔域生活十幾年,知道一些魔族才能知道的魔域的生存法則。
    或許那位素未謀面的大師兄并不需要,不過……少年看了看自己環繞漆黑魔紋的手,就想,萬象宗,廣陵仙君接納了他。
    他也希望自己對萬象宗來說,是有用的人。
    他們看重的人,他希望他活下去。
    “大師兄一定很高興。三師兄你不知道,大師兄面冷心熱,人可好了,就是不知如何表達,其實心里滿滿的都是咱們!”
    狐貍崽兒被她二師兄這樣虛假宣傳過,如今還變本加厲,繼續虛假宣傳給她三師兄……虛假上虛假,怕是廣陵仙君在場,也認不出他們討論的是自家大弟子。
    她眼睛里全都是開心的小星星,對安靜地聽著自己講話的江亥巴巴兒地說道,“大師兄其實心里可愛咱們了!你看,這魔蛟!我才見了大師兄一面,大師兄就送我這么大的魔蛟。而且,可惜呀,”狐貍崽兒扯著自己的小褂子說道,“要不是靈氣不夠了,大師兄可愿意聽我講話了!”
    “是么?”江亥吃了這口虛假宣傳,麻木地說道。
    “是!”
    狐貍尾巴迎風招展!
    江亥點點頭。
    原來,他未曾謀面的大師兄,是面冷心熱的人。
    他記下了。
    一邊點頭一邊啃著肉,他微微敞開露出皙白鎖骨與魔紋的衣襟里滑落出一枚玉佩。
    這玉佩毫無靈氣,表面全都是破碎的細小裂紋,看起來模糊,卻依舊能夠從玉佩的表面顯露出一個奇異的纂體。
    這是一個姓氏,正合江亥的姓氏,芝芝歪歪頭就看到,看了兩眼,江亥也并不在意,對她說道,“我母親留給我的東西!
    這一刻,狐貍崽兒跟他感同身受。
    “我也有娘親留給我的東西!
    娘親留給她大大的洞府,留給她白玉丹爐,留給她很多很多值得紀念的東西。
    不管在哪里,她都不會忘記娘親。
    就像是她三師兄,會把娘親的東西一直都貼身帶著。
    “我和你不太一樣!庇ブダ斫獾哪抗,江亥思索了片刻才慢慢地說道,“我沒有見過她,是那些修士將我養大!
    失去修為與靈氣的單薄女子孕育魔族的血脈,很快就衰敗下去,他生而喪母,是同被扣押在那片魔城里的其他修士一同把他養大。
    他們告訴他母親的一些事,并且把她安葬在魔域的荒蕪的土地上,所以,江亥對自己的母親毫無印象。
    甚至……他摸索著衣襟里的玉佩。
    她出身哪里,是怎樣的人,他全都不知道。
    “那她現在被你帶回來了么?”芝芝猶豫了一下,小胖手輕輕地順了順她三師兄的心口,安慰他。
    可是江亥卻沒覺得如何放心,平靜地說道,“在我的儲物戒里。不過我不知道她的來歷。沒有人知道!
    如那些隕落在魔域的各宗修士,他全都知道他們提起過他們自己的來歷,可以找上門完成他們最后的愿望。
    可他的母親,據說是孤零零一個流落在魔族,出現在那個魔城里的時候就有了身孕,然后,無論其他修士怎樣詢問,她都把自己縮成一團默默閉口不言。
    她不肯說自己出身修真界的哪里,也從不說自己的家里還有什么人,甚至連姓氏,都是她唯一緊握在手中的玉佩上才知道。
    她也不曾對任何人說自己因為什么流落到魔域。
    那些養大自己的修士的口中,那是一個極度安靜的女人。
    安安靜靜地生活在角落里,躲藏著那些魔族暴虐的目光,艱難地為自己爭取一點點的生機。
    直到生下他,她撒手人寰。
    他不記得她,卻還是把她留下的最后的紀念帶在身邊。
    因為這是他僅有的東西。
    魔域是暗不見天日的地方,他失去了很多。
    母親,養大他的修士們……他們都不在了。
    江亥什么都失去,一無所有。
    說起這些的時候,江亥不覺得什么,沒有感覺到心情波動,平靜得就像是說別人的故事。
    可是他懷里的胖嘟嘟的小家伙兒,卻突然軟軟地摟住他的脖子。
    雪白的胖腮貼江亥脖頸間扭曲詭異的黑色魔紋上。
    “三師兄還有我們。爹爹,師兄們,還有芝芝,我們現在是一家人,會一直都和三師兄在一起!彼兴麄兞,就不會一無所有。
    “一家人!
    英俊的少年垂著頭,被胖嘟嘟的狐貍崽兒摟得緊緊地。
    他依舊面無表情,眼里沒有半點波瀾起伏。
    不過卻把手里的玉佩輕輕攥在手里,側頭輕聲說道,“我曾經想尋找母親的家人!北е恍F,讓心口都變得暖洋洋的小家伙兒,他語氣平直地說道,“可是又想,或許她并不想要自己的家人被我找到!
    在魔域絕口不提自己的出身,或許就是因為不想讓人知道她來自于哪里。
    可是他曾經又想,她真的不想魂歸故土,回到家人的身邊么?
    他不知她的心里,他算不算她的家人。
    可是那么多的修士都想回到宗門,那她呢?
    芝芝窩在他的懷里,覺得這種人生問題對一只崽兒來說太難了。
    燒腦。
    “修真界可大了,只有一枚玉佩,感覺很難的樣子。三師兄慢慢兒考慮,別,別著急!彼擅傻臉幼幼尳ヒ灿X得這話題過于沉重。
    他就冷靜地說起其他,如魔域都有什么恐怖的妖獸,是連暴力好戰的魔族都望風而逃等等,等說了好一會兒,小家伙兒昏昏欲睡,他看了看天色,就抱著芝芝站起來往正殿去。
    小師妹睡在正殿,他全都記得。
    待到了正殿,殿門關著,打著瞌睡抱著尾巴窩在他懷里的狐貍崽兒就聽到隱隱有傳來……
    “義陽仙君傷勢有望好轉。是丹霞宗大長老親自給他開爐煉了仙丹!边@細微的話,雖然不是很大聲,可芝芝頓時一個激靈。
    就像是幼崽遇到了敵人,她本能地支棱起來,豎起耳朵撲棱棱地聽。
    江亥腳步頓了頓,站在殿門之外面無表情地把這只崽兒往門上無聲地送了送,很配合的樣子。
    林青崖神識掃過,無奈地笑了笑,也不揭穿,就跟不以為然的廣陵仙君說道,“還有一事,事關魔修!
    “魔修?”
    廣陵仙君不是很好奇地問道。
    “是。魔修最近在各地活動頻繁,有人聽到,他們相互交流的時候,提到說是要尋找,尋找什么……少君!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