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閱讀屋_手機在線閱讀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 第7章 第 7 章
    掌教真人忍不住沉默片刻。

    面對著廣陵仙君突如其來的女兒,他一時不知還該說點什么。

    說多了恐怕影響人家父女倆的感情。

    對上芝芝那雙單純又天真的眼睛,看見她信賴地坐在廣陵仙君的懷里,掌教真人頓了頓,生硬地岔開剛剛的話題說道,“既然你已為人父,那日后就好生照看芝芝。芝芝是你的女兒,日后在咱們萬象宗,她也會眾星捧月,我們都會愛護她!

    他似乎一心要對廣陵仙君示好,也表示愿意善待他的女兒,當做是整個宗門最寶貝的孩子。

    對于這樣的許諾,廣陵仙君挑眉說道!半y道不是本該如此?”

    “什么?”

    “我的女兒,自然應當眾星捧月。難道這萬象宗,這修真界,還有人敢對我的女兒無禮不成?她爹可是我!

    這般豪言,掌教真人卻并未感覺有什么奇怪。

    他還認同地微微點頭。

    “你說的不錯。芝芝可是你的孩子!

    這修真界中仙階本就不多,如廣陵仙君一般能夠鎮壓一宗氣運的絕世強者更是屈指可數。

    特別是數十年之前,廣陵仙君曾于無垠海驚天一劍誅殺三萬高階魔族,無垠海三月之內血海泛濫,血流漂杵。

    從那以后,廣陵仙君的兇名就名震修真界。

    更何況他如今膝下兩個弟子都不是省油的燈,魔域的那個也就算了,留在宗門這個看似溫柔秀雅,實則……掌教真人揉了揉眼角,目光掃過自己身后,正好奇地拿眼睛去看芝芝的那雙靈氣逼人的少年男女。

    看到這雙弟子不敢抬眼去看廣陵仙君,畏懼之情溢于言表,就算是好奇廣陵仙君的愛女卻只敢偷偷拿眼角去看,他便微微皺眉。

    不動聲色地看了廣陵仙君一眼,見他垂頭似乎在逗弄女兒,掌教真人便狠狠地瞪了這雙弟子一眼。

    少年男女驚慌失色,急忙越發垂頭,仿佛受到很大驚嚇。

    掌教真人臉色鐵青,對他們冷冷地說道,“出去守著!我要與你們師叔說些機密之事!

    他雖然老奸巨猾,可當看到弟子們畏懼廣陵仙君的樣子,不免露出幾分失望。

    廣陵仙君不置可否。

    “是!蹦请p少年男女卻如蒙大赦一般,行禮,轉身就匆匆出了大殿。

    “你也知道,這兩個孩子資質上佳,又是同胞兄妹,比其他師兄弟修煉爭斗都多幾分天然默契,我想著如果能修煉出來,哪怕是兩個元嬰,對咱們宗門也是助力!

    掌教真人三角眼翻了翻,轉身坐下,就對廣陵仙君嘆了一口氣說道,“只可惜天資卓絕,心性卻過于天真。師弟,有時我倒是羨慕你,你挑弟子的眼光,倒是比我強些!

    說起廣陵仙君的弟子,再對比自己兩個,他難免唏噓。

    掌教一脈,自然希望宗門的權柄永遠在自己這一脈傳承,也希望他們這一脈也能出現撐起宗門的真正強者。

    只可惜這些年,他陸續收了幾個自己看重的天資好的弟子,修煉速度倒是都讓人欣慰,只是心性卻過于稚嫩,令掌教真人憂心忡忡。

    提到這,掌教真人便試探地對廣陵仙君問道,“師弟覺得靜月如何?”

    “誰?”

    “就是剛剛出去的那個女弟子!闭平陶嫒吮阏f道。

    “軟弱怯懦!睆V陵仙君似笑非笑地說道。

    面對強者連頭都不敢抬,還能怎樣評價。

    掌教真人卻只當沒有聽到這句話,徑直問道,“她與青崖,師弟覺得如何?”他的三角眼里難得露出幾分期盼。

    廣陵仙君戲謔地看著他。

    想想剛剛離去的那少女面容嬌美過人,靈秀非常,且根骨極好,他便哼笑一聲說道,“怎么,如今師兄反倒不覺得那小子是個麻煩了?”

    這幾年掌教真人提到林青崖時每每煩惱為難,如今卻愿意將自己的弟子許配給林青崖,這為了的是什么,廣陵仙君再清楚不過。

    正是因為清楚,他才覺得又可笑又荒唐。

    他的目光落在掌教真人的臉上。

    掌教真人枯瘦的臉微微抽搐,卻直言不諱地說道,“掌教弟子與仙君弟子,品貌相當,這難道不是絕配?更何況,雖然林青崖兇性雖重,可他也是年輕修士,難道當真不喜歡花容月貌的女子?靜月雖性情軟弱,行事也不怎么聰明,好歹也活潑可愛,青崖……會喜歡的吧?”

    他試探地看著廣陵仙君,輕聲說道,“或許有了感情滋潤,他日后性情改觀,成了真正的好人也說不定。到了那時,于咱們萬象宗也是大好事。師弟,我也是愛惜青崖,舍不得他,才想好生待他!

    “二師兄本來就是好人!敝ブゴ舸舻卣f道。

    她聽不懂掌教真人那些大道理。

    就是覺得掌教真人說的那些話里,她覺得不太開心。

    什么兇性重,什么性情改觀。

    她師兄現在就可好可好。

    雖然才認識一天,可她師兄還給她整理房間,送她軟乎乎的火羽絨枕頭了!

    她師兄現在就已經特別好,不需要被人改變。

    “好人……”掌教真人臉上又抽搐了兩下,見芝芝正鼓起臉頰瞪圓了眼睛看著自己,想想林青崖對外一向溫柔妥帖,擠出一個笑容說道,“芝芝喜歡就好!

    他看著廣陵仙君欲言又止,似乎芝芝在大殿之中令他想說的話很不方便。

    想想自己要跟廣陵仙君說的那些煩躁的事,哪怕掌教真人并不良善,也不肯在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的面前提一些晦澀之事。

    他只能拿目光對廣陵仙君示意,希望他能跟自己單獨談談。

    可廣陵仙君就仿佛一個剛剛收獲了愛女,正興致勃勃每天都只想和女兒在一起的新手父親,拿著那顆避水珠逗著小小一團的小家伙兒在半空撲棱抓球。

    掌教真人暗示半晌,見廣陵仙君壓根不多看自己,到底忍不住,輕聲對他說道,“師弟,太一宗欺人太甚!明明魔域之中,我萬象宗斬殺天魔最多,可那太一宗假仁假義,滿嘴的道德仁義,大道理。不久之前,我聽說他們還饒過幾個曾經偷襲正道修士,卻哭著說自己只是迫不得已的魔修,說什么其情可憫,我呸!”

    似乎這件事讓掌教真人過于憤怒,他的三角眼里冷颼颼仿佛能飆出刀片,陰冷地說道,“如今正道都稱贊太一宗心胸海闊天空,說他們仁義。這次正道魁首,恐怕又是太一宗要領袖正道百家!”

    因此界數十年前魔修引發了域外天魔之亂,正道為了守護修真界,聯手妖族佛修一同抵御逼近此界的魔域。

    這其中太一宗與萬象宗都有強悍的仙階強者鎮守宗門,是為正道翹楚。

    只是比起萬象宗兇名在外,以殺性聞名修真界的廣陵仙君,太一宗行事正氣寬容,有君子之風的那個義陽仙君更被人稱道愛戴。

    掌教真人本就不滿。

    如今,太一宗放了幾個魔修,引來交口稱贊,而世人卻忘記,是廣陵仙君的首徒在魔域功績最盛,掌教真人自然惱火。

    若論功績,論斬殺魔族魔修,萬象宗才應該受人敬重。

    如今硬生生被太一宗壓過一頭,他怎能服氣?

    不僅是正道上的名聲與地位。

    還有如今修真界,世人只說太一宗是正道第一宗門,正直仁義,更多的天賦出眾的弟子自然選擇匯聚于太一宗,那萬象宗的弟子自然資質不能與之相比。

    弟子是宗門根基。

    長久以往,恐怕太一宗越發強盛。

    說起這個掌教真人就心里有氣,因收錄弟子之事涉及到宗門根基,他迫不及待地來找廣陵仙君抱怨。

    廣陵仙君冷淡地聽著。

    “師弟,你想想辦法,說句話!”掌教真人忍不住說道。

    “送你那兩個弟子去魔域,你愿不愿意?”廣陵仙君突然笑著問道。

    “什么?!”掌教真人不明白,明明說的是太一宗,卻突然轉移到自己剛剛那兩個弟子的身上。

    “弟子天賦再好,優秀的弟子再多,若不經歷磋磨,也不過是溫室里的花,經不得風雨,不堪重用!

    廣陵仙君輕笑著說道,“看見我,畏懼我的兇名連抬頭看我都不敢,這也配稱掌教弟子?”

    “可這和太一宗有什么關系!”

    “我已經和你說過,所謂天賦雖然重要,可心性卻是最重要的。沒有堅持走在長生路上的道心,直面生死的勇氣,天賦再好又有什么用。太一宗如今鎮守魔域的還是那幾個長老,宗門弟子在魔域的卻不多。美其名曰不忍天才中途夭折,護持維護宗門弟子,長者羽翼強盛庇護宗門幼芽,可就算是那些弟子如今也有元嬰金丹,也并未出現在魔域!

    廣陵仙君漫不經心地摸著芝芝的小腦袋說道,“他們愿意做著護持弟子的慈愛宗門,隨他!

    不經歷風雨的天才再多又有什么用。

    他并未將太一宗的事放在心上的樣子。

    掌教真人臉色陰晴不定。

    他倒是能明白太一宗為何到了如今還只讓一些成名的強橫的長老在魔域拼殺,而不是送去門下年輕青澀的弟子。

    舍不得。

    自幼拜入宗門,看著長大的弟子們,一旦在魔域出事就要魂飛魄散死無全尸。

    誰會舍得。

    就算是他,哪怕對剛剛兩個弟子不滿,也舍不得送他們去魔域拼殺。

    想到這里,掌教真人忍不住輕嘆了一口氣,深深地看向嘴角依舊帶著戲謔笑意的俊美男人。

    不是誰……都能和廣陵仙君一般舍得。

    哪怕他知道廣陵仙君的話是正確的。

    當然,也不是誰都運氣好,如廣陵仙君一般有個自己就請戰殺氣騰騰奔赴魔域自我磨礪的強悍弟子。

    實在讓人羨慕。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爹爹是反派仙君》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爹爹是反派仙君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爹爹是反派仙君》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高清_美国一级特色大片免费_欧美三级在线视频2013_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无码