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 19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19章 第 19 章
    雖這話輕飄飄看似并不嚴厲,可這位林家家主露出了屈辱的表情。

    “道,道君!

    自家子侄怎會如此生疏。

    一旦叫了道君,就只是卑微的疏遠的修真者來拜見強者,卻不是一個家族的親戚應該提到的稱呼。

    這樣冷冰冰的稱呼,把林青崖和整個林家都區分開來,甚至只不過是一個稱呼,就讓他這次以林家長輩的身份來見面,都成了一個笑話。

    這明顯是林青崖沒把什么所謂的林家二叔,林家人放在眼里,也拒絕認可自己是林家人。

    不僅林家家主的背塌了,他身后的幾個年輕的少年男女也露出了羞辱之后悲憤的表情,顯然感受到了這由上而下的羞辱感。

    這種無情的羞辱還有鄙視,深深地印在他們的心中。

    林青崖對這些人屈辱的表情視而不見。

    他們不就是送上門來自取其辱么。

    若他是林家的人,還但凡記得林青崖與林家有仇,那這么多年只會躲得遠遠的,絕對不會出現在他的面前礙眼。

    可既然出現了,那就說明他們應該會想到,早就對林家沒有半分好感的林青崖有可能會羞辱他們。

    要不然,難道要把他們當做座上賓?

    “道君,我想求道君一事。求道君看在同出林氏血脈,幫林家這一次!

    就算是被林青崖這樣微笑著羞辱,已經羞恥得渾身發抖,可這林家族長卻還是在子弟們的目光里被直接這樣侮辱忍氣吞聲。

    他忍辱負重,一邊又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萬象宗的強者的確不如太一宗那些強者平易近人,善良敦厚。

    可想想林家在太一宗更沒有人可以央求,他還是只能求到林青崖的面前。

    他低眉順眼,彎著腰低聲央求說道,“林家這幾年出了幾個出色的小輩,我愿將他們送入萬象宗,求道君庇護一二。日后他們能夠長成,必為道君驅策!

    林家曾經也強盛過,最強盛的時候占據了一方城池,呼風喚雨。

    可當年林青崖為了報仇,殺了林家前一任族長。

    那是林家最強大的修士,隕落之后,林家就再也沒有能拿得出手的強者。

    就連他這個繼任的族長也僅僅只是元嬰中期,雖然在普通的修士之中也還算是有些能力,可對上修真界元嬰之上那無數的化神大乘修士完全不夠看。

    所以這些年林家就一直都很艱難,勢力退縮得厲害。

    他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林家衰落,就只能送年輕的子弟進入大的宗門,得到這些大宗門的培養。

    只要能出師幾個元嬰修士,就能重振林家。

    可這談何容易。

    雖然林家這幾個子弟的確資質不錯,可放眼整個修真界,這樣資質的年輕人多不勝數。

    以他來看,自家的子弟就算憑借自己的能力進入萬象宗,恐怕也僅僅只能做外門弟子。

    可只做外門弟子,又得什么時候才能出頭?

    他就想讓林青崖看在都是林家的血脈上把這幾個林家子弟都引入內門,憑借萬象宗的底蘊,培養自家的弟子。

    這話說得哀切。

    可林青崖或許當真冷血無情,聽到這里完全不感到動容,只是笑了笑,平和地說道,“不行!

    “道君?!”

    “林家與我沒什么關系。你不提血脈還好,提到血脈,我更惡心!绷智嘌潞粗鴼獾脺喩戆l抖的中年男人,輕聲說道,“難道林家血脈帶給我什么榮耀?我恨不能從沒有流淌林家的血!

    當年他母親死去,雖然與林家旁人無關,可他們也并未救人,袖手旁觀罷了。

    他逃出林家被父親追殺,他們也從未伸出幫助的手。

    既然這樣,那血脈恩情早就斷絕,現在想求他了,就來和他說什么血脈相連,這不是笑話么?

    沒殺林家全家就已經是他心存善念。

    感受著芝芝在懷里探頭探腦,握著小拳頭聽得“嘿呀嘿呀!”,氣鼓鼓的,林青崖更想笑了。

    見剛剛領路的外門弟子早就識趣地離開,他便挑眉對林家家主溫聲說道,“沒連坐殺了你們,你們就該知道好歹。驅策?幾個練氣期修士,螻蟻一般,也配被我驅策?少往臉上貼金!

    用最溫柔的笑說著最羞辱的話,還有一只狐貍崽兒用力點著小腦袋捧哏叫道,“二師兄說的對!……都對!”

    她認真地用自己已經三歲了的漫長的生活經驗覺得,就是不能原諒林家。

    當年冷眼旁觀。

    現在林青崖對他們袖手不理。

    這叫對等。

    不叫冷酷。

    芝芝大聲說道,“不要臉!”

    “你們胡說什么?!”林家到底有年輕人沉不住氣,忍不住紅著眼睛大聲說道。

    芝芝豎起尾巴,更大聲地叫道,“說你們不要臉!”

    當初她二師兄得多痛苦啊,林家那時候怎么沒說幫幫他,救救他,硬生生地看著他經歷被追殺還有失去母親的痛苦呢?

    現在她二師兄強大了,他們就跑來“認親”,還用血脈來說事兒。

    可血脈……血脈不應該是她二師兄最大的痛楚么?

    而且本來是求人,卻在她二師兄面前沒有半點卑微,現在還大聲說話。

    芝芝決定討厭他們。

    “二師兄,他們真討厭。我可討厭他們了!彼駳饣瞵F地說道。

    就像是恃寵而驕,仗著身份就欺負可憐弱小的修士的那種大小姐。

    林青崖卻覺得,這是芝芝最可愛的樣子。

    “道君,當年是非對錯,我們知道錯待了你?赡悴皇且呀泩罅顺?”

    要不是林青崖報仇,林家怎么可能損失了最強大的修士,令整個林家搖搖欲墜,甚至幾乎無法立足?

    林家族長不能明白林青崖為什么一定要抓著曾經的仇恨不肯原諒,也不明白,林青崖明明已經報了仇,為什么還要遷怒到林家。

    難道他不是林家的子弟,對林家就一點感情都沒有?

    他甚至……難道不知道林家都為他隱瞞了什么?

    想到這里,林家族長決定讓林青崖明白林家對他的維護。

    “這么多年,道君在修真界頗有美譽,人皆稱頌道君人品雅俊,有青松之姿,就應該知道我們為道君隱瞞了多少事!

    他咬著牙說道。

    與他的師尊廣陵道君不同,林青崖在正道的名聲的確很好,溫柔善良,如沐春風,聲譽是一等一的。

    可只有林家知道,他是怎樣狠毒的魔頭。

    把生父的元嬰掏出來煉化,這是善良的正道干得出來的事么?

    還把元嬰祭煉出來的靈丹喂了狗……

    這種妖魔一樣的做法,若是讓整個修真界知道,就算林青崖報仇情有可原,可起碼他的名聲就不會那么好聽。

    當初在林家多少族人聽到那凄慘不散的哀嚎。

    可這么多年,修真界卻沒有半點風聲。

    這不都是林家對他的維護?

    “維護?我以為,要不是你們懂事,恐怕如今就該憂慮些會不會被我們掌教真人滅口!绷智嘌碌。

    掌教真人那樣的性情,林家但凡敢露出當初的一字半句,妄圖揭穿林青崖的“惡行”,那林家恐怕早就被掌教真人給滅了門。

    “你!”

    “這次讓你們進宗門,本就是要告訴你們,不想礙了我的眼,不想被我掏元嬰煉成靈丹喂狗,以后就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林青崖挑眉,對面前震驚地看著自己的林家人平和地說道,“蠅蟲不值一提,懶得捏死。不過總是在我的面前晃,就很惡心人,你們明白了么?”

    他那樣親切的笑容,卻說出惡毒的語言,林家上下不論年長還是年輕,都氣得渾身發抖。

    “林青崖,你真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么?你以為你無法無天了么?林家孽子!我要去正道告你,告你……!”

    一個年輕人捂住嘴角,滿嘴的鮮血。

    一顆靈果咕嚕嚕滾在地上。

    芝芝還保持著投擲的姿態,看著被自己拿靈果砸得一嘴鮮血的年輕人。

    “打你!”她奶聲奶氣地說道。

    她二師兄母子被傷害的時候,這些人怎么沒出來講什么“正道”呢?

    那時候公道和天理在哪里?

    小小一顆的小家伙兒,拿一顆靈果就能破防砸傷一個煉氣圓滿修士的嘴,林青崖感覺到有些怪異,垂眸把小家伙兒塞進自己的懷里。

    “你這個小妖……”

    “我看你們是不想走出萬象宗了!眲倓傔微笑著的清雋青年突然壓低了眉眼,目光森然地看向林家族長。

    那雙眼睛暗沉冰冷,沒有剛剛的半點笑意,林家族長只覺得脖子發涼,回頭訓斥說道,“閉嘴!”

    他莫名地感覺到山峰上的風仿佛冰冷凜冽了許多,打了一個寒顫,失望地看著沉下臉露出幾分冷酷意味的青年,輕聲說道,“林青崖,你雖然如今修為高深,可也要記得,什么是手足情深,什么是同氣連枝的臂膀。沒有家族,沒有血脈,孤零零一個,修士也如同飄萍,如何能穩住道心?”

    他一邊說,一邊端詳林青崖,卻見這清雋的青年仿佛陷入了沉思,一邊輕輕地拍打懷里胖嘟嘟那一團的小家伙,一邊突然輕聲說道,“剛剛辱罵芝芝的那人,自己掌嘴吧!

    芝芝眨了眨眼睛。

    她仰頭看著她二師兄精致光潔的下顎。

    因為有人想罵她,二師兄就要責罰別人。

    雖然有點咄咄逼人,聽起來像是對微不足道的事斤斤計較,欺人太甚,以大欺小,可是芝芝她……

    好喜歡!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